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罗德岛档案室
罗德岛档案室萌百分站仍在建设中;欢迎有意愿作出贡献的人加入我们。查看本专题的「编辑指引
萌娘百科明日方舟编辑群:743725246。入群请注明萌百ID并务必严格遵守编辑指引和群公告。
查看更多
活跃寻访 · 点击卡池图标查看细节
【限定】【盛夏新星】2021年08月03日16:00~2021年08月17日03:59
【盛夏新星】限时寻访开启,该寻访中以下干员获得概率提升:
6★:假日威龙陈/水月(占6★出率的70%)
5★:羽毛笔(占5★出率的50%)
常驻标准寻访
【轮换卡池59】2021年07月22日04:00~2021年08月05日03:59
常驻标准寻访更新,该寻访中以下干员获得概率提升:
6★:安洁莉娜早露(占6★出率的50%)
5★:普罗旺斯梅尔乌有(占5★出率的50%)
明日方舟
你就是-[1]?我听阿米娅提起过你,我就是灰喉,请不要让我失望。
Ak avg 6 8.png
基本资料
代号 灰喉
GreyThroat
グレースロート
别号 小燕子
性别
发色 灰发
瞳色 绿瞳
身高 162cm
生日 11月14日
种族 黎博利
职业 狙击
专精 射击(弩)、侦察、源石隔离技巧
萌点 弩箭发饰热裤(精二)
出身地区 未公开
相关人士

灰喉是游戏明日方舟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面板

初始
精英二
斗争血脉/I-归巢
表情差分
#1
#2
#3
#4
生命上限
667/1493
攻击
173/513(+75)(+23)
防御
53/152
法术抗性
0/0
再部署
慢 70秒(-10)
部署费用
11/13(-2)
阻挡数
1
攻击速度
快 1.0秒
★★★★★
GreyThroat
灰喉
画师:m9nokuro
配音:福圆美里
 
 
狙击
E0
E1
攻击范围
远程位
输出
源石
技艺
适应性
战斗技巧
战场机动
生理耐受
物理强度
战术规划
普通
优良
优良
普通
标准
标准
特性
优先攻击空中单位
生命上限
667/1493
攻击
173/513(+75)(+23)
防御
53/152
法术抗性
0/0
再部署
慢 70秒(-10)
部署费用
11/13(-2)
阻挡数
1
攻击速度
快 1.0秒
源石
技艺
适应性
战斗技巧
战场机动
生理耐受
物理强度
战术规划
普通
优良
优良
普通
标准
标准
特性
优先攻击空中单位
天赋
顺风(精英阶段1)攻击速度+6
顺风(精英阶段2)攻击速度+6,攻击时有15%的概率攻击力提升至150%
技能
默认显示技能等级7级时的数据。用下方的按钮可以选择不同的技能等级。
等级1等级1等级2等级2等级3等级3等级4等级4等级5等级5等级6等级6等级7等级7专精一专精一专精二专精二专精三专精三
 
飞羽
自动回复
自动触发
 
消耗
下次攻击时连续射击2次,每次射击造成相当于攻击力的物理伤害
可以充能
专精一
 
专精二
 
专精三
 
 
10
 
回流
攻击回复
手动触发
 
持续
 
初始
 
消耗
攻击力,攻击变为3连射
专精一
 
专精二
 
专精三
 
 
10
需要材料
技能等级1→2:
技能等级2→3:
 
10

技能等级3→4:
  晋升材料:
 
2w
技能等级4→5:
技能等级5→6:
技能等级6→7:
 
 
12w
后勤
 
必要责任
(初始)进驻控制中枢时,控制中枢内所有干员的心情每小时消耗-0.05
 
独处
(精英阶段2)进驻宿舍时,自身心情每小时恢复+0.7

招聘合同与信物

招聘合同 罗德岛狙击干员灰喉,每一次扎实的射击都将带来一份永远的宁静。
如果被她冷眼相向,千万不要以为那是针对你的。
信物 用于提升灰喉的潜能。
一节断裂的手术刀,父亲的遗物,难以想象向感染者施以援手的医生竟然会经受这样的折磨。

档案

人员档案
基础档案

【代号】灰喉
【性别】女
【战斗经验】三年
【出身地】未公开
【生日】11月14日
【种族】黎博利
【身高】162cm
【矿石病感染情况】
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非感染者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标准
【战场机动】优良
【生理耐受】普通
【战术规划】标准
【战斗技巧】优良
【源石技艺适应性】普通

