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心灵终结:天秤

(重定向自红色警戒:天秤
天秤.jpg
画师 : 斯卡雷特伯爵
基本资料
本名 天秤(Libra)
别号 利布拉、天平(常常被新手叫错2333)
发色 白发
瞳色 红瞳
身高 约170
体重 约55
年龄 约17+
声优 ATheatricalSongBird
萌点 超能力魔法少女 病娇 嗜杀 百合 天秤的好爸爸 有妹妹 有很多妹妹 有非常多的妹妹
出身地区 西藏
活动范围 全球(包括克隆体)
所属团体 心灵军团
个人状态 存活 和妹妹们愉♀快的玩♀耍
亲属或相关人
父亲(尤里),父亲的朋友(异教) ,姬友(云茹),妹妹们
别担心,天秤不会伤害你……太重。Don't worry, Libra won't hurt you...too much.
——天秤

天秤是游戏《命令与征服:心灵终结》3.0、3.3版本中的英雄单位。

目录

简介

天秤,尤里的掌上明珠,甚至有传言称她是尤里的女儿[1],虽然这种说法没有被大多数人接受,也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但是种种迹象表明这种谣言绝不是空穴来风,至于这个少女的身世则一直成谜,如果说这种传言是真的,那么有一点可以肯定,她的母亲的来历更是一个永远的谜团。 她还是一个可以帮助厄普西隆军团扭转世界局势的人。从为数不多的情报上来看,她堪称是厄普西隆阵营中拥有最强心灵力量的人,也许甚至可以和尤里本人相提并论。然而那些牺牲了多名情报人员换来的情报似乎暗示,因为其严重的人格问题,她并不能运用自己的心灵力量去稳定的控制目标。相反,她更专注于用心灵感应去操纵或毁灭其他物体,主要利用自己的能力操纵特制的爆炸飞镖而战斗。

天秤的心灵能力无论是在主动还是被动方面都非常有效。她可以被动产生出一个活动着的护盾帮助她抵抗包括小型武器在内的物理攻击。另一个实用的被动能力是令自己漂浮在空中并像心灵精英一样穿过水面。她身上戴着永久固定于脊椎部的大脑增幅/压制器(CAS),起到强化她的力量和思维能力的作用,但也限制着她的能力。

当她被敌军坦克包围时,天秤的CAS可以被指挥她的皈依者部分解除,令她释放出一个能够毁灭敌军的强力重力场。虽然重力场不会影响步兵,但它对于船只同样有效。因此,这是一种极为强大的能力。

尽管她也许有着世界上最强的心灵力量,她剧烈波动的情绪和暴虐的行为使她对于任何势力来说都是一个潜在的威胁。在战场上时,她几乎总是被她弱化的克隆体跟随。这些克隆体是仅有的在没有防御下长时间忍受她的心灵力量的事物。但对于天秤来说,克隆体不过是分散火力的靶子或者诱饵,因为她们明显弱于本体且没有产生爆发性的重力场的能力。然而有些同人甚至是有的MM成员都有neta或是误以为秤姐和她的妹妹们有百合关系

 
由心灵终结吧(ID:韡980912)提供的手绘天秤,这便是天秤的模样

游戏资料

  • 价格:$1500
  • 速度:10
  • 生命值:300
  • 护甲类型: 防弹衣
  • 训练前提: 厄普西隆兵营 + 心灵研究组件
  • 作用:突击、防空
  • 武器:定制飞镖 (Custom Darts),引力场 (Gravity Field)
  • 射程:10 / 11 (对空) / 范围效果 (Area-of-effect)

附加信息

  • 两栖。
  • 限造一个。
  • 免疫心灵控制。
  • 免疫迷惑射线。
  • 会受到磁力武器的影响。
  • 对子弹武器有50%的抗性。
  • 可以自动回复生命值。
  • 无法被所有的载具碾压。
  • 天秤的复制人较弱且不能使用重力场。
  • 可以发现隐形和潜水单位(侦测范围: 9)。
  • 当她使用重力场时,防御力提升50%。
  • 死亡后有迷の娇喘。

天秤复制人

天秤的妹妹们,无法使用引力场,比姐姐也更加脆弱。这满满的既视感,肯定不是炮姐,一定是尤里和尤里复制人的关系

用于在战场用于隐藏本体。但是随着妹妹数量的增加,导致玩家自身很难在一堆妹妹中找到天秤的所在(不过在3.33更新后,已经可以区分本体和复制人了)。经常出现在妹妹消灭了敌人后发现天秤本体早已死亡的情况

  • 训练方式 : 支援技能 天秤复制人 (在战场上空投三个妹妹)
  • 训练前提: 心灵研究组件
  • 需要电力支持: 是
  • 花费:$1200
  • 冷却时间: 4:30

