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明日方舟 欢迎来到罗德岛档案室萌百分部!
本页面所使用游戏文本及数据,仅以介绍为目的引用,其著作权属于上海鹰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希望您能一同参与建设明日方舟系列专题(编辑导航页面)

[ 显示全部 ]

罗德岛档案室
罗德岛档案室萌百分站仍在建设中;欢迎有意愿作出贡献的人加入我们。查看本专题的「编辑指引
萌百明日方舟编辑组:743725246。入群请注明萌百ID并务必严格遵守编辑指引和群公告。
查看更多
活跃寻访 · 点击卡池图标查看细节
常驻标准寻访
【轮换卡池86】2022年08月04日04:00~2022年08月18日03:59
常驻标准寻访更新,该寻访中以下干员获得概率提升:
6★:温蒂/安洁莉娜(占6★出率的50%)
5★:临光/德克萨斯/夏栎(占5★出率的50%)
最近活动
【进行中】SideStory「理想城:长夏狂欢季」
【未开始】#01「引航者试炼」
【未开始】「危机合约」#10 尘环行动
新增干员
6星干员
百炼嘉维尔
6星干员
鸿雪
5星干员
晓歌
5星干员
至简
新增时装
时装
史尔特尔
时装
极境
时装
羽毛笔
明日方舟
向您致以诚挚的谢意,罗德岛的博士,感谢您收留一个微不足道的落难之人。如果像我这样的庸才都能对罗德岛的事业有所裨益,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Ebenholz 220614.jpg
作者:大地寂寂[1]
基本资料
代号 黑键
Ebenholz
别号 黑羊、乌提卡伯爵
性别
发色 黑发
瞳色 紫瞳
身高 173cm
生日 6月5日
种族 卡普里尼
职业 术师
专精 音乐、源石技艺
萌点 低马尾长笛美男子
出身地区 莱塔尼亚
角色EP Ständchen
相关人士
好友:白垩濯尘芙蓉
格特鲁德

黑键是游戏明日方舟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面板

初始
精英二
表情差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表情差分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生命上限
732/1678
攻击
611/1400 (+150) (+58) (+52)
防御
51/135
法术抗性
10/15/20
再部署
慢 70秒 (-4秒)
部署费用
23/25 (-2)
阻挡数
1
攻击速度
慢 3.0秒 (+5)
★★★★★★
Ebenholz
黑键
画师:龙崎いち
配音:逢坂良太(日语)/ 澈洌(汉语)
 
 秘术师
E0
E1
攻击范围
远程位
输出
源石
技艺
适应性
战斗技巧
战场机动
生理耐受
物理强度
战术规划
卓越
标准
普通
普通
标准
标准
潜能提升
 
费用
-1
 
再部署
-4秒
 
攻击
+52
 
天赋二
增强
 
费用
-1
特性
黑键证章
攻击造成法术伤害,在找不到攻击目标时可以将攻击能量储存起来之后一齐发射(最多3个)
源石骰子收纳盒
攻击造成法术伤害,在找不到攻击目标时可以将攻击能量储存起来之后一齐发射(最多4个)
天赋
强弱法(精英阶段1)储存的攻击能量造成的伤害提升至120%,可额外储存1份只用于攻击精英或领袖敌人的攻击能量
强弱法(精英阶段2)储存的攻击能量造成的伤害提升至135%,可额外储存1份只用于攻击精英或领袖敌人的攻击能量
倚音(精英阶段2)若攻击目标周围没有其他敌人,攻击对其额外造成相当于攻击力15% (+2%)的法术伤害
生命上限
732/1678
攻击
611/1400 (+150) (+58) (+52)
防御
51/135
法术抗性
10/15/20
再部署
慢 70秒 (-4秒)
部署费用
23/25 (-2)
阻挡数
1
攻击速度
慢 3.0秒 (+5)
源石
技艺
适应性
战斗技巧
战场机动
生理耐受
物理强度
战术规划
卓越
标准
普通
普通
标准
标准
特性
黑键证章
攻击造成法术伤害,在找不到攻击目标时可以将攻击能量储存起来之后一齐发射(最多3个)
源石骰子收纳盒
攻击造成法术伤害,在找不到攻击目标时可以将攻击能量储存起来之后一齐发射(最多4个)
天赋
强弱法(精英阶段1)储存的攻击能量造成的伤害提升至120%,可额外储存1份只用于攻击精英或领袖敌人的攻击能量
强弱法(精英阶段2)储存的攻击能量造成的伤害提升至135%,可额外储存1份只用于攻击精英或领袖敌人的攻击能量
倚音(精英阶段2)若攻击目标周围没有其他敌人,攻击对其额外造成相当于攻击力15% (+2%)的法术伤害
技能
默认显示技能等级7级时的数据。用下方的按钮可以选择不同的技能等级。
等级1等级1等级2等级2等级3等级3等级4等级4等级5等级5等级6等级6等级7等级7专精一专精一专精二专精二专精三专精三
 
