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荻原沙优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Ogiwara Sayu.png
画师:ぶーた[1],下同。
基本资料
本名 荻原おぎわら 沙優さゆ
(Ogiwara Sayu)
别号 沙優さゆ
(Sayu)
优酱、沙优亲
发色 棕发
瞳色 金瞳
三围 B:F
年龄 17→18
声优 市之濑加那
萌点 JK神待人妻巨乳元气温柔爱哭鬼呆毛公主头后宫短袜
出身地区 北海道
活动范围 东京都
个人状态 吉田的妻子
亲属或相关人
吉田结城朝美后藤爱依梨
大叔,让我住下吧。おじさん、泊めてよ。
陪你睡一晚,让我住下吧。やらせてあげるから泊めて。


荻原沙优(日语:荻原沙優,通称沙优),是しめさば创作的轻小说刮掉胡子的我与捡到的女高中生中的登场角色,女主角。

目录

简介

出身北海道女高中生,因为某种原因而离家出走,目前辗转到了东京

在夜晚的路边遇到了酒后的社畜大叔26岁吉田,以陪侍为诱饵,要求吉田将她带回家住宿……

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沙优
大概无论我逃到哪儿都无济于事吧,
但是即使如此我还是无法放弃逃避,
一直、一直让我痛苦不已。
但是、和吉田先生生活在一起、终于……我终于
也可以开始考虑未、未来的事……

半年前从远在北海道的家中逃出,似乎有着不堪回首的经历以至每每忆及都会产生生理性的厌恶。因为出走时间长达半年,哥哥给的30万路费即使一路省吃俭用也很快用完。没有川资也没有生活经济来源,便一路使用不同的化名、请求他人给予留宿并用身体来偿付(即“神待少女”)

辗转到东京后,偶遇26岁的社畜大叔吉田,被烂醉如泥的吉田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带回了他独居的狭小公寓中。

由于过往的经历,价值观发生扭曲。因不信任“免费好意”的存在,对吉田的无条件的温柔十分惶恐并一再地用身体诱惑,令吉田发出一定要对其思想进行矫治的怒吼。家事全能,料理得意,以承担吉田的家务和答应做“味噌汤”的许诺为条件与吉田开始同居生活。

善良本心使然,总是害羞地推辞吉田的好意、包括接受吉田为其购置的被服、日用和手机。琐碎的日常中渐渐对否定了自己的一切、却又包容了自己一切的吉田产生了依恋心,会在吉田不在家的时候感到孤独,想支持吉田的恋情却又嫉妒。沉沦于吉田的温柔,而对自己的暂寄的处境和注定被“舍弃”的未来感到不安和沮丧。

在得知吉田与三岛柚叶一起看电影的当晚再次选择出走,却意外撞见电影散场后在公园独坐的柚叶。聊天中,柚叶鼓励她不应被恐惧支配而逃避。不成功的出走很快被吉田找回,却也将与吉田同居的事情暴露给了柚叶。沙优也从刚刚的聊天中领会到柚叶对吉田的恋心。

在吉田家附近的便利店打工,和打工的前辈结城朝美关系要好。与到访吉田家的后藤爱依梨见面并单独聊天,围绕着吉田的话题相互坦白心思,也成为了亲友。

尽管被打工店中的朝美“无条件地”保护着,但还是没有躲过在同店打工的花心男矢口恭弥的骚扰;在下班回家时被急于重温鸳梦的恭弥以曝光她的过去相威胁意图推倒,幸而吉田及时出现英雄救美。被吉田的温柔所保护,感到用接受了的好意填满了内心,向吉田表达了开始考虑要回归本原生活的“未来的事”。

在第四卷中被哥哥找到,在众人协商下准备回家面对一切。

沙优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沙优儿时经历

从沙优的哥哥荻原一飒口中得知,时任荻原食品董事长的沙优父亲和任职于荻原食品的沙优母亲以某种机缘相识并结为连理。随后母亲便成为了专职主妇并怀下一飒。

对沙优的母亲来说,这段时间是她幸福的巅峰。但沙优的父亲却非常多情,尤其喜欢外貌姣好的女性。后来的情况也能轻易想象,沙优的父亲逐渐对沙优的母亲失去兴趣,明明如此,但男方偶尔会心血来潮地把女方当成行房对象。

