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罗德岛档案室.png
罗德岛档案室萌百分站仍在建设中;欢迎有意愿作出贡献的人加入我们。查看本专题的「编辑指引
萌娘百科明日方舟编辑群:743725246。入群请注明萌百ID并务必严格遵守编辑指引和群公告。
查看更多
活跃寻访 · 点击卡池图标查看细节
【沙海过客】2021年04月15日16:00~2021年04月29日03:59
【沙海过客】限时寻访开启,该寻访中以下干员获得概率提升:
6★:异客(占6★出率的50%)
5★:熔泉慑砂(占5★出率的50%)
常驻标准寻访
【轮换卡池52】2021年04月15日04:00~2021年04月29日03:59
常驻标准寻访更新,该寻访中以下干员获得概率提升:
6★:泥岩赫拉格(占6★出率的50%)
5★:卡夫卡送葬人灰喉(占5★出率的50%)
Arknights02.jpg
萨卡兹佣兵,W,真是好久不见,虽然这个“好久”可能含义不同。但没关系,既然现在的你不是我要找的你,那你暂时是安全的,暂时哦。
Ak avg ac9 6.png
基本资料
代号 Wダブリュ
别号 W酱、达不溜、龙虾头自爆白毛女
性别
发色 白发
瞳色 红瞳
身高 165cm
生日 本人表示遗忘
种族 萨卡兹
职业 狙击
专精 武器技巧(军事)、源石技艺(爆破)、伏击战、军事理论
萌点 傲娇痴女巨乳佣兵间谍
挑染白发红瞳蟑螂毛
阴阳怪气粗口颜艺
出身地区 卡兹戴尔
所属团体 巴别塔整合运动特蕾西娅罹难后)→罗德岛
个人状态 存活
画师 一版:人设:海猫络合物/画师:唯@W
二版:Liduke
相关人士
战友:赫德雷伊内丝
旧识:炎客Scout
仰慕的人:特蕾西娅
姐妹:M4 SOPMODII[1]

W是上海鹰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制作的游戏明日方舟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面板

初始
精英二
时代/VII-恍惚
表情差分
#1
#2
#3
#4
#5
表情差分2
#1
#2
#3
#4
#5
生命上限
821/1605
攻击
397/912(+100)(+35)
防御
68/133
法术抗性
0
再部署
慢 70秒(-4)
部署费用
25/27/29(-2)
阻挡数
1
攻击速度
慢 2.8秒
★★★★★★
W
画师:Liduke
配音:竹达彩奈
 
 
狙击
E0
E1
E2
攻击范围
远程位
输出 控场
源石
技艺
适应性
战斗技巧
战场机动
生理耐受
物理强度
战术规划
标准
优良
标准
优良
标准
卓越
特性
攻击造成群体物理伤害
天赋
设伏(精英阶段1)在战场停留10秒后获得40%的物理和法术闪避,且不容易成为敌人的攻击目标
设伏(精英阶段2)在战场停留10秒后获得60%的物理和法术闪避,且不容易成为敌人的攻击目标
落井下石(精英阶段2)攻击范围内的敌人在被晕眩时受到的物理伤害+18%(+3%)
生命上限
821/1605
攻击
397/912(+100)(+35)
防御
68/133
法术抗性
0
再部署
慢 70秒(-4)
部署费用
25/27/29(-2)
阻挡数
1
攻击速度
慢 2.8秒
源石
技艺
适应性
战斗技巧
战场机动
生理耐受
物理强度
战术规划
标准
优良
标准
优良
标准
卓越
特性
攻击造成群体物理伤害
天赋
设伏(精英阶段1)在战场停留10秒后获得40%的物理和法术闪避,且不容易成为敌人的攻击目标
设伏(精英阶段2)在战场停留10秒后获得60%的物理和法术闪避,且不容易成为敌人的攻击目标
落井下石(精英阶段2)攻击范围内的敌人在被晕眩时受到的物理伤害+18%(+3%)
技能
默认显示技能等级7级时的数据。用下方的按钮可以选择不同的技能等级。
等级1等级1等级2等级2等级3等级3等级4等级4等级5等级5等级6等级6等级7等级7专精一专精一专精二专精二专精三专精三
 
红桃K
自动回复
手动触发
 
初始 0 ⚡消耗
立即发射一枚榴弹,造成攻击力的物理伤害,并使命中目标晕眩
专精一
 
专精二
 
 
12
专精三
 
 
15
 
惊吓盒子
自动回复
自动触发
 
初始 0 ⚡持续
下次攻击变为在攻击范围内的一个可放置地块埋下一颗地雷(持续120秒);地雷在敌人经过时会爆炸,爆炸对周围所有敌人造成相当于攻击力的物理伤害并令其晕眩
专精一
 
专精二
 
 
12
 
10
专精三
 
 
15
 
D12
自动回复
手动触发
 
初始 ⚡消耗
在攻击范围内生命值最多的个单位身上放置一颗炸弹;炸弹会在一定延迟后引爆,每个对其周围的所有敌人造成的物理伤害并令其晕眩
专精一
 
专精二
 
 
12
专精三
 
 
15
需要材料
技能等级1→2:
技能等级2→3:
技能等级3→4:
  晋升材料:
 
3w
 
12
技能等级4→5:
技能等级5→6:
技能等级6→7:
 