渐快急板
自动回复
手动触发
 持续 5秒
 初始 5  消耗
攻击范围改变,攻击间隔大幅度缩短,每次攻击造成相当于攻击力的法术伤害
技能开启时攻击范围为:
专精一
 
专精二
 
 
12
专精三
 
 
15
 
荒芜回响
自动回复
自动触发
 消耗
消耗所有攻击能量,在攻击范围内的可放置地块召唤消耗能量数+1个旧日残影(持续30秒),残影在敌人接近时激活,对周围的敌人造成攻击力的法术伤害并以中等力度拖拽敌人至自身中心
专精一
 
专精二
 
 
12
专精三
 
 
15
 
寂静之声
自动回复
手动触发
 持续 30秒
 初始  消耗
攻击速度,攻击力,只以精英或领袖敌人为攻击目标,第一天赋的伤害加成提升至原本的
可主动关闭技能(期间可随时停止技能)
专精一
 
专精二
 
 
12
专精三
 
 
15
需要材料
技能等级1→2:
技能等级2→3:
技能等级3→4:
  晋升材料:
 
3w
技能等级4→5:
技能等级5→6:
技能等级6→7:
  晋升材料:
 
18w
后勤
 
乐感
(初始)进驻贸易站时,宿舍内每有1名干员则感知信息[2]+1,同时每1感知信息[2]转化为1无声共鸣[3]
 