登场概况

  • 初登场于厄普西隆战役“血舞”(Dance of Blood)中,为了对付欧洲联盟的终极武器悖论引擎,尤里决定提前打出他的“王牌”,准备让天秤从太空返回地面,但降落地点托托亚岛却遭到了天朝太平洋舰队的突袭。在心灵军团成功抵挡住天朝攻势之后,载有天秤的太空船(或者说火箭)安全着陆,之后天秤强大的心灵力量使得所有入侵的天朝部队都丧失了斗志,厄普西隆部队最后轻松消灭了入侵者。这一关的天秤十分强大,拥有超高的攻击和生命值,射程也非常远,一人就可消灭所有敌人,但不知为何,在这一关中天秤不会说话。刚从月球来到地球,还不会说地球话
  • 之后在厄普西隆战役“机械首脑”(Machinehead)中,紧接着惧之路(Thread of Dread),云茹开着百夫长攻城机甲等待着一条隧道被挖通,于是,尤里派遣异教去杀死她。异教按照命令占领了这里的4座机场,并且制造了16架狐步舞者战机去摧毁百夫长,然而,云茹给百夫长安装了内置的铁幕装置,迫使尤里派出天秤使用重力场来摧毁百夫长并杀死云茹。然而,云茹还是逃脱了,并在逃脱的过程中对天秤进行了一次DDoS网络攻击来了一发,瘫痪了她的压制器,使天秤陷入了暴走的状态,之后,云茹乘坐一辆半履带车离开了这个区域。
  • 之后在厄普西隆隐秘行动“血怒”(Blood Rage)中,紧接着机械首脑,为了带回暴走的天秤,尤里派出了另一位异教渗透了这里的一个战地指挥所,并让一位病毒狙击手利用存放在那里的镇定剂对她来了一发,让天秤安静了下来,之后,这位异教利用一辆德拉库夫装甲运输车监狱车带走了她。
  • 在厄普西隆战役“黑曜石之海”(Obsidian Sands)中,随一批心灵军团部队和总部守卫的英雄拉恩一起消灭了叛变的天蝎组织并摧毁了拉什迪的宫殿。
  • 在厄普西隆战役“晴天霹雳”(Unthinkable)中,由于异教负责防守的总部守卫基地被盟军利用悖论引擎的时间停止能力摧毁。尤里不得不从前线撤回她,并让她进入了一辆由拉恩负责防守的钻地运输车中,和拉恩一起撤离出了这个区域。

语音

语音 (本体)

选择

- Heeeeeey.. come out to plaaaayeeeaaaay. 嘿——出来玩——呀——

- What. Is it? 那,是什么?

- Why are you so annoying? 你为什么如此烦人。

- I'm bored. 我无聊了。

- Can I kill them? Pleeeeeease? 我可以杀了他们吗?行——不?

- Can't you all just shut up?! 你们就不能都闭嘴吗?!

移动

- Yes, Proselyte. 明白了,皈依者。(指挥官,并未被尤里洗脑,所以是皈依者)

- Why can't we go the other way for once? 我们为何不走一次其它路呢?

- Hmph, fine. 嗯,好吧。

- Ooh, a nice place to visit! 喔,一个不错的景点!

- Eh, this will do for now. 哦,目前可以。

- The floor is lava! 地面是岩浆!(西方儿童游戏,假装地板是岩浆,通过在家具上行走而避免“烫伤”)

攻击1 - 抛射飞镖

- JUST DIE ALREADY! 快点死吧!

- sweet but a bit maniacal laughter 甜蜜但疯狂的笑声

- I am not amused. 我对你不感兴趣。

- Things that go kaboom.. you! 那些东西炸掉…你!

- Are we having fun yet? ARE WE?! 我们玩得高兴吗?高-兴-吗?!

- Don't worry, Libra won't hurt you.. too much. 别担心,天秤不会伤害你…太重。

攻击2 - 引力场

- See, you CAN fly! 看,你会飞!

- Got youuuuuuu! 抓到你了——!

- Everybody dance now! 大家一起跳舞吧!

- Up you go! 上去吧!

- Weeeee! 喔!!!

恐惧

- I don't think I want this! 我不想要这样!

- Make them stop!! 让他们停下!!

- Why won't you just kill yourself! 你为什么不去死!

- That's too much! 太过分了!

- Stay.. AWAAAAAAAY! 离我..远点啊!!!!!口嫌体正直

语音 (复制人)

选择

- Epsilon we serve. 我们效忠厄普西隆。

- In Yuri we trust. 我们信仰尤里。

- We'll die if we must. 如有必要,我们就会献身。

- As long as we're useful. 只要我们有用武之地。

- Peas in a pod. 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 Sisters. 姐妹们。

移动

- As Yuri dictates. 如尤里所愿。

- We move. 我们走。

- Commence distraction. 开始欺瞒行动。

- We are underway. 我们在路上。

- In full view. 一目了然。

- Can they see us now? 他们现在能看见我们吗?

攻击1 - 抛射飞镖

- These are real, right? 这些是真的,对吧?

- Attacking. 攻击。

- Enough skill to use them. 我们的技巧足够使用了。

- Just like her. 就像她一样。

- We will not be ignored. 我们不会被忽视。(我们在拉仇恨)

- Battle mode. 战斗模式。

攻击2 - 伪·引力场

- Our dance is almost perfect. 我们的舞蹈近乎完美。

- Good enough to fool them. 足够愚弄他们了。

- Perhaps they will flee? 或许他们会逃走?

- It's about the presentation. 最重要的就是表演。

恐惧

- There will always be more. 总会有更多。

- We cannot be killed. 我们不会被杀尽。

- We will return. 我们会回来的。回不来了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Yuri's cherished progeny and hero, Libra"尤里的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