 
18w
后勤
 
狙击专精·α
(初始)进驻训练室协助位时,狙击干员的专精技能训练速度+30%
 
狙击专精·α→伺机而动
(精英阶段2)进驻训练室协助位时,狙击干员的专精技能训练速度+30%,如果本次训练专精技能至3级,则训练速度额外+65%
 
索然无味
(精英阶段2)进驻训练室协助狙击干员训练专精技能至3级时,心情每小时消耗+1

招聘合同与信物

招聘合同 萨卡兹雇佣兵W,战场上最危险的信号。
她笑起来的时候总没好事。她一直在笑。
信物 用于提升W的潜能。
一张W比着“V”手势的自拍照片。照片的一角是另一名白发的萨卡兹女性,她似乎正站在不远处与其他人交谈。

档案

干员档案

人员档案
基础档案

【代号】W
【性别】女
【战斗经验】十一年
【出身】卡兹戴尔
【生日】本人表示遗忘
【种族】萨卡兹
【身高】165cm
【矿石病感染情况】
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感染者。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标准
【战场机动】标准
【生理耐受】优良
【战术规划】卓越
【战斗技巧】优良
【源石技艺适应性】标准

客观履历

萨卡兹佣兵头目,W。曾参与卡兹戴尔漫长的内战,其小队以残暴而高效的作战手段闻名。在切尔诺伯格事件中与罗德岛发生冲突,后因为某些原因叛出整合运动,在凯尔希医生亲自进行了充分交涉后,与罗德岛签订战略合作条款。

临床诊断分析

造影检测结果显示,W的体内脏器轮廓模糊,可见异常阴影,循环系统内源石颗粒检测异常,有矿石病感染迹象,现阶段可确认为是矿石病感染者。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 14%
雇佣兵W有明显的感染迹象。缺乏进一步检查。

【血液源石结晶密度】0.29u/L
因常年在卡兹戴尔地区活动,并毫不节制地滥用源石军工制品,雇佣兵W的感染情况不容乐观。但其本人从未有身为感染者的自觉,又或者,对于大部分萨卡兹而言,他们早已习惯了这种备受煎熬的双重身份。

你们都知道,W的性格非常糟糕,即使与罗德岛合作之后,她也从来没有配合过我们的检查——是检查,不是治疗。说真的,我知道没有太多人愿意照顾她,只是出于医疗干员的身份负一份责任而已。就算这样,那个魔族也从来不懂好好听人说话,她总是说什么“不想帮我就不要勉强帮我啦”、“我都对你们的人出过手,何必为难自己呢”之类的,废话!这我当然知道,但是......但是一码归一码,现在立刻把她给我带回来!
——某位医疗部门负责人

档案资料一

在卡兹戴尔战乱时期,W曾隶属于卡兹戴尔某支独立雇佣兵小队。该队伍曾频繁袭击拉特兰商旅队伍并因此闻名,队伍中的很多人都曾收缴过守护铳作为战利品。而在卡兹戴尔臭名昭著的地下黑市疤痕商场中,经过正式仪式而被授予的守护铳往往能卖到很高的价钱。W本人至今仍收藏有多把守护铳,为了避免这样的“藏品”引起舰内部分拉特兰干员的抵触情绪,在登记后作为违禁品被收缴。而其本人常用的多种武器之中,也有一把有着明显改造痕迹的爆炸物发射装置,其来源......根据综合考量,不予深究。
在战乱结束后,W以雇佣兵身份接受整合运动领袖塔露拉的邀请,成为整合运动的帮凶之一。再之后,W单方面撕毁了与整合运动的合作,转而与罗德岛达成合作共识,并持续至今。综上所述,可以认为我们对W在卡兹戴尔内战期间的具体立场、加入并迅速背叛整合运动的动机、与罗德岛合作的目的都无从得知。有关卡兹戴尔内战早期,以及加入整合运动后这两个时间点的行动履历则是完全空白,考虑到W如今仍以萨卡兹雇佣兵的身份行事,以及其在整合运动事件中的所作所为,我们建议任何普通干员都尽量与W保持距离,并敦促各个部门谨慎对待这些危险的合作者。
【权限记录】
让普通的文员来负责W?实在是有点难为人,他们不知道的事情也太多了。不过既然是老相识,还是让我亲自下场吧。
好啦好啦,光是W几乎不用待在船上这一点,我们就该好好庆幸一番了。其他人只是对她感觉到讨厌啦,恐怖啦,但哪有那么简单呢?我是说,她哪有那么复杂呢?要是见过她以前的样子,你就知道该怎么和这种疯子相处。如果她没点什么本事,怎么从塔露拉手里把那些萨卡兹雇佣兵彻底独立出来呢?没关系,就算她敢闹出点什么事儿,也有凯尔希医生看着嘛。
但是,她的确是个应该远离的对象。特别对咱们这么多不谙世事的可爱干员来说,W的刺激性还是太强了一些。更别提咱们那些精英干员......在酒精作用下和W摩擦出一点小火花然后炸掉咱们半艘船,不,说不定整艘船,这种事情真的不要发生比较好,我认真的。
最后,请记住,我们人事部绝不会轻易让不安定分子加入罗德岛,毕竟是工作条款里最重要的一条嘛。所以,要么是情况已经足够危险,要么是......我们本来就知根知底。现在,二者皆有,你说对吧?
——■■■