徘徊旋律
(初始)进驻贸易站时,每4无声共鸣[3]+1%订单效率
 
徘徊旋律→怅惘和声
(精英阶段2)进驻贸易站时,每2无声共鸣[3]+1%订单效率

模组

模组
黑键证章
 
 
ORIGINAL
CUSTOMIZE MODULE AUTHORIZED
黑键证章
基础信息

干员黑键常年与源石技艺为伴
根据外勤部门决议
在外勤任务中划分为术师干员,行使秘术师职责
特别颁发此证章
以兹证明

源石骰子收纳盒
 
 
MSC-X
CUSTOMIZE MODULE AUTHORIZED
源石骰子收纳盒
基础信息

“您是?!”
刚从医疗部出门的黑键加快了步子,想摆脱身后的人,但那人紧追不舍,一直追到他的宿舍门前。
“您已经越界了。”
“那不重要!刚刚我就觉得您气质不凡,现在一看,果然是您,乌提卡伯爵大人!”
男人额头上冒出油汗,声音却戏剧性地压低下去。
“我就知道您没事,您只是在韬光养晦。”
“您认错人了。”
“不可能!这是阿戈诺家传的骰子和法杖,二十多年前和他一起消失了!我和阿戈诺从小玩到大,他亲口告诉过我,这是御赐的东西!”
“阿戈诺?......我不认识。”
“但我认得这东西,这东西不可能被其他人当作武器!”男人喘着粗气,“您不知道我在那之后经历了什么!其他人说我沾染了阿戈诺的疯狂,把我当成不可接触之人,可阿戈诺从来就没疯过,我也一样!我甚至在他们的暗害之下感染了矿石病,失去了土地和家产,从一个殷实的乡绅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我很同情——”
“不,这都不算什么!他们比这还残忍百倍!”
“残忍百倍?他们究竟对您做了什么?”
“他们不知给我的独生女灌了什么迷药,她竟然违抗我的意志,和一个肮脏的平民结婚,甚至生下了孽种!您能想象这种比死更痛苦的屈辱吗?您会允许自己治下有这种丑事发生吗?!”
“......”
“求您收我为侍从吧!带我回到那个时代吧,回到那个用恐惧驱策所有人的时代,让那群胆敢质疑您的宵小在绝望中战栗,用恐惧把非分之想从平民的脑子里榨出去!”
“当然,我也会心甘情愿接受您施加给我的一切,无论是恩宠还是惩戒!我会把每天都当成死前一天一样畏惧您、侍奉您,听从您的一切命令!如果您需要我的生命——”
黑键重重叹了口气,把几枚骰子摊平在掌心,送到男人眼前。
“我现在就收您为侍从。接下来是我们的秘密仪式,闭上眼睛听好了。”
男人因兴奋而浑身颤抖。
“去他妈的乌提卡伯爵。”
“?!”
“去他妈一切的皇帝陛下,去他妈一切的选帝侯、公爵、伯爵、男爵,还有您,乡绅先生——哦,不,前乡绅先生。”
男人的表情渐渐扭曲。
“醒醒,别活在自己高人一等的梦里了。”
“既然你已经失去了土地,那就像一个骄傲的平民一样,抬头挺胸地活下去。”
“这是我能给你的唯一忠告。”


模组任务 ①:由非助战黑键累计歼灭10个精英或领袖敌人
②:3星通关主题曲3-7;必须编入非助战黑键并上场,且使用黑键歼灭至少1个重装防御组长
解锁需求 达到精英阶段2 60级,信赖值达到100%,完成该模组所有模组任务
材料消耗
 
8w

招聘合同与信物

招聘合同 术师干员黑键,拒绝在自己的名字前附加任何多余的前缀。
他即将找到自己的路,尽管他在寻找的过程中失去了太多。
信物 用于提升黑键的潜能。
一枚钻了孔的莱塔尼亚硬币,打孔的工艺还十分粗糙。只有他知道自己为那个熟练工手到擒来的孔流了多少汗水。

档案

人员档案
基础档案

【代号】黑键
【性别】男
【战斗经验】没有战斗经验
【出身】莱塔尼亚
【生日】6月5日
【种族】卡普里尼
【身高】173cm
【矿石病感染情况】
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感染者。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标准
【战场机动】普通
【生理耐受】普通
【战术规划】标准
【战斗技巧】标准
【源石技艺适应性】卓越

客观履历

黑键,莱塔尼亚平民,于维谢海姆事件中感染矿石病,经干员芙蓉介绍来罗德岛治疗,在源石技艺方面展现出不凡天赋。经考核后,作为外勤干员加入罗德岛。

临床诊断分析

造影检测结果显示,该干员体内脏器轮廓模糊,可见异常阴影,循环系统内源石颗粒检测异常,有矿石病感染迹象,现阶段可确认为是矿石病感染者。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5%
体表可见少量源石结晶。

【血液源石结晶密度】0.22u/L
感染后未能第一时间接受治疗,矿石病有轻微扩散迹象,现已得到控制。

档案资料一

看起来不好接近的卡普里尼青年。
如果去问他时间,他会看表,然后彬彬有礼地告诉你现在是几点几分。尽管如此,假如你想以此为契机和他多聊几句,他很快就会用礼貌的言辞终结一切对话的可能性。
只有博士和少数几位干员能让他敞开心扉。和他们聊天时,黑键会展露出不常示人的另一面,毫无顾忌地发表自己的意见。不过,无论聊到什么东西,他的话里几乎总是带着几分若有似无的阴阳怪气,即使在谈及自己时也是这样,甚至比谈及其他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偶尔有人会看到黑键演奏乐器的身影。据目击者的描述,黑键几乎能自如地操控所有乐器,但他最常演奏的是一把大提琴,琴声哀戚,让人回忆起已经远去的人和事。
还有传言说长笛也是黑键的专精之一,但他在罗德岛上从未吹奏过。

