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罗德岛档案室
罗德岛档案室萌百分站仍在建设中;欢迎有意愿作出贡献的人加入我们。查看本专题的「编辑指引
萌娘百科明日方舟编辑群:743725246。入群请注明萌百ID并务必严格遵守编辑指引和群公告。
查看更多
活跃寻访 · 点击卡池图标查看细节
【革新交响曲】2021年06月01日16:00~2021年06月15日03:59
【革新交响曲】限时寻访开启,该寻访中以下干员获得概率提升:
6★:卡涅利安(占6★出率的50%)
5★:绮良崖心(占5★出率的50%)
4★:深靛(占4★出率的20%)
常驻标准寻访
【轮换卡池56】2021年06月10日04:00~2021年06月24日03:59
常驻标准寻访更新,该寻访中以下干员获得概率提升:
6★:莫斯提马推进之王(占6★出率的50%)
5★:诗怀雅星极爱丽丝(占5★出率的50%)
沙海与绿洲相接处,即是萨尔贡的国土。除开少有的移动城市,更多的萨尔贡人生活在环境严苛的荒野和密林之中。他们极少与外界交流,封闭生活让尚武、部落生活等古老传统,得以延续至今。
——凯尔希,《初探泰拉


Aklogo 萨尔贡 黑.png
基本资料
全称 萨尔贡帝国
官方语言 萨尔贡语

萨尔贡是《明日方舟》及其衍生作品中登场的一个架空的国家。

目录

简介

萨尔贡帝国(Sargon),是位于泰拉大陆西南部的国家。东北方向与米诺斯接壤。

历史

萨尔贡帝国防卫着泰拉世界的南部边界。

千年前,萨尔贡的君主和边界王酋曾率大军向南方征伐,一举奠定了帝国的疆界,甚至差一点踏入更远的未知之域。

曾经有一位女帝,携带巨量赤金,从荒地出发一路西行,振兴了沿途的商业贸易。

如今,帝国的王酋们沉醉于权力和金钱,给予哥伦比亚的长臂以可乘之机,古老的荣耀和传统在现代科技的倾轧下正在一点一点地崩塌。

然而在不曾停歇的风沙中,帝国的坚墙依然耸立。

这片大地的命运尚未可知。 近年来与米诺斯和瓦伊凡联盟爆发过边境冲突。

地理情况

萨尔贡的国土由几大不同板块组成。

其东边的部分靠近泰拉的海洋,被茂密的雨林所覆盖,密集的河网,巨大的瀑布以及炎热潮湿的气候催生出复杂奇特的生态环境。

帝国的本土地处广袤的沙漠,干旱少雨的极端气候使穿越这片区域近乎不可能,猛烈的风沙持久地影响着这片土地和生存其上的人民,有些地方甚至连经验丰富的信使都不敢轻易涉足。

这片沙漠一直延伸到帝国南疆,从未有人曾穿越的焚风热土,地狱般的环境和在其中活动的恐怖存在让这里成为了泰拉文明的禁区。

生态

萨尔贡的土地上生活着许多奇特的生物

沙地兽 :生活在沙漠和岩漠地区的小型杂食动物,通常在夜间觅食,可被当地人驯化用来捕猎。

岩蛛:外形类似高能源石虫但本质是不同的生物,在萨尔贡地区有独特的“巨岩蛛”亚种,生有巨大的球腹用于储存能量。

种族

萨尔贡的土地划分为几块区域。

雨林地貌的阿卡胡拉是骁勇善战的阿达克利斯(Archosauria)的家园,这一种族以强健的体魄和好战的天性而著称,身后生有覆盖坚实皮甲的尾巴(代表人物:嘉维尔)。