档案资料二

萨卡兹雇佣兵。在卡兹戴尔的内战结束——至少明面上结束之前,始终是卡兹戴尔荒芜的疆土上最常见的武装力量。他们各自以小队为单位,有时会被某些拥有庞大资金和物资的贵族招揽,有时也会自发形成某些佣兵同盟。在各方混战,意识导向与生死观念都与其他地区大不相同的卡兹戴尔,各地盘踞着的势力都逐渐盛行以雇佣兵形式活动。在近代可考的战争史中,“萨卡兹雇佣兵”始终是一个讨论激烈的课题。其中一部分萨卡兹佣兵则受雇于卡兹戴尔之外的金主,其装备精良,精于局部的战略布置,一度成为各方的安保难题。因此也出现了部分专门对抗萨卡兹的专业人士,不过具体情况尚不可考。
在由现任摄政王与正统王室发生冲突并挑起内战之后,散落在各个贵族手下以及民间的武装力量开始被逐渐统合,并被迫划分阵营。战争是残酷的,但部分学者认为内战反而让贫瘠且混乱的卡兹戴尔出现了一次全新的再分配、再定序的过程。尽管正统王室继承人被驱逐出了卡兹戴尔,但仍旧有许多古老的贵族和门阀选择支持,并利用他们强大的经济实力统合了大量的雇佣兵,让这些散兵游勇在王的旗帜下团结起来。这被认为是雇佣兵形式正式成为内战的重要部分的开端。随后,摄政王一方也如法炮制。大部分雇佣兵因此被纳入各大门阀贵族的统治下,一定程度上失去了“雇佣兵”一词的原本含义。不过即使如此,仍旧有少数雇佣兵不愿置身这场无人生还的战斗,依旧努力作为独立的团体在两大立场间游走徘徊。他们认为雇佣兵,或者说,萨卡兹应该是自由的。关于他们的事迹,则在艺术加工后作为一些传奇故事,在卡兹戴尔的平民中广为流传。
——《斗争与自由》第二章《卡兹戴尔与近代雇佣兵史》节选,此书属于W的个人物品,作者名只简写了一个"H.",意料之外。“萨卡兹应该是自由的”这句话被标红了。

档案资料三

W与她的队伍在罗德岛内依旧保持独立,考虑到萨卡兹雇佣兵的特殊性,W极少驻扎在罗德岛本舰。偶尔能在本舰见到她,都会引起不小的骚动。
W的性格恶劣已经不需要再复述了,除了凯尔希医生和博士,她几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上一次回到本舰述职的时候,甚至差点和两位精英干员打起来......起因?W的挑衅,当然了。她甚至都不是故意的,那个态度就足够引发战争了,她丝毫不尊重那些牺牲者——更何况其中有一些人,本来就和她脱不开干系!这个没血没泪的魔族!
哦,对了,还有阿米娅。
阿米娅似乎对W不是很熟悉,W也对阿米娅没什么印象的样子,但是,W会听阿米娅的话。很奇怪?我们都这么觉得。尽管会一边抱怨,一边嫌弃,甚至会无视命令以自己的判断行事,可从汇报结果上而言,W都完成了阿米娅交代的事情。就好像......W在阿米娅身上期待着什么,但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
还有一件事,我不确定这件事是不是我想多了,头儿也让我不要继续监视下去——
但是W她偶尔会站在一些空着的房间面前......发呆。也偶尔,会看着正在应付各种杂务的阿米娅。对,就那么看着。
她会想什么呢?如果是危险的事情,我们一定要注意防范,这种可能性很高。
毕竟W她......那些时候,都没有在笑。

档案资料四

【权限记录】
博士,想必您也发现了,W与罗德岛之间......甚至与您的过去,都有一些关系。
当炎客那样的萨卡兹都出现在罗德岛的时候,我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很神奇,从卡兹戴尔到乌萨斯,再到龙门,再到如今,甚至是往后,我们一路前行,最后却又会遇见最开始的那些人和事,以及他们留下的深远影响。我再一次认识到,有些事是无法避免,也无法逃避的。我找凯尔希女士和阿米娅都聊过,甚至还带了一大堆零食去贿赂过可露希尔,大家的看法都不同。
我拜托了■■■让我找博士你谈一谈,虽然您已经不认识我了,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找您聊一聊。嗯。您只需要继续把我当做......一个萨卡兹锅炉工就好。
我想说的是W。我认识W很久了。在殿下还在的时候......W有和你提起过吗?殿下的事。本来这在我们这些“老员工”之间是绝对不能提起的话题,并不是想要可以瞒着您哦,博士。单纯的,只是我们自己都不愿意面对那个过去。凯尔希女士......她当然知道所有事情。嗯?放心吧,我也是和凯尔希女士打过招呼才来找您的。有些事我做不到像凯尔希女士那样想那么周全,我只是想来找您聊聊。
说回W,她从过去开始,就是个只知道跟在殿下后面,也只对殿下唯命是从的孩子。就算是当时在一起的萨卡兹,知道W的人也并不多。当时的阿米娅?W应该不会和阿米娅有什么交集,毕竟她是雇佣兵身份加入的,嬉皮笑脸,玩世不恭,不择手段。我呢,当时也只是个锅炉工,从来没上过战场——呃?对,我这一身都只是勤苦工作锻炼出来的......扳手腕赢了那位精英干员也只是偶然......我完全没有上过战场。我不知道那些战士眼里,W是个多么极端而不知所谓的不安定分子,我没见过战场上的她,我只见过任务归来之后,远远跟在殿下后面又不敢擅自僭越去打招呼的她。在我看来,她只是在追寻殿下。追着殿下的理想,追着殿下的光芒,和当初在那里的每一个萨卡兹都一样。
现在的W变了。罗德岛上认识W的人其实并不少。但W认识的人,却大都不在了。她......她伪装的太深,太久。她本来有几个同伴,嗯,就算她那个性格,也是需要同伴互相辅佐的。之前她们都和我们并肩作战过,虽然时日不长,但如果她的同伴们还能在她身边的话,说不定还能稍微帮她一把。现在能帮她的也许一个人都没有了,对,我们都做不到。凯尔希女士,博士您,都做不到,也许也没人想这么做吧,我理解。但不该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们都想知道W到底想要什么,想做什么。在她的眼里,罗德岛究竟只是个幻影,还是一个全新的承载了过去的未来,这件事很重要,对每一个心里还有着那些过往的人而言,都很重要。甚至包括阿米娅,和凯尔希女士。这也关系到W日后到底会怎么处理她和罗德岛,和凯尔希女士,和阿米娅,和您的关系。
嗯?啊。之所以特地来和您聊这些,原因也挺简单的,您记不得过去的事儿了,但是过去的人却一个接一个出现在您面前,有信任,有不信任,我觉得博士您也怪难办的......哈哈,说来惭愧,我一个锅炉工可没面子来担心罗德岛的博士,真不好意思。
凯尔希女士和阿米娅也许能把博士您照顾的很好,也能让罗德岛继续稳定地运作下去,但W实在是......太与众不同了。无论是她对您,还是您对她,我都希望二位能冷静一点,不要操之过急。
本来,这些话应该是阿米娅或者凯尔希女士来找您说的吧,至少也该是■■■亲自来,大家默许了我的自作主张,其实我也有些忐忑来着。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萨卡兹。不能操纵那么疯狂的法术,不会使用巨大的剑和斧,说不定还会砸到自己的脚。我只会负责好自己的工作。我只希望......罗德岛还能安然无恙的在这片大地上前进,仅此而已。
嗯?您也有问题要问我?特蕾西娅?您......从哪儿听说这个名字的?
......特蕾西娅吗。
也许离您真正面对过去的时日,也不远了吧。