档案资料二

根据莱塔尼亚官方出具的说明文件,黑键来自莱塔尼亚的中型城市维谢海姆,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在城内某高校攻读音乐与源石技艺学位。他在一场发生于维谢海姆的不幸事件中感染了矿石病,不得不中断学业,前往罗德岛求医。

【权限记录】
很遗憾,那份说明文件里的真话很少。
黑键并不出生于维谢海姆。迄今为止,他生命中的绝大多数时间都在破败的小城乌提卡度过。
黑键也不是什么平民,至少在乌提卡时不是。事实上,直到启程来罗德岛之前,他都是乌提卡伯爵。被指派给他的监护人以乌提卡伯爵代理的身份发号施令,即使在他成年之后仍旧如此。
和其他贵族儿童一样,黑键接受了对一名莱塔尼亚贵族来说不可或缺的教育:礼仪、文学、源石技艺,以及与源石技艺密不可分,有时甚至更为重要的音乐。
许多父母竭尽所能为自己的子女聘请更好的音乐教师,这些教师也在贵族幼童的成长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有些贵族甚至会以音乐启蒙老师名气的高低作为评判人物的标准之一。
然而,按照黑键本人的说法,他的监护人并不想这么做。
“那位老师把几样乐器放在我面前,和蔼地问我对什么感兴趣。
“我抓起一把小提琴拉了一段,他喜出望外,连声说我是个天才,但我无暇回应他的溢美之词。因为在看到那些乐器的同时,一大堆完全陌生的概念和操作方法涌进了我的脑子,仿佛一个真实存在的人正在对我发号施令。
“就算如此,我也还是高兴的。自从我来到乌提卡,第一次有人愿意如此热烈地赞扬我。呵,明明已经听过那么多口是心非的赞美了,我还是不长记性。
“第二天,我又见到了那位老师,但他看我的眼神里只剩下厌恶。很显然,我的代理人把一些事实告诉了他。”
负责记录的人事部干员对莱塔尼亚的局势并不熟悉,于是随口问道:“什么事实?”
“乌提卡是巫王的家传领地,那么,乌提卡伯爵是什么人呢?”

档案资料三

【权限记录】
在新旧政权交替的时间节点上,莱塔尼亚经历了剧烈的动荡。饱受巫王残害的人们把怒火倾泻在一切与巫王有关的人事物上,黑键的父母就因为和巫王遥远的血亲关系死于那一时期。
与之相应,少部分人不乐见旧时代的终结。他们以各种方式反抗双子女皇的统治,其中最激进的那些被称为“巫王残党”。是他们让黑键免遭和父母一样的厄运,也是他们把黑键拖进了更大的漩涡之中。
黑键用一句话解释他们对自己做了什么:“他们往我脑子里塞了一段尘世之音。”
医疗部数次检查了黑键的脑部,却仍旧无法确定尘世之音到底以何种形式存在于黑键脑中。可以确定的是,尘世之音的确存在,会引发剧烈的头痛,与黑键如同与生俱来般的音乐天赋和源石技艺息息相关,可我们却无法确定它到底“是什么”。
经黑键介绍,我们从干员车尔尼手中获得了一些研究手稿的复印件。按照手稿中语焉不详的记载,尘世之音是巫王兴之所至演奏的旋律,这些旋律被宫廷乐师记录下来,就成了尘世之音。
“那么,尘世之音难道不应该是乐谱或磁带吗?”
“你们觉得我脑子里面到底是有纸片,还是有塑料?”
最终,医疗部不得不暂时接受黑键的解释:
“那就是一段旋律,一段强大的旋律,强大到我甚至一直在担心,自己是否会在不知不觉间被其吞噬。”
“人被旋律吞噬?这真的可能吗?”
“我只能说,我会尽全力......不让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
在那之后,黑键拒绝与我们继续就这一问题展开讨论。