客观履历

干员灰喉,虽然取得这个代号时日尚短,但她加入罗德岛的时间远比她成为干员的时间要长得多。双亲曾是矿石病相关的研究者,游走各地,其母在失踪前将灰喉委托给了罗德岛。现通过考核后成为罗德岛行动队成员。

临床诊断分析

造影检测结果显示,该干员体内脏器轮廓清晰,未见异常阴影,循环系统内源石颗粒检测未见异常,无矿石病感染迹象,现阶段可确认为非矿石病感染者。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0%
干员灰喉没有被源石感染的迹象。

【血液源石结晶密度】0.11u/L
干员灰喉较少接触源石,或在工作中接触源石时采取了完备的保护措施。

在收纳这份报告时发现该干员历来的体检报告都出现了异样的褶皱,据推测系干员本人取得体检报告后攥紧纸质报告所致,并无大碍。日后需留意该干员的心理健康状态。——医疗组备注

档案资料一

灰喉的双亲都是非常优秀的矿石病学者,曾与罗德岛的部分医疗干员有一些学术上的合作。但在某个时点后,她的父亲便彻底销声匿迹,再之后没多久,灰喉的母亲便带着年幼的她来到了罗德岛,然而其母却拒绝了罗德岛提出的邀请,留下女儿后便不知所踪。灰喉的母亲在离开罗德岛时的精神状态非常令人不安,即使后来派遣信使想要与她取得联系,也只是石沉大海。
刚来到罗德岛的灰喉有着一系列令人担忧的问题,其中最显著的问题是她极度反感源石与矿石病,并且毫不保留她对感染者的厌恶。起初,负责照料灰喉的干员并没有把少女的心思放在心上,毕竟当时灰喉年纪尚轻,也经历了许多事情。但不得不承认,灰喉日后的成长,以及她引起的许多矛盾,早就在这时埋下种子。

(注:对原档案内所采用涉及歧视、憎恶的过激字眼进行了修改,仅博士可参阅此条)

档案资料二

当罗德岛调查到灰喉父亲的死因时,已经过去了数月有余。在这期间,灰喉始终闭门不出,极力避免与罗德岛舰内人员接触。曾有人目睹灰喉用工业磨砂纸打磨自己的手臂,直到血肉模糊才被闻讯赶来的医疗干员制止。而起因只是因为灰喉误触了某些源石器械。
诚然,灰喉不会对感染者做出任何过激行为,但她的种种举动令许多年轻的感染者干员心怀不满。而因此被孤立的灰喉同样不以为意,不如说,她更乐意在罗德岛内保持相对自闭的生活状态。
唯一的例外,灰喉极少数愿意交流的对象,正是阿米娅。兴许是因为早早离开家庭,即使满心执念,强压着的不安也需要一个同龄人倾诉对象作为依托。但即便是与阿米娅共处一室的时候,灰喉也会刻意保持着距离,早期甚至会出现轻微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在阿米娅的建议下,也为了回报罗德岛的收养之恩,灰喉尝试着参加干员考核,开始学习弓弩等武器的使用。部分干员认为那只是灰喉试图离开罗德岛本舰、甚至是叛逃的借口,这种无凭无据的流言蜚语很快被阿米娅制止。

档案资料三

正式通过干员考核后,灰喉取得了自己的代号。即使是那些对灰喉颇有微词的干员,也无法否认灰喉在作战中的表现。战场上的灰喉有着远超同期干员的灵敏程度,其动态视力之出色也让她能弥补自身射击经验的不足。
然而,一个如此反感甚至于敌视感染者的罗德岛干员,能否肩负起应尽的职责?为了打消大家的顾虑,阿米娅主动提出将灰喉纳入自己带领的行动小队,并圆满地执行了数次任务。
有些人的变化是潜移默化的,大部分人希望阿米娅能逐渐感化这位在罗德岛内略显尖锐的少女。可事实再一次出人意料,在某次漫长的、残酷的救援任务后,灰喉在一夜之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灰喉开始学会与感染者交谈,虽然依旧会毫不在意地触及某些感染者们避之如讳的话题,语气冷淡,甚至话里有刺,但这份诚心实意的坦然反而让部分人放下了内心的芥蒂。
极少有人知道那次任务的内幕,阿米娅与灰喉本人也极少提及,可以确定的是,现在灰喉的眼中不再被狭隘的仇恨蒙蔽。可她真的彻底放下心结了吗?没有那么简单,能轻易放下莫大仇恨的人,反而不值得信任。每一次任务归来后的体检,灰喉都会反复确认自己的血液源石结晶密度,伴随着窒息般的恐惧和安心感,也许还有随之而来的愧疚和悲哀。灰喉至今仍时常从噩梦中惊醒,无论是在任务途中还是在罗德岛的宿舍,她极少有安眠的机会。
灰喉依旧是她自己,与阿米娅,与任何人都截然不同。但她仍旧会和罗德岛一并战斗,时至今日,没有人再质疑这一点。