晋升记录

“你果然......”
“死亡也是欺诈的有效手段,之所以逃出来来见你,也是他的主意,仅此而已。”
“那什么时候我们也可以去维多利亚?别让那个篡位者等太久了。”
“维多利亚的情况比你想的复杂得多,我们只知道特雷西斯的那部分事情,不是吗?”
“这还不够吗?”
“对你来说,也许够了,对罗德岛来说,远远不够。你想让所有人陪你去送命吗?”
“行吧,行吧......我看你也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我还以为......哦,你只是在想怎么去帮他?”
“安静待着吧,还没到时候。”
“嚯......也就是说?”
“......”
“也是啦,毕竟只是待在罗德岛都能看出伦蒂尼姆的一些端倪嘛,凯尔希怎么会没有准备呢?”
“你做了很多调查,当然会这样,你也和‘博士’相处得很愉快。”
“你很好奇吗?”
“并不好奇,如果有可能,我会亲自去找阿斯卡纶。”
“你要亲自去罗德岛?”
“没错,我期待你接下来会怎么做。但你最好别死在维多利亚之外,我们还有很多事没有解决。”
“没关系啦,放心好了,迟早有一天,我们会解决所有事情的。”
“哼......你最好能做到,我拭目以待。”

潜能突破

部署费用-1
再部署时间-4
攻击力+35
第二天赋效果增强
部署费用-1

敌方档案

 
W
W
萨卡兹
 
攻击方式 远程
整合运动干部,萨卡兹雇佣兵,携带形似拉特兰铳的武器,但几乎只是用爆破物和投掷物进行攻击。常使用大量活性源石爆破物在侧面战场进行破坏。行动非常诡异,让人摸不着头脑……
耐久
A
攻击力
B
防御力
D
法术抗性
A
会使用爆破物,能对我方单位造成大量物理伤害;生命值降至一半以下时炸药包的使用数量增加

角色台词

  此段的官方日文文本已收录。

台词列表
场合 台词 语音
任命助理 我倒是想过无数种回到这里的可能性,看见她当日看见的这幅风景……可怎么也没想到会和你站在一起,这还真过分啊,“博士”。

ここに帰ってくる可能性はいくつも考えたわ。彼女があの日見ていた光景をこの目に……でもまさかあんたと一緒になんて思ってもみなかったわ。ひどいわよねぇ、「ドクター」。

交谈1 问我去了哪里?不能说诶,凯尔希绕过了你直接给我下达了命令……你不信?好,你对她的信任真是令人信服呢。好啦,只是去挥霍了一下财产。衣服而已,已经检查过了,怎么,很意外吗?

どこへ行ってたかって?言えないわ。ケルシーがあんたを通さず直接あたしに下した命令でね……ウソ?へぇ、あんたのあの女への「信頼」にはほんと脱帽するわ。まあいいわ、実はちょっと散財してきただけ。ええ、洋服よ、もうチェックも通ってる。あらどうしたの、そんなに意外かしら?

交谈2 有几个小干员总是会咬牙切齿地看着我,他们什么时候才会真的动手呢……凯尔希解释过?在忍耐?什么嘛,尊重个人欲望可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哦,就让他们放开手做吧,我正无聊呢。

いつも憎々しそうに睨んでくるお仲間が何人かいるけど、いつ手を出してくるのかしらね……ケルシーがもう説明した?我慢している?なにそれ。一人ひとりの欲望を尊重するのも大事なことよ、さっさとかかってこさせればいいわ、ちょうど退屈してたの。

交谈3 你过去很喜欢和我们打交道,雇佣兵是高效的战争工具,像快餐一样,开袋即食,用之即弃。你问我发生过什么?嗯,有些人不希望我话太多哎~但什么都记不得可真是幸福,是吧?

あたしたちは昔のあんたといいお付き合いをさせてもらってたわ。だって傭兵は効率の良い戦争道具だもの。ファーストフードみたいに食べたい時に食べて、要らなくなったら捨てるだけ。過去に何があったかって?あら、あたしが喋りすぎるのを嫌う人もいるのよ。でも何も覚えてないのは幸せなこと、そうでしょ?

