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主選單

萌娘百科 β

羅德島檔案室
羅德島檔案室萌百分站仍在建設中;歡迎有意願作出貢獻的人加入我們。查看本專題的「編輯指引
萌娘百科明日方舟編輯群:743725246。入群請註明萌百ID並務必嚴格遵守編輯指引和群公告。
查看更多
活躍尋訪 · 點擊卡池圖標查看細節
常駐標準尋訪
【輪換卡池68】2021年11月25日04:00~2021年12月09日03:59
常駐標準尋訪更新,該尋訪中以下幹員獲得機率提升:
6★:赫拉格/夜鶯(占6★出率的50%)
5★:真理/石棉/華法琳(占5★出率的50%)
明日方舟
“紅松騎士團,“灰毫”,格蕾納蒂。感謝羅德島的接納。”
明日方舟立繪 灰毫 2.png
基本資料
代號 灰毫
Ashlock
本名 格蕾納蒂·卡利斯卡
別號 小灰[1]、小堅果[2]
性別
髮色 淺棕灰髮
瞳色 灰瞳
身高 164cm
生日 3月20日
種族 札拉克
職業 重裝
專精 火砲操控、陣地戰
萌點 騎士獸耳尾巴
出身地區 卡西米爾
所屬團體 紅松騎士團
職業細分 堡壘
相關人士
同屬紅松騎士團:遠牙焰尾野鬃

同位異形體:黃金船

灰毫是上海鷹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製作的遊戲明日方舟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場角色。

目錄

面板

初始
精英二
生命上限
1293/3207
攻擊
446/865(+50)(+32)
防禦
194/541
法術抗性
0/0
再部署
慢 70秒(-4)
部署費用
23/25/27(-2)
阻擋數
2/3/3
攻擊速度
慢 2.8秒
★★★★★
Ashlock
灰毫
畫師:NoriZC
配音:上田瞳(日語)/ 龜娘(漢語)
 
 
重裝
E0
E1
E2
攻擊範圍
近戰位
輸出 防護
源石
技藝
適應性
戰鬥技巧
戰場機動
生理耐受
物理強度
戰術規劃
標準
標準
標準
優良
優良
標準
分支
 

堡壘

特性
不阻擋敵人時優先遠程群體物理攻擊
生命上限
1293/3207
攻擊
446/865(+50)(+32)
防禦
194/541
法術抗性
0/0
再部署
慢 70秒(-4)
部署費用
23/25/27(-2)
阻擋數
2/3/3
攻擊速度
慢 2.8秒
源石
技藝
適應性
戰鬥技巧
戰場機動
生理耐受
物理強度
戰術規劃
標準
標準
標準
優良
優良
標準
分支
 

堡壘

特性
不阻擋敵人時優先遠程群體物理攻擊
天賦
砲術研習(精英階段1)攻擊力+4%(+2%),周身四格為地面時改為攻擊力+8%(+2%)
砲術研習(精英階段2)攻擊力+8%(+2%),周身四格為地面時改為攻擊力+16%(+2%)
技能
默認顯示技能等級7級時的數據。用下方的按鈕可以選擇不同的技能等級。
等級1等級1等級2等級2等級3等級3等級4等級4等級5等級5等級6等級6等級7等級7專精一專精一專精二專精二專精三專精三
 
攻擊力強化·γ型
自動回復
手動觸發
 
持續
30秒
 
初始
 
消耗
攻擊力+%
專精一
 
專精二
 
專精三
 
 
10
 
專注轟擊
自動回復
手動觸發
 
持續
 
初始
 
消耗
25
阻擋數變為0,只進行遠程攻擊,攻擊間隔,攻擊力+%
專精一
 
專精二
 
專精三
 
 
10
需要材料
技能等級1→2:
技能等級2→3:
技能等級3→4:
  晉升材料:
 
2w
技能等級4→5:
技能等級5→6:
技能等級6→7:
  晉升材料:
 
12w
 
13
後勤
 
紅松騎士團·α
(初始)進駐製造站時,生產力+15%
 
紅松騎士團·α→紅松騎士團·β
(精英階段2)進駐製造站時,生產力+25%

招聘合同與信物

招聘合同 “灰毫”騎士格蕾納蒂,整裝待發迎接挑戰。
對手將被迫在盾擊和砲擊中做出選擇。
信物 用於提升灰毫的潛能。
一枚擊發後留下的彈殼,上面有著灰毫的簽名。 這一發砲彈曾經為她帶來了勝利,現在,它是你的了。

檔案

人員檔案
基礎檔案

【代號】灰毫
【性別】女
【戰鬥經驗】四年
【出身地】卡西米爾
【生日】3月20日
【種族】扎拉克
【身高】164cm
【礦石病感染情況】
體表有源石結晶分布,參照醫學檢測報告,確認為感染者。