档案资料四

“害怕?当然,我怎么可能不害怕。”
“当父亲松开我的手被人群淹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那个时候我不敢直视母亲,只感觉她的手越来越冷,我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们救助的那些病人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暴徒。直到我看见我的朋友,我的感染者朋友,拿着一支满是油污的扳手,像疯子一样破坏着街道。直到今天,我偶尔还会想起她的表情,那代表什么呢?我不确定。”
“从那之后,我就无法心平气和地和感染者交谈。对博士你好像也不用避讳,讲明白点,最严重的时候我甚至会反感到想要呕吐。阿米娅算是个例外吧,我真的很感激她。啊,这话请不要当她的面说。”
“但我也看见过感染者们苟且在大地的各个角落。饥饿的妇人用鲜血滋润骨瘦如柴的孩子,被流放至贫瘠的焦土等死,或是被收容进名义上的诊所。没有任何治疗,甚至没有食物,他们啃食墙根的泥土,身旁是那些早已化作无机体的可笑的生命。一墙之隔外又是什么?是一座和平、繁华、温饱的移动城邦。”
“我也见过被驱逐的感染者救助旅人,还见过救助感染者的流浪医师被恐惧压垮。成为干员后,我也曾参与其中,帮助没有加入移动城邦的流浪者们躲避天灾。不幸成为感染者的村民们用肉身堵住了洪灾,仅仅片刻,却也为撤离工作争取了时间。而那些献出生命的感染者呢,就那么飘荡在水面上,无人问津。你知道村民是如何看待那些英雄的吗?他们厌恶。他们厌恶的是他们皮肤上的源石结晶,还是那些人,或是二者皆有,我分不清。”
“这又是为什么?阿米娅回答我,因为大家都是活生生的人。谁都有求生的权利,谁都在切切实实地渴望活下去。”
“你知道吗?说这些话的时候,阿米娅真的不像个孩子。但我和她并不一样,我和感染者终究是有区别的。我只是想在我的身边,在我心里,找到感染者和我们生而为人的某种平衡,仅此而已,博士。”

——某次体检结束后,灰喉对博士的交谈记录,记录者认为本段对话有助于其他感染者干员对灰喉的理解,经由本人默许后加入个人档案。

晋升记录

也许灰喉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其实最近这段时间大家对她的印象都颇有改观。虽然大部分时候她依旧会刻意避开与感染者干员的接触,不过某位感染者干员如是回忆到:他曾在任务中因为失误落入陷阱,身受重伤,不知在丛林何处掩护他们的灰喉小姐立刻出手相救。随后,这位速来最反感感染者的干员,强绷着脸色,手臂微颤地帮他完成了一系列应急处理,救了他的命。他永远忘不了灰喉在竭力克制自己情绪的同时又无法抑制住颤抖的表情。那时候,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被歧视,他突然理解了灰喉。

潜能突破

部署费用-1
再部署时间-4
攻击力+23
再部署时间-6
部署费用-1

角色台词

  此段的官方日文文本已收录。

台词列表
场合 台词 语音
任命助理 也好,和你待在一起的话,至少能从满是粉尘的空气中稍微喘口气。

まぁいい。あんたと一緒にいれば、少なくともホコリまみれの空気の中で一息つけるから。

交谈1 我不避讳关于感染者的话题?没错,他们和你我不同,这显而易见,但他们也有赢得希望的权利,这点上我们又是一样的。所以我没必要太过照顾他们,这才是一视同仁,不是吗?

私が感染者の話題を避けたりしないって?ええ、彼らが私やあんたと違うってのは見れば分かるけど、彼らにだって希望を勝ち取る権利はある。その点では私たちと同じだからね。だから過剰に気を使う必要はないと思う。それこそが平等ってものでしょ、違う?