晋升后交谈1 拯救感染者?几乎所有卡兹戴尔的萨卡兹都是感染者,压迫和矛盾却多种多样……“拯救”具体来说能做到哪一步?连她一个萨卡兹都保护不好的凯尔希和现在的你,又打算怎么做?

感染者を救済する?カズデルのサルカズはほとんどみんな感染者よ。それに色んな圧力や矛盾を抱えてる……「救済」って具体的にどこまでできるっていうの?彼女一人のサルカズも守りきれないケルシーとあんたが、どうするつもりかしらねぇ?

晋升后交谈2 我真想知道,如果这些天真的干员们亲眼目睹那些善良的人温柔的人逐个死去,他们还能坚持说这些话,做这些事吗?欸,没有瞧不起谁,只是提醒你们,不要随便把那个人的想法临摹得这么简单。

知りたいの。ここの単純なオペレーターたちが、善良で優しい人たちが死んでいく様をその目で見て、血で視界と鼻腔が埋め尽くされたら、まだこんな事を言ったり、やったりできるのかって。あの人の信念をこんな簡単に真似た気になってないで、現実を見たらどう。

信赖提升后交谈1 你啊,阿米娅身上的那个,怎么看凯尔希都有事情瞒着你吧?亏你能在什么都记不得的时候取得其他人的信任,不,你会信任其他人才更奇怪,真不知道那两个人看见你现在的样子会怎么想。

あんたね、アーミヤに付いてるアレ、どう考えてもケルシーが何か隠してるでしょ?それにしても、よくもまぁ何も覚えてないのに周りの信頼を勝ち取ったわね。ていうより、あんたが他人を信じるってほうが変か。はぁ、あの二人が今のあんたを見たらどう思うかしらねぇ。

信赖提升后交谈2 这里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啊。比起过去,奇怪的家伙更多了。啊,别误会,那些人的想法我完全不在乎,只是,阿米娅做得似乎还不错,至少她也努力想成为那个人的样子,我还不算讨厌。

ここってほんといろんなヤツがいるのね……戦士だけじゃなくて、普通の病人でさえ千差万別だもの。あら、誤解しないで、彼らの考えになんて全く興味ないから。ただ、アーミヤはよくやってるみたいね。少なくとも、頑張ってあの人に近づこうとしてる姿、あたしは嫌いじゃないわ。

信赖提升后交谈3 -[2],既然从没人对你提起,那当你回忆起那件事后你会作何反应,我相当感兴趣——别这么困惑,你只要先记住这个名字:特蕾西娅,对,特蕾西娅。

ねぇ、ケルシーとアーミヤは今のあんたにはきっと何も言わないと思うけど、だからこそあんたがあのことを思い出したらどうするか、すっごく興味あるの――そんな困った顔をしないで、今はこの名前を覚えておくだけでいいわ。「テレジア」、そう、テレジアよ。

闲置 真是优哉游哉的呢,谁会想到有一天那个-[2]会毫无防备地睡在这里……忘记了过去,你就这么轻松吗?

ほんっとーに悠々自適ね、あんたがこんなところで無防備に寝てるなんて、あの時の誰でも想像できないわ……過去を忘れてしまえば、そんな楽になるものなの?

干员报道 萨卡兹佣兵,W,真是好久不见,虽然这个“好久”可能含义不同。但没关系,既然现在的你不是我要找的你,那你暂时是安全的,暂时哦。

サルカズの傭兵、Wよ。本当にお久しぶりね……って言っても、あんたが思う「久しぶり」とは意味が違うかもね。でも別にいいわ、今のあんたはあたしが探してたあんたじゃないから、今のところは安全ってわけ。そう、今のところはね。

观看作战记录 真是熟悉到让人害怕的风格,我说你啊,真的失忆了吗?

恐ろしいほど見慣れた戦い方ね。あんた、本当に記憶喪失なの?

精英化晋升1 好,我在听。没想到你会亲自负责这种小事,比起被人给予,我还是更乐意自己抢过来啊。

ええ、聞いてるわ。まさかあんたがこんな細かい事まで自分でやってるなんてね。あたしは人に与えられるより、自分で奪うほうが乗り気なんだけど。

精英化晋升2 和一个这样的你并肩作战,真是种奇妙的体验。看来,在你回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之前,我们还是可以好好相处的嘛。

こんなあんたと肩を並べて戦うなんて、本当に不思議な体験だわ。あんたがあの日に起きたことを思い出すまでは、うまくやっていけそうね。

编入队伍 彼此,都尽量活下来吧。

お互いどうにか生き残りましょ。

任命队长 雇佣兵的指挥都是实用风格,可别指望我会照顾其他人喔。

傭兵式の指揮は実戦向きのものよ、あたしに他人の面倒を見るなんて期待しないでね。

行动出发 嗯,又是美好的一天。

あら、また素晴らしい一日になりそうだわ。

行动开始 只要全部干掉就完事了吧?别想那么简单?那真麻烦啊……

全部片付ければいいでしょ?そんな簡単じゃない?面倒いわねぇ……。

选中干员1 收到。

わかった。

选中干员2 明白。

了解。

部署1 说不定我会偷偷溜到其他地方去呢。

こっそりどこかに行っちゃうかもね。

部署2 好啦,我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

はいはい、ここでたーっぷり休ませてもらうわ。

作战中1 是谁会抽中大奖呢?

大当たりを引くのは誰かしらね?

作战中2 遍地惊喜,任君自取~

どれもサプライズ付きだから、好きに選んでね~。

作战中3 我数到三,你们还有投降的机会,三~

三つ数える間に、投降のチャンスをあげる。さぁ~ん。

作战中4 砰!哈哈哈——

パァン!アハハ!