档案资料四

【权限记录】
刚来到罗德岛的时候,黑键并未过多地表现出如干员芙蓉和车尔尼描述的刻薄或言辞上的攻击性。大部分干员都只知道罗德岛上来了一位沉默而彬彬有礼的莱塔尼亚干员。那时的黑键不主动和人说话,时常在没人的时候发呆,盯着他几乎不离身的那把大提琴出神。有干员出于担心问他需不需要帮助,他也只是轻微摇一摇头。
黑键的转变发生在他第一次出外勤任务之后。那是一次极为成功的行动,罗德岛从一家状况极为恶劣的福利院中救出了十几位孤儿,为并未感染矿石病的孩子联系了可靠的机构,并收治了其中的感染者。
值得一提的是,从识破福利院管理者的伪装到营救行动中的源石技艺支援,黑键全程都在发挥重要作用。
回到罗德岛之后,黑键开始一点一点地脱离之前的状态,他开始和主动来找自己的人对话,开始了解罗德岛的一切,开始尖刻地评价自己看不过去的东西——当然,仅限对博士和少数几个干员。
他甚至参加了一次干员们自己举办的读书会,并在会后和几名干员建立了通信关系。
罗德岛上的大部分干员都难以察觉黑键的这些变化,但有一件事,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黑键现在不再盯着大提琴出神了。他更常做的是拉响它,和着琴声轻轻哼唱,仿佛在与一位朋友对话。

晋升记录

“把自甘堕落用华丽的辞藻包装起来,也不能掩盖你的短视,我愚蠢的血脉。”
“多谢夸奖,老头。”
“而你甚至还在自我怀疑。你觉得自己对不公义愤填膺,你又怀疑自己的义愤并非出自本心;最后,你接受了这种怀疑,你告诉自己,就当自己是演的好了,你要一直演下去......可笑,可笑之极!”
“多谢你的谆谆教诲,麻烦你给我点时间,让我把你的话忘干净。”
“呵......”
“你一定在疑惑,为什么我不再在你出声的时候让你闭嘴了,对不对?”
“说来听听。”
“第一,我已经意识到,大喊大叫既不能让你噤声,也不能让我的头痛减轻,顺带一提,我现在更关心的是后者。
“第二,我仍不知道你究竟是什么,是尘世之音中的一缕残响,还是我自己的幻听。我甚至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出于什么我想不到的原因,我也变得像白垩那样,在刺耳的旋律中彻底失去我自己。
“但我已经不再害怕你了,老头。这事就这么简单。”