交谈2 煌有时候太莽撞了,我知道她很强,但是……什么?你能应付得来?啧,算了,回头向阿米娅好好请教一下,到底怎么对付那个家伙。

ブレイズは無鉄砲過ぎるところがある。もちろん彼女が強いのは知ってるけど、でも……え?あんたは平気?ハァ……もういい、あの人の手懐け方、後でアーミヤにちょっと聞いてみる。

交谈3 我只是客观的叙述意见而已,既然不愿意被他人歧视,就不要抱着自己需要被顾虑的心态……什么,回到宿舍大哭?虽然有点过意不去,这样的人真的适合成为干员吗?

客観的な意見を述べただけ。差別されたくないなら、逆に気を使ってもらいたいなんて考えは捨てて。……えっ、部屋に戻って大泣きしてた?ちょっとは悪いと思うけど、ああいう人にオペレーターなんて本当に務まるの?

晋升后交谈1 罗德岛在变化,也许-[1]没什么感觉,毕竟这些变化本就是因你而起,况且也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招人讨厌。不过,我倒是挺喜欢罗德岛现在的方向。

ロドスは変わりつつある、あんたは気づいてないかもしれないけどね。変化のきっかけはあんたにあるし、周りの人も私みたいに嫌な奴ばかりじゃないから。まぁ、今のロドスの方向性、私は結構好きよ。

晋升后交谈2 以前我喜欢选择一些路途遥远的任务,就像是要逃离罗德岛一样。明明罗德岛收养了我,这可真是忘恩负义。现在?呵呵,如果还有干员喜欢把血撒得到处都是,那我应该还是会申请去其他地区吧。

前までは、ここから遠く離れるような任務を受けていた。そう、まるでロドスから逃げるみたいにね。拾ってもらったのに、まさに恩知らずってことよ。最近は違う?フフ、そこら中に血を撒き散らすやつが参加してる任務なら、やっぱり他のエリアに行かせてもらうかもね。

信赖提升后交谈1 博士,你会害怕吗?天灾,源石,矿石病,还有感染者。嗯,我现在都在被噩梦侵扰。不过现在有阿米娅,还有煌那样的笨蛋,好像也没有一开始那么恐怖了。

天災、源石、鉱石病、そして感染者、ドクターは怖くない?ええ、私は相変わらず、悪夢にうなされる日々よ。でも今はアーミヤ、あと……あのバカ……ブレイズもいるし、最初の頃よりかは、怖くなくなったのかもね。

信赖提升后交谈2 你为什么被称为博士?不,我不是要你回忆什么,只是这个称呼让我很……怀念。[2]看着那些感染者们围绕在你身边,稍微,有点回想起过去的事情。

あんたってどうしてドクターと呼ばれてるの?いや、何か思い出せって言ってるわけじゃない、ただ、その呼び方はとても……懐かしくて。あの感染者たちがあんたを囲んでるのを見て、少しだけ、昔の思い出が浮かんできちゃって。

信赖提升后交谈3 其实我知道,母亲把我送来的时候就已经疯了。我无法对她混沌的痛苦感同身受,但我能理解,因为我也靠着那股执念走到了今天。只是,我找到了新的方向……我想找到她,我想拯救她。

本当は知ってた。母さんが私を連れてきたときには、あの人はもう狂ってしまっていた。あの狂気を孕んだ苦しみは私には知りえないけど、理解はできるよ。私もそんな執念に駆られて今日まで生きてきたから。でも、私は新しい生き方を見つけた……あの人を見つけて、助けてあげたいんだ。

闲置 你肩负着罗德岛的将来,撑起桥梁的人可不能如此懈怠。

あんたはロドスの未来を背負ってる人よ。そんな支えになる人がこんなに弛んでてどうするの。

干员报道 你就是-[1]?我听阿米娅提起过你,我就是灰喉,请不要让我失望。

あんたがドクター?あんたのことはアーミヤから聞いてる。私はグレースロート、がっかりさせないでね。

观看作战记录 为了效率,适当的加速播放吧,我看得清。

効率悪いから、適当に倍速再生をして。私は問題ないから。

精英化晋升1 即使是现在,和我关系不好的干员依旧不在少数,让我获得晋升恐怕会引起非议的喔?

今でも私と仲の悪いオペレーターは結構いるよ。私を昇進させたら非難されるかもしれないけどいいの?