4星结束行动 嗯,能在这样的战场上发挥到这种地步,这种感觉真让人怀念。

こんな戦場でもみんなの力をここまで引き出せるなんてね。この感じ、懐かしいわ。

3星结束行动 你看到刚才那个人的表情了吗?那种意识到自己将要四分五裂却无能为力的绝望感,还挺有趣的不是吗!

さっきのヤツの顔は見た?バラバラにされるって分かってても何もできないあの絶望してる感じ、結構面白いと思わない?

非3星结束行动 会出现这种失误真是少见,是你的本领生疏了,还是你顾虑的东西变多了?

こんなミスをするなんて珍しいわね。腕がなまったの?それともいろんなことに気を回しすぎたのかしら?

行动失败 撤退?把伤亡控制在最小?欸,从你嘴里听到这种命令,还真让人难以适应啊。

撤退?負傷者の人数を最小限に留める?へぇ、あんたの口からそんな命令が出るなんて、本当に慣れないものね。

进驻设施 这扇门,已经修好了啊。

このドア、もう直ったのね。

戳一下 看起来,这儿多了很多东西,也少了很多人。

ここはたくさんの物が増えて、たくさんの人がいなくなったみたいね。

信赖触摸 ……哪边才是本来的你?

……どれが本当のあんたなの?

标题 明日方舟

アークナイツ。

问候 -[2],今天你想为罗德岛带来什么?一如既往吗?

ねぇ、今日はロドスに何をもたらすつもり?これまで通りかしら?

角色相关

新干员 — 信息录入
萨卡兹佣兵,W,真是好久不见,虽然这个“好久”可能含义不同。但没关系,既然现在的你不是我要找的你,那你暂时是安全的,暂时哦。
代号 W
种族 萨卡兹
出身 卡兹戴尔
专精 武器技巧(军事) 源石技艺(爆破)
伏击战 军事理论

“咱们的例会就不能取消掉吗,Logos?新的源石反应阻断材料还需要测试,我很忙。”
“我个人赞同Mechanist,全力以赴地赞同。”
“......”
“规则是约束力量的有力工具,至少希望各位还抱有身为精英干员的自觉......对了,现在煌随手翻的资料是被‘处理’过的,如果你不希望在深夜零点目流血泪的话,请停手。”
“唔啊,你为什么总要在报告里用上这种等级的咒术......”
“文字总是神秘的。保持它的神秘即是我的工作。”
“喂,Logos,这些文件......是和W的合作条款?我知道这件事。她的那些‘藏品’已经全部保存在我这里了。如果有空,我会全部拆解检查一遍。我还是不信任她。”
“W,我也听凯尔希医生说过,她在切尔诺伯格做了‘很多事情’。啊对了,失手把她打成重伤的检讨我可以现在就写吗?”
“......你本来就欠着很多报告,煌。”
“与萨卡兹雇佣兵的合作会是一个转折点。等到上下颠倒,黑白不分,我们才能匍匐蠕行。迷雾中王权耸立,W会是击溃他的妙手奇招。”
“......”
“诶——我不想管了,怎么处理交给你们就好。反正让我遇见她的话,我一定不会让她全身而退。阿米娅拦着我也没用。”
“她最好让我承认她是有价值的,值得Scout做出那个选择。不过就算没有,我也能从可露希尔那里节省下一批测试用靶。”
“Mechanist,今晚的酒我请了。”
“我没空。”
“Mechanist的担忧无可厚非,无巢可归的野兽必须有人引导。她的尖牙厉爪要留给敌人,而不能伤及罗德岛己身。”
“那么......阿斯卡纶,可以麻烦你稍微分心照顾一下这件事吗?对你来说,‘照顾她’还挺让人怀念的吧?”
在这场例会中一言未发的萨卡兹女性,在这时才稍稍昂起了头。
“......S.W.E.E.P会确保她能物尽其用。必要的话,我会亲自去取她的头颅。”
唯一不是精英干员的阿斯卡纶发话后,工作室一度陷入沉默。而后在简单的点头和耸肩后,精英干员们无言地开始了各自的工作——只要在场的每个人都开口说过话,例会就能顺理成章地结束,无需寒暄,也无论缺席几人。

游戏内表现

战斗中

  • 作为第二位实装的限定干员,“唯二”的六星群体狙击之一(另一个是性能特殊的迷迭香)。W的输出、控制与爆发能力都十分出色,三个技能都拥有晕眩效果与相当高的技能倍率,故而无论是给新手在前期开荒时使用,还是后期需要对多个重甲敌人打出高额伤害,W都是极佳的选择。
  • 一技能的爆炸范围比普通攻击大0.2,且能立即造成高额伤害与眩晕效果,但相比二三技能使用率较低。
  • 二技能适用于对付移速较慢或被阻挡的成群地面敌人。但请注意:①地雷需要引爆时间,在此期间不要让需要对付的目标在触发地雷的同时离开爆炸影响范围;②尽量不要将携带此技能的W部署至攻击范围内无法留出足够的可部署地块;③地雷无法影响到空中单位;④地雷会在攻击范围内没有敌人时被埋到随机位置,代理作战无法保证部署位置的稳定性。W“恍惚”的真实原因:我上次地雷哪来着?
  • 三技能是W的招牌技能,与作为敌人出场的W的技能如出一辙。由于定时炸弹造成的是范围伤害,因此对站位靠得较近的多个敌人可以打出巨大的杀伤效果,在聚怪的场合清怪能力拔群。
  • W的第一天赋拥有相当高的双闪避概率,且该概率会在精二后进一步提升至全游最高的60%,再加上面对远程单位时较低的嘲讽等级,可以大幅提高她的生存能力(同时也避免了W走上和12F一样利用自身闪避担任敌方远程火力的避雷针的道路)。但请留意这个天赋的10秒准备时间,把握好部署时机。
  • W的第二天赋为射程内的敌方提供受到物伤增加的debuff,能够明显提高一些大威力物伤技能的伤害。由于W的技能算法是先晕眩再打出伤害,故而也可视作是对W所有技能的增伤效果。