同样以强壮著称的塞拉托族(Cerato)(代表人物:泡泡)、斐迪亚族(代表人物:森蚺)和黎博利族也以部落的形式分布于此。


萨尔贡治下的瓦伊凡地区以与其同名的瓦伊凡(Vouivre)为主要民族。

其头部两侧生有硬质的尖锐犄角,无论男女瓦伊凡都有极高的身体素质,其力量强大以及皮糙肉厚闻名泰拉。

一名强壮的成年雄性瓦伊凡能轻易将重标枪投掷出至少50米的距离。(代表人物:雷蛇


在帝国统治下的地区混杂居住着很多种族,其中有很多独具特色的族群。

瑞柏巴族(Rebbah)以毛绒的耳朵和长尾为特点,很多瑞柏巴家族世代都是职业军人,其中甚至有人最终登上了一方领主之位。

萨弗拉族(Savra)长有覆盖光滑鳞片的长尾,大多数萨弗拉都能以自身体色进行遮掩和拟态,并能通过皮肤准确地感知地面传来的震动。

  这一种族还以他们极强的生命力著称,即使是年事已高的萨弗拉依然保有惊人的活力和灵敏性,而已知最长寿的萨弗拉已经有将近千年的寿命。

曼提柯(Manticore)拥有类似萨弗拉的天然隐形能力,他们的头顶生有类膜翼状的器官,尾部被坚实的甲壳包裹并在末端生有攻击性的尖刺。

梦魇

在萨尔贡和卡西米尔都曾被提到过的神秘种族,和库兰塔有着某种联系,拥有梦魇血统的库兰塔在这两地至今都有分布。

从已知的只言片语中推断其曾经在泰拉大陆大举征伐,被称为“草原的征服者”,也因此遭到泰拉各国的畏惧,萨尔贡精锐的“怯薛军团”身上疑似流淌着这些古老战士的血脉。

政治概况

 
恐魔金像
曾经被哥伦比亚黑心矿业公司与萨尔贡本地反抗军争抢的神秘金像。造型有些怪异。[1]

泰拉通俗意义上的萨尔贡并不等于实际的萨尔贡帝国。

在被称为“阿卡胡拉”的雨林地区和较新近被征服的瓦伊凡地区,帝国的影响力被局限在很小的范围内。阿卡胡拉的部落们依靠古老的传统保持了相对稳定的局面,而瓦伊凡地区则完全陷入了无政府混乱中,出于不知名的原因,帝国对这样的状况保持了沉默。

尽管萨尔贡帝国依然有一位名义上的皇帝,但在萨尔贡的历史上,除了各地的帕夏和少数蒙受皇恩的王酋外,再无人参见过这个伟大帝国的统治者和其身处的那座黄金之城,以至于这在萨尔贡的普通民众中几乎成为了一个传说。

因此在很大程度上,是帕夏和王酋们在统治着建立在黄沙上的萨尔贡。

这些帝国的统治阶层中,不乏有以守护土地和人民为己任的真正守护者,但同样有被权力和金钱腐化的迂腐败类。

近代以来,年轻的哥伦比亚依靠先进的科技迅速崛起,而与其比邻的萨尔贡在一些因权力和财富而膨胀的人眼中已然成为了落后和腐朽的代名词。哥伦比亚的政府和财阀觊觎萨尔贡的土地与财富而派遣雇佣兵进入茫茫沙海,当地的一些王酋也与这些外来者同流合污。

随着类似的事越来越多地发生,帝国的上层却毫无动作,入侵者和背叛者们的行为越来越不知收敛,他们将这种沉默视作帝国的软弱和无能,以为可以肆意地倾轧萨尔贡而不付出任何代价;他们对那些默默观察的视线毫无察觉,对那足以令漫天黄沙臣服的力量视而不见。

而哥伦比亚证券交易所屏幕上的数字随着帕夏们的一举一动而跳动,一支又一支的雇佣兵队伍在不知不觉间消失在茫茫的沙尘之中......这些变化都在昭示着这个古老帝国的依旧强盛。

政治制度

 
珠宝水果拼盘
萨尔贡的王储候选数量较多,这使得各个城邦每年的进贡都大有说法。不光是说站队的问题,宴会太密集也是麻烦。[2]