角色台词

  此段的官方日文文本尚未收录。
  该角色的中文语音已收录。

台词列表
场合 台词 日文语音 中文语音
任命助理 博士,今天由我来担任您的助理......事先说好,我完全没有当助理的经验,所以,为了不给您添麻烦,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交谈1 您想去莱塔尼亚看看?呵,那可是个好地方,女皇视臣民如子女,健康人视感染者如手足,人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假?假就对了。等您能面不改色地听完这段话,再考虑去莱塔尼亚的事吧。
交谈2 例行身体检查?请容我准备片刻——等下,我记得今天是芙蓉值班?我不太想和她碰面,至于原因,您应该也清楚......我不是怕她,我只是还没做好准备——要不要帮我改个时间?多谢您了!
交谈3 请转告医疗部,我的头痛跟身体健康没关系,不必这么紧张,没什么好检查的——什么,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连诊室都腾出来了?这......您就说我头痛发作,哪儿也去不了——呃。
晋升后交谈1 莱塔尼亚贵族的社交礼仪?哈,这里面的学问可太大了。不管是摆脱平民纠缠的礼仪,还是背后散布其他贵族谣言的礼仪,都需要一张厚脸皮,对我而言难度有点高,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晋升后交谈2 总有人喜欢把我和乌提卡的上一位主人绑定在一起,这不怪他们,可我只想做一个痛恨不平等的普通感染者......表演?也许吧。但是,就算是演,我也要把这样的自己演下去,演到最后一刻。
信赖提升后交谈1 博士也发现了?确实,我在紧张的时候喜欢重复别人说过的话,因为对我,不,对乌提卡伯爵来说,那是争取思考时间最安全的方式。只要不说自己的话,就不用为说出口的东西负责。
信赖提升后交谈2 又是芙蓉值班,体检要不要改期?还是算了。您一直帮我避开她值班的日期,我很感激,但我不能永远躲着她。已经这么久了,只要我一闭眼,眼前还是那场音乐会的惨状......躲不掉的。
信赖提升后交谈3 和甲板上一样,到了晚上,乌提卡的塔顶也是个吹风的好去处。以前我常在那幻想地面上的生活有多幸福,后来我才明白,塔上的我被剥夺的只有自由,而大地上的更多人,他们除了自由,一无所有。
闲置 在这种地方也能睡着?啧,这种时候就该轮到助理工作了吧,麻烦死了——啊,写错字了。不管了不管了,让我听听博士的耳机里在放什么音乐......
干员报到 向您致以诚挚的谢意,罗德岛的博士,感谢您收留一个微不足道的落难之人。如果像我这样的庸才都能对罗德岛的事业有所裨益,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观看作战记录 很有趣的录像。嗯?我没在说反话。除了出不去高塔的乌提卡伯爵自己,没人想给他买录像带。
精英化晋升1 晋升?请恕我拒绝。不,不是不需要,而是我不知道,受到承认的究竟是我,还是寄宿在我身体里的......巫王的遗物?
精英化晋升2 乌提卡伯爵害怕自我被巫王吞噬,又不得不使用继承自巫王的力量,但他已经死了。现在的我首先是罗德岛的一名干员,然后才是巫王的拙劣复制品,这就已经够了。
编入队伍 这份力量本不属于我。不过,既然罗德岛有需要,我会尽量施展的。
任命队长 我讨厌被人无缘无故地命令,但命令别人一样让我不舒服。
行动出发 过久的施术会导致我的头痛发作,运气差的时候还会幻听,所以速战速决吧。
行动开始 听凭您指挥。
选中干员1 力度要加强吗?
选中干员2 速度要加快吗?
部署1 小心战场上的音乐,尤其是在面对莱塔尼亚人的时候。
部署2 演出马上开始,不过我们的观众似乎已经等不及了?
作战中1 如四三拍一般轻盈。
作战中2 如增四度一般错愕。
作战中3 如单簧管一般呜咽。
作战中4 啧,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
4星结束行动 如果缺少一个一边鼓掌一边高呼安可的欣赏者,那就让我来充当这个人吧。恭喜您,博士。
3星结束行动 结束了?也好,在头痛加剧之前,我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
非3星结束行动 “练习还不够”......没什么,只是一句不久前常听人说的话罢了,不必介意。
行动失败 这样的结果可谈不上好。难道刚刚头痛发作的不是我,而是您?
进驻设施 这里与莱塔尼亚的高塔相去甚远,但我还是更喜欢站在大地之上的感觉。
戳一下 啧,又来了——不是头痛,是博士?
信赖触摸 博士,如果想学习乐器,还是找别人吧。我对乐器的很多理解都与我自己无关。
标题 明日方舟
问候 休息得如何,博士?曾经我也喜欢熬夜,直到有一次,我一整夜没有合眼,然后剧烈的头痛持续了一个星期......那真是恐怖的经历。

角色经历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早期经历

作为现世仅存的拥有巫王血脉的孩子之一,与其他继承了巫王血统的孩子一同被巫王残党监禁并进行移植巫王力量「尘世之音」的实验。

在此之前,其他参与实验的孩子一个接一个地死亡,另一个白发的孩子(实际上就是白垩)时常在黑发的孩子害怕时安慰他,并歌唱着曾在实验场响起过的那首歌曲。最终,实验品只剩下了他们两人,白发的孩子挺身而出,自愿先一步成为实验品,最终也杳无音信,而黑发的孩子作为最后的实验品,被成功移植了完整的「尘世之音」,但在巫王残党进一步开发「尘世之音」的力量前,双子女皇的密探「女皇之声」便清剿了巫王残党的实验室。