基建工作中

W的基建技能是提高狙击干员训练技能的速度,精二后能够大幅提高专三时提升的速度,但随之而来的代价是增加的心情消耗索然无味.jpg。请注意她的工作时间。

立绘设定

W的人物设定确立,最早能追溯到2016年。

2016年左右,W的亲爹海猫络合物在为手机游戏《少女前线》绘制主要角色小队AR小队的人物。当时的设定是共计六人的AR小队,然而到最后敲定了是五人小队,当时作为M4 SOPMODII的姐妹枪的W,被玩家猜测因人物造型特色与SOP II重复而被删去,成为了《少女前线》初期最早的废稿之一。

2016年,海猫络合物发布了自己的涩谷凛同人本《LINK INSIDE / 心桥回想》,期间为一位购买了同人本的忠实的SOP II粉丝绘制了一块签绘板,这块签绘板上有着SOP II和W两个角色且亲爹还在板子上注明了名字[3]。这成为了网上现存的仅存几个的,能找到的W是出自《少女前线》的证据之一,同时也表明W可能是仅次于12F的《明日方舟》老角色。

W使用的枪是Mk18 Mod0也是另一种版本的SOPMOD M4(无雾),即进行了Close Quarters Battle Receiver近距离战斗机匣改装,更换了10.3英寸枪管与上机匣的M4A1。这把武器也常被称为“CQBR”或“CQBW(CQB Weapon)”,"W"这一代号很可能就是来源于CQBW。

W的技能部署的地雷的名字为“此面向敌F.T.E.”,据此可以基本断定原型为美军的M18A1 Claymore(阔剑)。其标志性的警示标语Front Towards Enemy(此面向敌)是因为其有预制的破片沟痕,因此爆炸时可使破片向前方飞出,在正前方形成一个约六十度的扇形杀伤区,而且爆炸距离远大于遥控距离。

海猫络合物的签绘
 
该名SOP II粉丝拍摄的签绘板并发微博庆祝。可见左上的角色被亲爹标明为W。
手机游戏《少女前线》AR小队六人
 
2016年出现的《少女前线》AR小队全员印象图,可以看见左下的就是当年的W,和现在相比耳机的部分被改成了萨卡兹的角。

人物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关于代号

代号“W”并非W原本的代号,而是从萨卡兹雇佣兵赫德雷的老战友“W”处继承而来的。卡兹戴尔内战期间,原W在一次行动中牺牲,而现W则下定决心捡起原W的装备,并为了刺杀赫德雷而接近了他,在成功使赫德雷接纳后被赋予了“W”之名。

雇佣兵时期

虽然W被赫德雷接纳,但也被同样是赫德雷左膀右臂的伊内丝警惕着,两人关系一度不合两个傲娇怪罢了。与此同时,赫德雷的信使被组织“巴别塔”拦截,并被对方强制委派了任务,要求护送一个十分巨大的目标物。行动开始前,W所在的萨卡兹佣兵营地被袭击,W以牺牲营地里的其他佣兵为代价歼灭袭击者。

在护送任务的途中,W与伊内丝在一同前进的过程中遭到了一伙强敌的袭击,二人重伤。W和伊内斯共同反击敌人的围剿,却依旧因寡不敌众而深陷囹圄,其后被特蕾西娅旗下的巴别塔组织所救。

重伤的W在罗德岛号苏醒,并见到了博士凯尔希、幼年的阿米娅以及在卡兹戴尔的政治斗争中和摄政王分庭抗礼的特蕾西娅。由于W对特蕾西娅特别的崇敬,她留在了巴别塔组织内为特蕾西娅效忠,并与同样是萨卡兹人的Scout成为了朋友。赫德雷与伊内丝则离开了巴别塔,并以雇佣兵的身份继续履行与巴别塔的战略合约。

加入整合运动

在一段漫长的时间后,巴别塔“输了”,特蕾西娅遇刺身亡,W逃离巴别塔组织,并在卡兹戴尔境内将所有参与刺杀行动的刺客全部追杀殆尽。在杀死最后一个刺客后,W与赫德雷和伊内丝重逢,赫德雷迫于摄政王的权力威胁而不得不为摄政王效忠,所有萨卡兹佣兵皆被统合到佣兵团首领加尔森的麾下,前往乌萨斯与势力整合运动合流。迁移过程中,W与自己的一位战友确认了巴别塔的后继组织罗德岛依旧在正常活动的消息。

与整合运动汇合后,W、赫德雷以及伊内丝三人结识了同为萨卡兹人的爱国者,得知了爱国者及其族群对卡兹戴尔和特蕾西娅的态度。

切尔诺伯格事变期间,W与Scout做了交易,由W创造机会使Scout能够杀死佣兵团首领加尔森,并且会在事后以“善后”为目的将其小队歼灭,但因此她也不会杀死撤退的博士一行人。最终加尔森被Scout杀死,Scout则被伊内丝和赫德雷补刀,事后W成为了萨卡兹佣兵团的新首领。

不久后,为了处理整合运动的小队受到萨卡兹人袭击的问题,W意外与萨卡兹雇佣兵炎客见面,两人的对话透露了萨卡兹内战的部分情报,炎客称其目睹了W与Scout进行交易并在事成之后杀死了Scout。对话结束后,W向炎客透露了博士的情报,并让炎客离开。