于是沙优的母亲怀上了沙优。然而沙优的父亲已经不爱沙优的母亲了。在沙优的父亲得知怀上了第二胎后,他曾率先提议要堕胎。原因是,他不想替不爱的人养育孩子。

但是沙优的母亲反对了,对沙优的母亲来说,第二个小孩是留住父亲关爱的最后希望,沙优母亲是深爱沙优父亲的。 结果......沙优的父亲离开了沙优的母亲,和别的女性再婚。

可是对于母亲来说,沙优应该是父母的爱情结晶,待时过境迁,就成了沙优父亲不爱他的证明。

「沙优小时候,也曾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笑容可爱,而且活力充沛。可是, 家母始终没有疼爱过她。当沙优长到懂得那些的年纪时,她已变成在家母面 前几乎不会露出笑容的孩子了。

沙优的哥哥一飒如是说。

「只有我一直想著要疼沙优。实际上,我自认都有那样做。不过……」

一飒深深吐气,并且摇头。

「光靠我是不够的。我往往能感受到沙优的孤单。」

如此告诉我以后,一飒接著就闭起眼睛。

「……对小孩来说,父母的疼爱是必要的。」

沙优的高中经历

从沙优的口中可以得知,她从小没有得到母亲的关爱,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十分孤单。但是在高中二年级,沙优被班上受欢迎的男生告白了。此时的沙优把恋爱当成了一件麻烦事,拒绝了他的告白。因为作为班上的边缘人和最受欢迎的人交往,一定会被别人嚼舌根并引起不必要的风波。

可是事实并没有想象中如此简单。过了几天后,喜欢那位男生的女生和她几个要好的朋友找上了沙优。质问沙优为什么要拒绝那位男生的告白,这叫不知好歹编者:(笑)。随后,本来就没有朋友的沙优就被班上的人刻意孤立了。

幸运又不幸的是,暑假将至。一位叫做真坂结子的女生找到沙优去顶楼讲话,结子长发编成了两条辫子,戴着土土的黑框眼镜。结子是从一年级开始连续两年跟沙优同班,除此以外对于沙优没有什么印象。结子在班上的存在感薄弱无比,连沙优都想不起来,跟她处得好的人有谁。

结子开口询问沙优能否和她做朋友,这让沙优体会到从所未有的感觉。于是沙优在学生生活中交到了第一个朋友,非常粘人。在沙优眼中,能见到结子的校园生活,快乐的不得了。

但是如此快乐的生活也没有持续多久。 众人看待沙优的结子的眼神开始变得奇怪甚至阴险。接着结子的模样开始变得奇怪。下课来找沙优的次数越来越少,即使来到沙优这边也会表现的十分惊慌。沙优便找到结子询问清楚,正如沙优所料,结子遭到了那群女生的霸凌,并且做出的事比对沙优更恶劣。在某天午休结子又遭到了言语霸凌。结子在楼顶上小声对沙优说:沙优...你去加入那群女生会不会比较好,要是和我一起玩害你受到骚扰我会受不了。沙优认为我们只有一起坚持到毕业就好。

事与愿违,结子难得向学校请假,沙优独自来到楼顶时,发现站在栏杆对面的结子。结子认为沙优变得不会笑了是被她所害。「你要一直……保持笑容喔。」随后结子当着沙优的面坠楼身亡。

结子身亡的那天,沙优向沙优的母亲哭着说明了事情缘由,换来的却只是母亲「你再怎么样,也不至于杀害同学吧。」的一句话。

后面的几天白天沙优害怕新闻播报结子的名字和媒体的采访。晚上萦绕的是结子的回忆。终于在几天后沙优崩溃了。沙优母亲的一句「全都是你害的……!」使沙优彻底崩溃。

「为什么我们非要因为外人自杀而被逼得这么紧……就是因为你把交朋友当儿戏吧!你明明也没有什么感情!」沙优的母亲随后说。「该不会……人真的是你杀的吧?」

此时的沙优彻底崩溃,朝向了她的母亲甩了一巴掌。随后的沙优留下了一句「既然这么嫌我碍眼,那我就消失给你看,我也已经受够一直被你用无情的言语对待了!」之后就开启了流浪生活。

其他

注释与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