在那之后,黑发的孩子被赋予乌提卡伯爵的爵位,但却只是空有一个伯爵的头衔,作为被巫王残党控制的傀儡伯爵活着。车尔尼的《晨暮》是乌提卡伯爵学习音乐的契机。

SideStory 「尘影余音」

受到维谢海姆的格特鲁德伯爵邀请来到夕照区参加与车尔尼合奏的音乐会。在报名的过程中,遇到了同样前来参加报名,却异常窘迫的白垩,帮助他参与选拔后以长笛与他的大提琴一同合奏,获得了与车尔尼合奏的资格,期间以「黑键」这个名字自称,被问及该名字是否只是看到钢琴黑键后即兴想出的名字时不耐烦地回应道“长笛上不也有按键吗”。与此同时,黑键被格特鲁德女士告知,白垩身上同样具有「尘世之音」,只要黑键与白垩在夕照厅内合奏,就能让黑键摆脱「尘世之音」并恢复自由之身。

黑键与白垩接触到车尔尼后,车尔尼对两人并不满意,尤其黑键给车尔尼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为了得到车尔尼的认可,黑键与白垩一同加紧练习,而黑键也对白垩照顾有加,不仅帮助被暴民刁难的白垩解围,还出资为白垩购买了新的大提琴和礼服,两人不知不觉间成为了好朋友。

在练习的过程中,车尔尼也逐渐认可了二人,黑键亦认识了前来夕照区调查感染者异常康复现象的芙蓉并品尝了芙蓉制作的黑暗料理

次日,夕照区一切有过异常康复现象的感染者都出现了病情恶化的现象,芙蓉根据调查的结果发现,黑键和白垩是引起感染者“假愈”的主要原因,得知“假愈”现象发生在白垩来到维谢海姆之后,而黑键的到来则让白垩对矿石病人的影响增强了。

愤怒的黑键去找格特鲁德,格特鲁德道出了真相——白垩体内的「尘世之音」是损坏的,因此白垩无法对「尘世之音」的力量进行控制,提高了周围的源石活性并引发了“假愈”现象,而黑键与白垩合奏则引发了「尘世之音」的共振,增强了白垩体内「尘世之音」的泄露,一旦两人在夕照厅内合奏,「尘世之音」的影响将扩散到整个维谢海姆,威胁到整片区域感染者的生命。黑键欲退出计划,格特鲁德提出在两人的合奏完成后,自己将出手杀死白垩以阻止「尘世之音」泄露。

黑键意识到格特鲁德利用了自己,心情复杂地回到了白垩的家里,因「尘世之音」的作用而疼痛昏厥,醒来时听到了白垩在歌唱自己似曾相识的一段旋律,回忆起了过去被囚禁时的日子。为了挫败格特鲁德的阴谋,黑键对近日在维谢海姆流传的预言进行调查,跟踪散播预言的人进入下水道,期间遇到了「女皇之声」旗下的密探别格勒,被对方一阵刁难后终于说服对方与自己一同进入下水道调查,发现格特鲁德的手下企图将下水道内散播毒气的源石虫驱赶到地面上以让预言中的段落成真,同时亦发现了下水道内设有格特鲁德研究「尘世之音」的实验室以及相关资料,回到地面上后找到了企图用旋律引开源石虫群的白垩,两人一同合奏,激发「尘世之音」的短暂共振后吓退了源石虫群。

黑键与芙蓉、车尔尼一同前往夕照厅调查,发现格特鲁德在夕照厅的休息室内安装了数个源石技艺增幅装置,格特鲁德现身并企图杀人灭口时,黑键与格特鲁德正面交锋并战胜了她,但别格勒却以“无法证明「尘世之音」共振是否真的有危害”为由拒绝以此对格特鲁德定罪,仅仅以格特鲁德非法研究「尘世之音」为由将其缉拿。一筹莫展之际,白垩的爷爷——同样是密探的老者将自己窃取出来的「尘世之音」资料交给了众人,使得众人得知了「尘世之音」的真相,车尔尼为了帮助黑键和白垩破除「尘世之音」而透支体力,连夜以「尘世之音」为蓝本谱写了新曲——《光影》。