随后W对失忆的博士展开拦截,全灭了罗德岛的侦查小队并突破了行动预备组A2与A4的防线。其甚至在一瞬间直接重伤了安德切尔。之后W在关卡1-12中担任最终的敌人,与罗德岛短暂交手后撤退,并声称一定会从博士身上找到真相与答案。

切城战役期间,整合运动领袖塔露拉因被伊内丝用源石技艺窥探到了内心而打算灭口。伊内斯在前往W的所在地时被直接斩杀于街道,随扈被歼灭。塔露拉派出整合运动士兵质询W,并谎称伊内丝死于与敌军残党的战斗中。W怀恨于心,欲对前来问罪的整合运动士兵动武,然而被赫德雷阻止。整合运动士兵离去后,赫德雷将伊内丝想要传达的关于塔露拉内心潜伏着第二股意识的消息告诉了W。赫德雷决定返回卡兹戴尔找摄政王复命从而能为W分享更多情报,W则决定潜伏在整合运动内部,打算对抗摄政王和塔露拉。

龙门近卫局整合运动争夺米莎期间,W趁乱袭击了近卫局并带走了米莎,使之与米莎的弟弟碎骨重逢。之后W怂恿碎骨刺杀博士,间接导致碎骨的死亡。碎骨死后,W现身并让米莎与阿米娅交谈,声称有趣的事情将要发生了。在米莎拒绝了与W一起离开的要求后,W暗示了米莎自己的立场,间接导致米莎变成第二个碎骨,战死在战场上。

除掉一位干部之后,W在切尔诺伯格的废墟与梅菲斯特进行了十分揶揄的对话后离开,去司令塔找塔露拉复命。

加入罗德岛

W在到达司令塔,向塔露拉汇报情报时,想要偷袭的企图被塔露拉看穿,一番交手后W身受重伤,跃塔逃生。随后在切尔诺伯格的核心城处与凯尔希和博士相遇,指责博士为出卖特蕾西娅的叛徒,并称凯尔希和博士为怪物。不过由于两方目的一致,W和凯尔希还是达成合作。自此,W正式脱离整合运动,与罗德岛合作。

在最终的大战过后,W出现并且在获取阿米娅的信任后接过阿米娅手里的密钥,却发现是假的。最终由解除控制后的塔露拉亲手停下核心城。而事情解决后,W感慨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被科西切骗了,并且对阿米娅表示不希望再见面,随后带着部分幸存的萨卡兹佣兵远走高飞。

关于阵营

从剧情中,不难看出W并没有真正归附于整合运动,并且在官方放出的W的档案中,左上角阵营明确写出巴别塔,因此W的阵营始终没有变更,始终属于巴别塔,即使是在巴别塔已经过去,罗德岛成为新的巴别塔的“现在”

轶事

  • W是游戏内第一个同时作为Boss和可用角色出场的干员,也是第三个从整合运动投奔罗德岛的角色。[4]
  • W作为敌方登场时,生命值归零后的死亡动画并非倒地后消失,而是使用烟雾弹逃走(在1-12中使用震撼装置或者对其用干员W的技能能看到W倒地眩晕动画)。
    • 有趣的是,作为干员的W的死亡动画也和眩晕动画不一样
  • 和其他萨卡兹雇佣兵一样,W与罗德岛的许多萨卡兹干员都认识。
  • W初登场的关卡1-11是无法改变阵容,只能使用几位低阶干员作战的剧情关卡,因此不消耗理智,再加上本关难度较低,所以很多不愿意浪费理智在其他BOSS关上来完成每日任务中“在主线关卡中击败敌方领袖”的刀客塔会选择在本关完成此类任务。某种意义上说也算是对W的一种迫害安德切尔也因此不知被剧情杀(实际上是跑路)了多少次于是开始有一些失智博士开始脑补这一对CP。
    • 2019年6月11日,贴吧用户“丿心丶永恒”贴出一篇名为《(1-11)拯救安德切尔每打一次1-11,就会有一只安德切尔[5]》的帖子,可以靠卡BUG的方法在安德切尔受攻击前就可进行部署操作,从而获得拯救因剧情杀撤退的安德切尔的机会。丿心丶永恒的操作是在剧情开始之前狂点干员、让剧情卡在选中干员时的子弹时间中;另外还有通过反复退出、进入游戏来加速剧情的方法。
  • W曾经在无法改变干员阵容的1-11与可以改变阵容的1-12中登场,而游戏中并未对1-12中W的加入阵容进行限制,意味着玩家可以让W参与1-12的关卡对抗W也就是竹打彩奈,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游戏开发的功能缺失导致游戏过程中一些不符合剧情乃至于逻辑的事情发生。类似的事情发生在主线剧情7-18:该关卡允许赫拉格编入队伍,而根据战地逸闻无名氏的战争一节的剧情,当时尚在切城的赫拉格和爱国者互相承诺,不会彼此为敌。另外,危机合约中的地图“6区废墟”出现了敌人W、“无序矿区”出现了敌人泥岩,同样可能出现“我打我自己”的操作。


外部链接

  1. 最初人设均来自海猫络合物,外貌相似且人物设定有类似之处。
  2. 2.0 2.1 2.2 注:此处为{{UserName}}模板自动显示你的用户名
  3. 微博文中甚至直接被粉丝称呼“W小姐姐”,可见在当时她的名字已经确定。
  4. 另外三个个分别为伊桑霜星泥岩,但是伊桑没有作为敌人出场过,霜星并非可用角色。
  5. (1-11)拯救安德切尔每打一次1-11,就会有一只安德切尔【明日方舟】拯救安德切尔(bug实操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