萨尔贡帝国实行古老的分封制,从上到下依次为皇帝、帕夏、王酋和领主

皇帝: 萨尔贡的皇帝处于整个国家的权力顶端,但几乎没有人亲眼见过这位名义上的最高权力者,也不曾亲自管理过帝国的大小事务。

帕夏:皇帝任命的总督执掌各大区域的治理工作,这些被称为“帕夏”的总督们拥有极大的权力,能够召集治下的王酋们发动战争。他们组成了帝国的政治中心。

王酋:王酋是由萨尔贡王族分封的贵族们,享受着治下整片区域产出的物资并拥有各种特权,而王酋本人则居住在行都之中

王酋手下掌握有军队,其中包括王酋亲兵这样的私人卫队。他们只需臣服于皇帝和其任命的帕夏。

领主 :王酋又会将自己治下的土地再度分封给旗下功臣,这些领主真正直接管理着土地和其上的人民,治理的范围大多局限在一个城镇的范围内。

他们从人民那里收取税收和物资,同时也担负着保护领地内人民的任务,领主卫队就是为此而设立。

而在政府势力无法掌控的雨林、沙漠等地区,无数自由部落遍地开花。

行政区划

部落风情旅舍
   
再现了部落旅舍的概念房间。一个用拳头说话的世界。

人口聚集处有移动城市和村庄两种行政区划。在萨尔贡政府管辖范围以外的国土,以部落为聚集区。

首都 

  • 黄金之城

位于萨尔贡沙漠的深处,在移动城市成为主流的时代,萨尔贡的都城却依然维持着原本的样子,其高大的城墙令风沙乃至天灾都难以撼动。

然而在历史上,仅有几位蒙受皇恩的帕夏和王酋得以面见这座奇迹般的城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它只是茫茫沙尘中的一个幻梦罢了。

移动城市

  • 费坤城

该城有来自哥伦比亚的大篷车商队,可以搭车前往双河城。

  • 双河城

罗德岛在此地有办事处。

村庄

 
萨尔贡-长泉镇街景
  • 赤角小镇

沁礁黑市附近的小镇。伊巴特王酋命丧于此。

  • 长泉镇

以一口能够稳定供水的水井得名的小镇。曾经是矿业小镇,出产源石。地表浅层源石开采殆尽后,当地领主停止了源石采掘并建设了矿石病感染者居住区,派遣领主卫队保护。在现任领主和德鲁奇的争斗中被毁,目前重建中。

已消失城镇

  • 沁礁之城:由沁礁帕夏建立, 其经济一度十分繁荣,差一点就能建立起移动城市。但在近一千年前遭到天灾袭击,沁礁之城和帕夏均葬身茫茫沙海。

新任帕夏不愿再继续耗资重建城市,沁礁之城便就此被废弃和遗忘。

部分幸存的沁礁之城居民们不甘心梦想的破灭,在遗址的地下建立起沁礁黑市,如今已发展为足以左右当地局势的庞大势力。

非帝国地区

 
萨尔贡-阿卡胡拉地区

阿卡胡拉

位于萨尔贡东部的雨林地区,植被茂密,水源丰富,河道广布;处于不受帝国管理的无政府状态,由各个部落自行管理。


瓦伊凡联盟

新近才被纳入帝国版图的地区,瓦伊凡族的家园世界,不知因何原因处于无政府状态,暴徒和流氓横行。

经济

 
机械零件
祖玛玛的部族中在建造各种东西时广泛使用的机械零件,可用于兑换各类物资。
一开始只能在祖玛玛的部族中见到,后来逐渐散落在雨林和荒野的各种地方。每一个都充满了想象力和对物理法则的反抗,虽然不符合任何国家的任何工业标准。[3]

二十二年前萨尔贡使用萨尔贡金币为主要货币。提亚卡乌雨林中部落使用物物交换形式进行贸易。

萨尔贡拥有令泰拉诸国觊觎的辽阔土地和巨大财富,其中以与其毗邻的新兴国家哥伦比亚为代表。

即使萨尔贡表面上并不积极地介入金融界,但王酋们的一举一动依然能对哥伦比亚的经济造成影响。

宗教

萨尔贡并没有像拉特兰一样统一强大的宗教体系,事实上,只有少数沙漠深处的部落保留着一些信仰神灵的传统。

这些独特的文化在很多人眼中不过是一些粗陋、野蛮的原始遗留,但真正对其源头的研究和解析则寥寥无几。

而这些信仰中的神明似乎也没有具体的形象,只能通过极为抽象和意象化的方式来描述,也未听说过有人亲眼目睹过这些神明的存在。

军事

萨尔贡的军事力量依然是个未知数,但其曾经向泰拉南部未知之地开疆拓土的壮举证明其的确曾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