綜合體檢測試

【物理強度】優良
【戰場機動】標準
【生理耐受】優良
【戰術規劃】標準
【戰鬥技巧】標準
【源石技藝適應性】標準

客觀履歷

紅松騎士團成員,灰毫騎士格蕾納蒂,於卡西米爾特錦賽後加入羅德島。
手持火砲與堅盾進入戰場,能夠對遠方敵人進行殺傷,也可堅守戰線,保護其他幹員。

臨床診斷分析

造影檢測結果顯示,該幹員體內臟器輪廓模糊,可見異常陰影,循環系統內源石顆粒檢測異常,有礦石病感染跡象,現階段可確認為是礦石病感染者。

【體細胞與源石融合率】7%
幹員格蕾納蒂面部有明顯的源石結晶。

【血液源石結晶密度】0.19u/L
幹員格蕾納蒂的感染情況已趨於穩定。

檔案資料一

在卡西米爾錦標賽結束後,格蕾納蒂同紅松騎士團的夥伴們一起加入了羅德島。身為感染者的她們在見識了卡西米爾對待感染者的態度之後,對於大地上仍存在羅德島這樣的組織感到詫異和欣喜。在這裡,她們即將過上新的生活,也將繼續為了感染者們而奮鬥。
話雖如此,格蕾納蒂依舊感到了迷茫。
她需要一個目標。
從前,她的目標是為了家族磨礪自身;在成為感染者後,她的目標是如同耀騎士和血騎士那樣,通過自己的實力登上特錦賽冠軍寶座;而現在,她跟著索娜,跟著紅松騎士團的其他人,來到羅德島上成為一名醫藥公司雇員。她將要遠離卡西米爾,從此不像個騎士,甚至不像個卡西米爾人那樣戰鬥。
她所熟悉的規則,將變得不再適用。
所以,現在的她,還在迷惑,還在苦惱。
但還請不要擔心,如果你需要她,她便會挺身而出。
正如卡西米爾古老的騎士貴族那般。

檔案資料二

紅松騎士團最初的成員是焰尾騎士索娜與灰毫騎士格蕾納蒂,兩人雖同為札拉克,出身地也很相近,但互相結識卻完全起源於一場意外。在感染者騎士法案通過後不久,格蕾納蒂被家族驅逐,來到大騎士領參加殘酷的地下騎士競賽,在某場團體混戰前,她第一次遇見了焰尾索娜,索娜希望和她組成暫時結盟一起對付團體賽中的其他對手,格蕾納蒂同意了。就這樣,重砲手和快劍手取長補短互相配合,從團體賽中脫穎而出。在整個賽場上只剩下彼此的時候,索娜出劍刺向格蕾納蒂,取走了她身上的分數。
作為一名騎士,格蕾納蒂理應感到憤怒,但在索娜身上,她找到了久違的安寧與信任,還有自己對索娜的愧疚——索娜曾是卡利斯卡家的人民,但在索娜的家鄉遭受天災侵襲時,卡利斯卡卻沒有履行作為騎士貴族的責任,最終,索娜的家鄉化為廢墟,而她,成了感染者。
在那之後,格蕾納蒂同索娜建立起了紅松騎士團,一邊外出打比賽賺取資金,一邊救助大騎士領的感染者。她們嘗試過自救、嘗試過與監正會交易、而現在,她們找到了更合適的合作對象。

檔案資料三

格蕾納蒂並不是一位典型的競技騎士,賽場上的她沉默寡言,將觀眾的歡呼與噓聲拋到腦後,沉著面對眼前的對手。平日裡則鮮少參加商業活動,對於支持者的來信,卻一封封仔細閱讀並回信。有時在路上被粉絲認出,對方圍過來興奮地索求籤名時,她反而會顯得不知所措,急切地希望對方壓低聲音,然後把粉絲拉離人群,支支吾吾詢問對方的需求,然後在粉絲遞來的物件上籤下自己的名字。這樣的行事風格,使她意外擁有了一大批擁蹙,有時候索娜甚至會建議她朝著偶像騎士的方向發展,調笑著說這樣前景或許要比競技騎士好上不少。當然,每次索娜這麼說的時候,格蕾納蒂都會嚴正拒絕。
格蕾納蒂的戰鬥能力並不差,在紅松騎士團中也算得上是出類拔萃,在砲火洗禮下,許多對手都會敗下陣來。然而,她也有她的弱點——重砲厚甲對耐力的消耗、應對敵人近身作戰時相對遲緩的動作、以及更換彈匣產生的致命破綻。只要這些問題沒有克服,沒有把自己磨練得如同特錦賽冠軍那樣全面,那麼,總會有騎士抓住弱點擊敗她,而她也就無法更進一步,獲得自己所期望的地位。