次日,车尔尼的音乐会如期在夕照厅举办,演奏开始前,黑键与白垩约好在演奏结束后送给白垩一枚钻了孔的莱塔尼亚硬币。车尔尼、黑键和白垩在夕照厅内一同演奏《光影》,试图将「尘世之音」拔除,但格特鲁德的阴谋却未能被彻底阻止,完全被改造为「尘世之音」放大器的夕照厅依旧能让「尘世之音」外泄并威胁到夕照厅内的每一个人,危急关头白垩选择以自身为容器承受全部的「尘世之音」,阻止了「尘世之音」的外泄,却也让白垩变成了拥有巫王相貌的怪物,失去意识前,白垩恳求黑键杀死他。最终,黑键痛心地手刃了白垩,不顾白垩身上的源石结晶将自己感染,抱着白垩回到夕照厅,将白垩安葬在了夕照厅的休息室内,留下自己使用的长笛当做陪葬。但是,「尘世之音」并未彻底离开黑键的身体,依旧以巫王的声音在黑键的脑海中发声。

干员密录「孤灯」

事件结束后,夕照区被禁止演奏任何未经批准的音乐,许多乐器店被迫无限期关停,黑键也受到官方派来的一名贵族的监视,将在日落之前的自由活动时间后,回到首都接受调查。在这期间,黑键去了车尔尼的家里,与车尔尼和芙蓉聊起之后的道路,数次被那名贵族打断,并暗示继续谈起的话会被封口。在白垩家中黑键找到了白垩曾经使用的琴弓,在地板上睡了一觉被硌得腰背生疼后,想起了白垩的遗言,醒悟过来自己在悲伤中沉溺太久,不顾阻拦进入被封锁的夕照厅,找回白垩被藏起的大提琴,最后在夕照厅门口的广场上,黑键宣称自己放弃贵族的身份,替整个夕照区的感染者发声,举办了一场演奏感染者们所喜爱曲目的专场演奏。

“如果有人要他人沉默,就让我替他们发声。”

“如果有人禁止他人祭奠,就让我去献上一捧鲜花。”

“如果有人想把我困在名为贵族的高塔中,就算粉身碎骨,我也要将这座该受诅咒的塔炸成碎片!”

别格勒在暗处为黑键自己点了一首《F大调第81号钢琴奏鸣曲“自由颂”》。


活动剧情的末尾与车尔尼加入了罗德岛。博士亲自给黑键送去了一封疑似双子女皇所写的匿名信,信中包含着黑键的莱塔尼亚平民护照,以及白垩和乌提卡伯爵的死亡证明。黑键将除护照外的一切用法术烧毁,在罗德岛的甲板上再次演奏起当年白垩唱过的那首歌。

角色相关

新干员 — 信息录入
和甲板上一样,到了晚上,乌提卡的塔顶也是个吹风的好去处。
代号 黑键
种族 卡普里尼
出身 莱塔尼亚
专精 音乐、源石技艺

巫王的统治被终结以后,双子女皇以其灵活的政治手腕周旋于国内外各大势力之间,对外维持住了莱塔尼亚的大国形象,对内则一扫被混乱和恐怖支配的时局,让莱塔尼亚的稳定和繁荣延续至今。
然而,打着巫王旗号反对双子女皇的势力从未真正被消灭过。
流言、密谋、利益交换、被镇压的叛乱、突破道德底线的研究......二十多年来,莱塔尼亚国内发生的大多数恶性事件背后,都有那些人的身影。
举手的这位同学,请讲。不过在那之前,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
......
很好的切入角度,黑键先生。
反对势力中既有沉溺在旧日幻梦中的狂人,也有不满于现状的野心家,还有被位高权重者裹挟着的随波逐流之人......他们的内部倾轧同样激烈。
而你的第二个问题......很抱歉,我只能做出一个模糊的断言:
一个人一旦被卷入这样的漩涡,他的人生就必然会偏离原本的轨迹,偏离得很远很远。

  • 黑键的干员名Ebenholz为德语的乌木的意思,为钢琴键上的黑键和钢琴的主体部分的原材料,而白垩的名字为德语Kreide,可以翻译为象牙,是钢琴白键的原材料。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220614黑键
  2. 2.0 2.1 可影响思维链环无声共鸣相关变量
    由以下干员的基建技能提供
    迷迭香、黑键、夕、令、絮雨、爱丽丝、车尔尼
  3. 3.0 3.1 3.2 可影响徘徊旋律怅惘和声相关技能
    由以下干员的基建技能提供
    黑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