在距今不久的过去,萨尔贡的某位王酋曾和米诺斯爆发过冲突。

已知部队介绍

未知特别行动部队

萨尔贡某地一支收容具备特殊能力的源石技艺使用者,采用独特训练方式来刺杀萨尔贡王公贵族的特殊队伍,干员狮蝎曾是这支部队的一员。

领主卫队

各地领主手下的直属武装力量,已知有长泉镇的瑞柏巴领主卫队,其成员均为身高超过两米,高大健壮的精锐瑞柏巴战士。

王酋军队

各地王酋手下的官方武装力量,由受过专业训练的职业军人组成,干员暴雨和干员斑点都曾是这支军事力量的一员,尽管他们隶属于不同的王酋麾下。

干员暴雨曾以积累战功的方式合法从军队中退伍,但不确定这条规则是否适用于所有王酋下属部队。

但严格来说,王酋军队依然是私人武装而非国防军事力量,通过部分萨尔贡干员档案可知,即使是王酋之间也经常互相征战,或许萨尔贡真正的战争机器还未显示其真容。

帕夏亲兵

帝国帕夏的直属军队,具体战力不明

特殊部队

怯薛军团

萨尔贡的精锐军事力量之一,又被称为梦魇怯薛,从战马和冲锋战术的迹象来看疑似为骑兵部队。

使用弯刀作为武器,并且似乎有某种以刀刃划过头盖骨发出尖锐声响的传统。

疑似继承了古代征服者“梦魇”的血脉,曾在沁礁帕夏的指挥下征伐萨尔贡南部的焚风热土,为帝国开辟了大片疆域。

长生军

曾被提及的神秘军事力量,隶属于某位王酋。

据说其成员都是战死沙场的勇士的遗体经某种手段复活而来。

军事设施/学院/工厂

目前萨尔贡地区还没有已知的专业军事院校或其他军事设施。从有职业军人背景的干员档案来看,萨尔贡有很多世代从军的职业军人家庭,其严苛、沉默和压抑的氛围令许多年轻的萨尔贡人都难以忍受。

军事法庭

负责对萨尔贡军事人员进行审判和定罪的机构,干员暴雨曾因被误认为逃兵而被迫接受审判。

巡林者

谈到萨尔贡,必然要谈到“巡林者”。

这一团体建立于战乱动荡的年代,创立者既不是训练有素的战士,也并非什么天赋异禀之辈,他们只是一群在战争绵延和不断劫掠下忍无可忍,奋起反抗的普通人。他们含着满腔怒火,拒绝向残酷的命运屈服,站出来保卫他们的家园和土地。

后来,随着越来越多人的加入,巡林者从普通的民兵组织壮大为区域性的团体,向荒地上的聚落们提供医疗和防卫。巡林者的成员都有着丰富的荒野生存经验,懂得如何在毫无参照物的荒原辨别方向。

其中曾有一些人出于义愤,深入荒地追剿那些劫掠村庄的歹徒和佣兵。因此,渐渐地,巡林者们的事迹开始在佣兵间流传,变成了诸如“红色山谷的弯刀”和“王酋之灾”这样的传奇故事。

但事实上巡林者并非专职战斗的组织,除了那些真正的好汉以外,大多数巡林者只是干着诸如抵御野兽、药品搜集、水井维修这样琐碎而平凡的工作。

然而对于王酋来说,像“巡林者”这类拒绝顺从的组织依然是不能被容忍的。而正是在帝国对瓦伊凡联盟的兼并中,与瓦伊凡互助的巡林者组织真正变成了令人胆骇的军事力量并站到了帝国王酋们的对立面。

但最终,巡林者们的奋战未能阻止瓦伊凡联盟的兼并;再后来,出于各种未知的原因,这一组织最后还是走向了衰败并渐渐湮没在风沙中,只剩下那些传奇故事依然在人们的口耳间流传。

而在这些被美化和歪曲的故事背后,其中一名曾被称为“红色山谷的弯刀”的萨弗拉辗转来到了罗德岛,以巡林者之名继续战斗下去。

法律

萨尔贡的法律与裁决皆由王酋规定。违逆王酋和本地领主者由王酋和领主决定其刑罚。除此之外,私自携带武器进入地方领主的领地者一般也是死罪。

文化

古老的萨尔贡其实是个相当现代化的国家,拥有不少的娱乐产业和从外部流入的新兴文化,漫画在年轻人群体中有着相当的热度。

而从传统的一面来看,萨尔贡整体尚武的民风,以及那些与军队紧密联系的严酷的家族传统,都令一些年轻群体感到难以忍受。

语言

萨尔贡官方语言为萨尔贡语,同时也可以使用通用语。在不同王酋的领土上可能有不同语言文字,如巴耶勒文。在政府势力无法完全掌控的雨林等地区,掌握萨尔贡语的人相当少,使用种类非常多的方言。