檔案資料四

與格蕾納蒂熟識的人都知道她對騎士貴族充滿了厭恨,然而格蕾納蒂本人,也曾是一位騎士貴族。
格蕾納蒂的家族過去頗有名望,但在格蕾納蒂的祖母去世後,負責經營家業的長輩在決策上出現失誤,整個家族企業巨額虧損,家族從此一蹶不振。也就在此時,格蕾納蒂意外感染了礦石病。
在那之後,族人們對她的態度產生了巨大的改變。
從小玩到大的兄弟姐妹不再往來,幾位有交情的叔父也漸漸沒了聯繫,家族中的長輩似乎是將她這個人給遺忘了。
卡利斯卡人心中有著一個共同聲音:“卡利斯卡不應有感染者,只要格雷納蒂還在,我們的聲譽就會受損。”
隨著家族的持續凋敝,家族成員對格雷納蒂的態度也從沉默漸漸變成了憤怒。她曾見到過長輩們如何羞辱領地上的感染者,可她從未想過,身為大家族中的一員,自己也會因礦石病而遭受這樣的對待。
更令她難以置信的是,長騎好像希望把她這個感染者從卡利斯卡趕出去。
好像她不姓卡利斯卡,而只是某個被天災侵襲家村莊後無家可歸,患上礦石病的民眾。
這種疑惑很快就被驅散了,可現實要比她想的更加無情——她或許真的連待在家鄉的自由都沒有了。
一日,長騎召喚她去商討某件事項的解決方案。傳達訊息的人說得很委婉,但她很清楚,自己就是那個所謂“事項”。
在格蕾納蒂叩響長騎會客廳大門後,她看到了卡利斯卡的長騎——和另外一位貴族長騎。
他們應該是在會談,氛圍並不融洽,對方咄咄逼人,想要在卡利斯卡家族身上獲得更多利益,而格蕾納蒂的長騎,好像已經在他的會客廳里,把所有的談判籌碼拱手相讓了。
那位貴族長騎見到格蕾納蒂勃然大怒,指責卡利斯卡窩藏感染者,甚至還把感染者帶到自己面前,他當眾撕毀了條約,並表示此後將不再與卡利斯卡合作。
格蕾納蒂知道對方只是借自己的出現把毀約的責任推了個乾淨,可長騎,一個家族的大家長,卻對此事毫無意識,甚至把怒火全撒在了格蕾納蒂身上。
最終,在一個沒有月光的夜晚,家族長騎召開集體會議,決定以投票的方式決定格蕾納蒂這個感染者的去留。
——全票通過。
在場沒有人投反對票,甚至沒有人棄權,連格蕾納蒂的父母都舉起了手。
格蕾納蒂知道他們有自己的苦衷,但在那一刻,她能感覺到自己的淚水從臉頰上流下。
同情她的人一言不發、厭惡她的人大聲叫好、坐在主位上的長騎故作公正。
這就是卡利斯卡,卡西米爾騎士貴族的縮影。
自那以後,格蕾納蒂離開家鄉獨自一人來到大騎士領,從地下競技場一步步打拚上來,她想要通過參加騎士競技來重獲名譽,這樣,她就可以回到那個腐朽殆盡的家族裡,讓他們好好看看自己的成就,讓他們承認自己當初的錯誤,讓他們洗刷強加在她身上的污名。
可在那之後的事呢?
索娜考慮過了,她還沒有。

晉升記錄

火砲是一種傳統且威力強勁的攻城武器,隨著現代工藝改良,出現了可單人持用的火砲,其威力經過一定弱化,但對人形目標仍保有良好的殺傷效果。格蕾納蒂的祖輩們依靠這種武器為家族掙得了未來,但現在的卡利斯卡子弟已經鮮少有人熟悉這項技術了。
作為幼時訓練的一部分,格蕾納蒂的祖母從小就教授她火砲的操控和維修細節,一方面是希望她能通過這類課程得到鍛鍊,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她能夠為家族傳承下這項技術。可惜的是,格蕾納蒂還未完成課程,她的祖母就倒在病床上再也沒有醒來,而原本信誓旦旦資助格蕾納蒂學業的長輩們,則並沒有實現自己的承諾。這也就導致了格蕾納蒂只能靠自學與勤奮補足剩下的課程。