童话

 
赤金的远征
君王自荒地出发,集市在她的裙下如春芽萌发,财富之路连通高山密林,直到她消失在西方浪涛的边崖。——萨尔贡古老童话[4]

君王自荒地出发,集市在她的裙下如春芽萌发,财富之路连通高山密林,直到她消失在西方浪涛的边崖。——萨尔贡古老童话

“玛维索提亚”

提亚卡乌雨林选举大酋长的仪式,在阿卡胡拉土著语中的意思是“力量与荣耀”。

原本的形式是在神庙中的决斗,在嘉维尔离开阿卡胡拉后停办数年。神庙被毁后,形式改为决斗和建造机器。

葬礼

就像泰拉的其他国家一样,除了那些显赫者,葬礼和墓地对普通人来说并没有意义,移动城市上,死者的骨灰会被撒入城市的必经之路;而在普通的城镇中,那些死去的人通常只是被简单地埋葬,既没有悼念,也没有墓碑,因为一场灾害就能将这些全部抹消。

因为萨尔贡几乎没有宗教,也没有冥界或与之类似的概念,人们相信死者会回归大地,成为大地的一部分。

对感染者

萨尔贡对感染者态度由地方领主决定。但即便是对感染者稍微温和的长泉镇领主,也必须对感染者进行隔离,同时没有官方机构处理相关问题。

总的来说,相对于泰拉的其他国家,萨尔贡因国内区域间的割裂而在感染者问题上有着复杂的态度。

萨尔贡的感染者主要来自工厂和矿场,这是整个萨尔贡在现代化和工业化过程中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帝国官方对于感染者的态度尚未可知,但部分统治阶层确实在这一问题上态度更加温和,一些领主在领地内划归出感染者社区用于安置受感染的领民,领主卫队也会负责维持感染者与非感染者之间的秩序;更有王酋为治疗自己被感染的女儿而散尽家财。

但这些依然不能改变大多数民众对感染者充满恐惧和敌意的事实。

而在大漠深处和阿卡胡拉这样现代化程度较低的地区,工业尤其是源石工业的缺乏使当地的感染者原本就不多,只有一些矿场工作者容易因源石穿刺而感染矿石病。

加上当地人受外界的影响较少,缺乏对矿石病和其他疫病的概念,因此也仅仅将矿石病作为一种严重的疾病来看待,但对于好强的萨尔贡人来说,这样的怜悯依然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人物

罗德岛

真名祖玛玛,斐迪亚族,提亚卡乌雨林“森蚺”部落首领,嘉维尔的童年好友

感染矿石病后进入罗德岛治疗。现罗德岛重装干员。

阿达克利斯族,提亚卡乌雨林居民。矿石病感染者。现罗德岛医疗干员。

阿达克利斯族,提亚卡乌雨林“嘉维尔意志”部落首领。现罗德岛术师干员。

真名克玛尔,原属提亚卡乌雨林“燧石”部落,黎博利族。因仰慕加入罗德岛。现罗德岛近卫干员,代号“燧石”。

  • 大祭司

萨尔贡提亚卡乌雨林居民。“暴躁铁皮”驾驶员。随干员森蚺加入罗德岛。

与企鹅物流的老板大帝是旧识,也和其一样有着疑似不死的能力。

萨尔贡某部落酋长之女。塞拉托族。矿石病感染者。前往罗德岛以特训之名治疗矿石病。现罗德岛重装干员。

萨尔贡退伍士兵。瑞柏巴族。矿石病感染者。主动前来罗德岛求职。现罗德岛A6预备行动组重装干员。

前萨尔贡某王酋麾下士兵。库兰塔族。遭到同僚背叛后心灰意冷离开军队,几经辗转后加入罗德岛。现罗德岛重装干员。

曼提柯族。履历不明。现罗德岛特种干员。

瓦伊凡族。萨尔贡黑市武器调整师。在工作中接触到罗德岛,确认罗德岛的存在后,主动来到罗德岛求职。现罗德岛狙击干员。

丰蹄族。前贸易公司员工,负责后勤技术研发及运输路线规划。因为一场货运途中的沙暴事故,不幸感染矿石病。经原公司介绍,来到罗德岛医疗部门供职,同时进行必要的矿石病治疗。现罗德岛医疗干员。

皮洛萨族,萨尔贡贵族出身,国际高级摄影师。因沉迷拍摄天灾感染矿石病后被父母送至罗德岛治疗。现罗德岛辅助干员。

卡普里尼族。萨尔贡某沙漠部落出身。请求登舰寻找亲人,未果后要求驻舰等待并得到许可。现罗德岛术师干员。

阿达克利斯族。矿石病中度感染者。因矿石病病征受歧视,前往罗德岛请求庇护并进行治疗。现罗德岛近卫干员。

非萨尔贡出身但有相关背景人员

真名艾利奥特.格罗夫,黎博利族。哥伦比亚出身的少年天才,二十年前跟随恩师索恩教授来到萨尔贡进行研究,在所属团队被雇佣兵屠杀后被凯尔希救下。

后跟随凯尔希前往沁礁黑市避难,后主动感染矿石病并选择留在萨尔贡策划复仇。

多年后成为黑市领袖“沙卒”,策划了对当年仇人伊巴特王酋的刺杀;在与来到当地的罗德岛干员暴雨和慑砂相遇后选择加入罗德岛,现任罗德岛术师干员。

萨尔贡出身但现居他国人员

卡普里尼族,干员蜜蜡的姐姐。

在按照部落成年礼要求外出游历的过程中结识莱塔尼亚的霍恩洛厄伯爵并受雇成为其侍从。

现长居莱塔尼亚地区,并以合作人员身份参与罗德岛的任务,任术师干员。

萨弗拉族,罗德岛老雇员,狙击干员。

自称曾经是巡林者组织的斥候,在巡林者解散后来到罗德岛任职

实为巡林者传奇成员,绰号“血色山谷的弯刀”。

瓦伊凡地区出身人员

瓦伊凡族,瓦伊凡地区出身,后加入黑钢国际。

现以派遣人员身份参与罗德岛任务,任重装干员。

瓦伊凡族,瓦伊凡地区出身,黑钢国际新人。

现以派遣人员参与罗德岛行动,任先锋干员。


贵族

帕夏

  • 穆拉帕夏

帕夏之一。二十二年前雇佣了数支队伍抢夺“沙卒”小队的技术成果。

  • 沁礁帕夏 :

近千年前由皇帝亲自任命,拥有梦魇血统的库兰塔族帕夏。

一手建立起繁华的沁礁之城,并指挥帝国精锐的怯薛军团征伐南方的焚风热土,有着与其他帝国贵族不同的雄心壮志。

自身具有某种精神类源石技艺,其下属在自愿的情况下接受了帕夏的馈赠,在法术的影响下沉溺于沁礁之城的美好幻想中。

然而,在后来的一场天灾中,沁礁之城被沙漠吞噬,不愿撤离的沁礁帕夏也和亲手建立的梦想之城一同葬身沙海。

王酋

  • 巴耶勒王酋

巴耶勒地区的王酋。掌握“长生军”。

  • 伊巴特王酋

伊巴特地区的王酋。二十二年前雇佣了数支队伍抢夺“沙卒”小队的技术成果。死于异客的纵火。

领主

  • 皮加尔·图拉

现任长泉镇领主,老领主之女。瑞柏巴族。尚武而不擅计策。

  • 德鲁奇·图拉

皮加尔·图拉的弟弟。瑞柏巴族。拥有长泉镇领主血统。在哥伦比亚留学后协同沃尔沃特科钦斯基公司阴谋夺取长泉镇地下的源石开采权,被其长姐、罗德岛和彩虹小队联手阻止。

平民

  • 米亚罗:

长泉镇感染者居住区的感染者医生。希望能够前往哥伦比亚学习,做一个真正的医生。因为强行驱动源石技艺导致感染恶化,身死。

  • “老伊辛”:

萨弗拉族,曾经是侍奉沁礁帕夏的弄臣。

已知最长寿的萨弗拉族,已经活了将近一千年,曾经自愿接受帕夏的法术,被沁礁之城的梦想所纠缠,但同时无法回忆起详细的历史。

明面上是赤角小镇的占卜师,实则为沁礁黑市的引路者。

多年前接待了逃难来此的凯尔希和艾利奥特,帮助凯尔希离开萨尔贡后照顾其留下的艾利奥特(即干员异客)。

据异客所说已经于三个月前消失在黄沙之中。

阿卡胡拉地区

  • 依娜姆 :