潛能突破

部署費用-1
再部署時間-4
攻擊力+32
第一天賦效果增強
部署費用-1

角色台詞

  此段的官方日文文本尚未收錄。

台詞列表
場合 台詞 語音(日配) 語音(中配)
任命助理 原來您也需要像大公司職員一樣做文書工作,量還不小,需要幫忙麼。
交談1 想不到耀騎士也會接受僱傭,羅德島真是家神奇的公司。
交談2 騎士或許能夠跌倒後爬起來,感染者可沒機會享受這種仁慈。
交談3 咳咳,武器好像出了些問題,咳咳咳,工坊哪裡走?那裡嗎,好,謝謝,咳,咳咳。
晉升後交談1 如果騎士貴族能夠切實履行他們的誓言和職責,感染者的處境本不應該這般窘迫。只是......貴族......卡西米爾人寧願與大公司簽安保合同,也不可能相信一位騎士貴族會去除暴安良。
晉升後交談2 他們都說家族是因為我的感染而沒落,一切都是我的錯。哼,這就是騎士貴族,一無是處,只知道欺侮弱者。
信賴提升後交談1 查絲汀娜和我搭話喜歡加上封號......為什麼,“灰毫”這個詞對她來說很特別嗎?
信賴提升後交談2 我和索娜是在團體混戰上認識的,那是場苦戰,但初次見面的我們很快就達成了共識一起應對其他選手。最後,她用劍取走了我的積分......接著當場給我道了歉,於是我們搭夥一起行動了。
信賴提升後交談3 故鄉已經回不去了,我所能做的,只有和索娜她們一起探尋前路。呵......成為感染者騎士雖然不怎麼好,但至少還有抗爭的機會,未來再悲苦,總比現在要光明。
閒置 適時休息吧,賽後恢復與日常訓練同等重要。
幹員報導 紅松騎士團,“灰毫”,格蕾納蒂。感謝羅德島的接納。
觀看作戰記錄 協作突擊?嗯,配合很默契。
精英化晉升1 這是資格認證獎章嗎?哦......抱歉,我不太了解羅德島的規定。謝謝。
精英化晉升2 “砲聲轟鳴,勝利已在眼前。”
編入隊伍 聽從您的調遣。
任命隊長 需要我指揮?好。
行動出發 願各位凱旋。
行動開始 準備好,對手接近了!
選中幹員1 嗯。
選中幹員2 下令吧。
部署1 戰鬥可沒有點到為止的說法。
部署2 比賽開始了。
作戰中1 填彈!
作戰中2 砲擊只是第一步。
作戰中3 防守,進攻!
作戰中4 我會贏下這一場!
4星結束行動 精彩,這就是指揮的藝術,受教了。
3星結束行動 看來您很擅長指揮團體戰。
非3星結束行動 賽場上被多拿一分,勝算就少一分。
行動失敗 咳咳......是我的......錯嗎......
進駐設施 還好裝備不太占空間。
戳一下 哼?
信賴觸摸 粉絲的禮物?送到您這裡了?真抱歉,給您添麻煩了。
標題 明日方舟。
問候 今天有什麼任務?

角色相關

新幹員 — 信息錄入
砲聲轟鳴,勝利已在眼前。
代號 灰毫
種族 扎拉克
出身 卡西米爾
專精 火砲操控、陣地戰

女士們先生們,還請稍安勿躁,新的騎士即將登場!
她來自卡西米爾南方,曾是騎士貴族子女。
可惜命運弄人,患上礦石病,被家族放逐。
憑藉著精湛技術與不屈決心,她從地下競技場走到錦標賽場。
她的防禦滴水不漏,她的火砲轟鳴如雷。
無論勝負,她將為觀眾獻上一場精彩的演出!
讓我們歡迎,紅松騎士團,灰毫騎士——格蕾納蒂!

原型考據

根據幹員灰毫的灰色皮毛推斷其原型為原產北美的灰松鼠(Sciurus carolinensis),毛色為略帶紅色的灰色。該物種在英國地區屬入侵物種,由於帶有一種松鼠痘病毒(灰松鼠對這種病毒免疫,傳染給歐亞紅松鼠卻是致命的),導致當地原生的紅松鼠生存空間受到擠壓,數量大為下降。與灰毫的家族毀滅焰尾家鄉,並導致焰尾感染一事可以照應。

但考慮到灰松鼠並無耳羽,以及灰毫的檔案中曾提到她和焰尾出身地相近,亦不排除可能為灰色毛色的歐亞紅松鼠(Sciurus vulgaris),該物種的皮毛顏色會隨著時間和生活環境在黑到棕色甚至紅色之間變化,在歐洲的某些地區,不同毛色的歐亞紅松鼠可以同時存在。


  1. 焰尾在故事集《紅松林》中對灰毫的稱呼
  2. 灰毫的父親在故事集《紅松林》中對灰毫的稱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