阿卡胡拉部落“依娜姆商会”族长,嘉维尔、特米米等人的旧识。

实际工作是信使,但因无信可送而改行代理起阿卡胡拉各部落的对外贸易以及翻译工作。

  • 乌代:

萨尔贡提亚卡乌雨林居民。阿达克利斯族。“猛火”部落首领。在“玛维索提亚”上选择与本地人阿鲁纳领导的刀疤部落联手,但实际上互相厌恶。

  • 阿鲁纳:

萨尔贡提亚卡乌雨林居民。阿达克利斯族。“刀疤”部落首领。在“玛维索提亚”上选择与本地人乌代纳领导的猛火部落联手,但实际上互相厌恶。

考据

  • 萨尔贡(Sargon)一词来自于现实中的亚述帝国皇帝之名,历史上使用过这一名号的国王有亚述帝国阿卡德帝国的开国国君萨尔贡一世,因其在历史上首次统一了美索不达米亚地区而被尊称为萨尔贡大帝。此外亚述帝国国君萨尔贡二世也使用了这一名号。
  • 萨尔贡帝国的高级官员“帕夏”在历史上是真实存在过的官职。帕夏一词来自土耳其语“paşa”,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对高级行政官员的尊称,可以指代总督、将军和其他一些高级官员,类似于英语中的“lord”。
  • 怯薛军团大概率neta自曾经的怯薛军制,这一词译自蒙古语“Хишигтэн”,翻译过来意为“番直宿卫”。

怯薛军是由著名的成吉思汗亲自组建的一支精锐军团,后也被用于指代蒙古帝国和元王朝的禁卫军,其总人数维持在一万人左右,由一名将军指挥,但只听从可汗一人的命令;可汗前往战场时必定有怯薛军护驾左右。

不同于征战欧亚的蒙古大军,怯薛军并不经常被投入战场,他们更多是可汗的私人卫队和惩戒部队,是可汗用于控制整个帝国的得力工具,但这支军队的战斗力的确不同凡响,他们尤其善于骑射和突击作战,且使用过一种名为响箭的特殊箭矢来在敌人的队伍中制造恐慌和混乱,可能是 游戏中“用弯刀划过头盖骨产生尖锐声响”的源头。

  • 剧情中提到的长生军,大概率neta自历史上真实的波斯长生军,又被称为不死军。

在波斯帝国的传说中,这些可怕的战士是来自幽冥,只对杀戮有兴趣的恐怖兵器,既不会受伤也不会死去。

当然,这仅仅是传说。从现代历史学和军事学的角度来说,长生军作为波斯帝国最精锐的重甲部队,其士兵的天赋和训练有素足以令他们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精良的武器装备则大大降低了他们在战场上的伤亡率。

但无论怎样,这些战士依然是普通的人类,尽管他们可以凭借强壮的体魄从普通的伤势中复原,但在极其惨烈的近身战中依然会有不死军死去,不过他们的位置会立刻被后继者补齐,并且可能有面具一类的装束来掩盖他们的真实面容,制造死而复生的错觉。

长生军在著名的温泉关之战中对阵斯巴达国王列奥尼达一世和其麾下的300名斯巴达勇士以及少量希腊军,最终击溃了他们的防线,但依然未能挽回波斯在战争中的败局。

在之后的时间中,长生军因各种原因逐渐腐化没落,在马其顿崛起时已经濒临解散,最终在高加米拉之战中和大流士三世一同被亚历山大军歼灭,波斯帝国灭亡。

  • 据考据组的考据,“阿卡胡拉”和阿卡胡拉土语可能来自纳瓦特尔语,其名意为“苇草丰茂之地”。这种语言是犹他-阿兹特克语系中的一大类,被曾经在南美大肆扩张的阿兹特克人所广泛使用。在“密林悍将”剧情CG中出现的神庙也是典型的阿兹特克阶梯式金字塔的样式。
  • 干员蜜蜡的二技能召唤物为埃及的方尖碑,是古埃及用于记载战争史和太阳崇拜的一种纪念碑还能召唤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精二立绘中额头是上的眼睛可能是“拉之眼”,拉为古埃及神话中的太阳神。

综上,萨尔贡糅合有美索不达米亚、古埃及、南美、波斯等不同现实国家的元素和特征,因此不具有单一的原型,可能是世界各地古代文明的集合体。

注释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