精英化晋升2 感染者也好,普通人也罢,既然我们以自己的意志踩在这片土地上,就必须要努力活着,对吧?

感染者も普通の人も、自分の意志でこの大地で立ってるからには、必死に生きていかなきゃいけない。そうでしょう?

编入队伍 我更喜欢独自行动。

単独行動のほうが好きなんだけど。

任命队长 虽然他们会不会听我的命令,就是另一回事了。

彼らが私の命令に従うかは、また別の話ね。

行动出发 战场的全貌,尽收眼底。

戦場を一望できるね。

行动开始 击溃他们就行了吧?

壊滅させればいいんでしょ?

选中干员1 我在这里。

ここ。

选中干员2 太慢了。

遅い。

部署1 那么,我去了。

じゃあ、行ってくる。

部署2 其他人跟得上吗?

他の人はついてこれる?

作战中1 动作也太慢了。

遅すぎる。

作战中2 我看得清他们,他们看不清我,可惜。

私からは敵が見えるけど、向こうからは……残念だったね。

作战中3 靠技巧足以解决这些问题。

テクニックを使えば、これくらい楽勝でしょ。

作战中4 他们的视野里空无一物,无需担心。

敵の視界には何も映らない、心配無用よ。

4星结束行动 这样的胜利不会常见,我们的力量是有限的。

こんな勝利はいつでもできるわけじゃない。私たちの力にだって限りがあるから。

3星结束行动 我没有任何天赋可言,所以我作为弩手,绝不能允许敌人的尸首出现在三米之内。

私には誇れる才能なんて何もない。だから狙撃手として、敵は必ず半径三メートル圏外で仕留めるように気をつけてる。

非3星结束行动 伤员和医疗干员留下,我去追就好,反正以前我也经常独自行动。

怪我人と医療班は残って、私が追ってくる。どのみち単独行動には慣れてるから。

行动失败 注意周围,我去确保撤退路线的安全。

周囲を警戒しておいて。撤退ルートの安全確保は私に任せて。

进驻设施 尽管在这里待了很多年,我却很少去其他地方……

ここで何年も過ごしてきたけど、基地以外の場所はほとんど行かないよね……。

戳一下 唔啊!?

うわっ!?

信赖触摸 你总是和我待在一起,不会让那些感染者干员们不满吗?

あんた、いつも私と一緒にいて、感染者の人たちに文句言われない?

标题 明日方舟。

アークナイツ。

问候 你好。

どうも。

角色相关

新干员 — 信息录入
战场的全貌,尽收眼底。
代号 灰喉
种族 黎博利
出身 未公开
专精 射击(弩) 侦查 源石隔离技巧

干员灰喉,虽然取得这个代号时日尚短,但她加入罗德岛的时间远比她成为干员的时间要长得多。

灰喉曾非常厌恶感染者。对于普通人而言,这也许无可厚非,但对于一位罗德岛干员来说,她毫不掩饰的排斥态度曾一度引起非议。

尽管在某些事情后,她开始改变想法。

理解感染者并开始帮助感染者?怎么可能。

她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理解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再做出自己的选择。

剧情相关

EP06 局部坏死

龙门行动时,与阿米娅以及煌所在小队一同行动。

起初抱持着对感染者的不满,一度想要离开罗德岛,但当她在这次行动后经历了种种人与事之后打消了这个念头,稍微放下了对感染者的偏见。

代号

原型似乎为灰喉针尾雨燕,是中国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飞行速度极快,同属的白背针尾雨燕飞行速度最高可达到105英里/时(平均一秒移动约47米),名称来源为“灰喉”一词直译,没有特别含义。

游戏内表现

战斗中

作为游戏中罕见的完全上下位干员,灰喉在技能类型、面板属性乃至天赋几乎完全与能天使相同,技能倍率相较略高但二技能是让人异常纠结的攻击回复,作为速狙的机能虽然在五星中十分突出但几乎完全被能天使覆盖,因此常常被更好用的阿能日常值班。

基建

初始解锁的中枢技能和精二解锁的回复心情加速,没有太突出的地方,但对新手博士相对友好。

精神状态

在档案资料可以得知,灰喉更早时会出现轻微的创伤后压力综合征;而现在的灰喉依旧在被噩梦所折磨,不过由于阿米娅之类的人的存在,似乎有好转的迹象。

皮肤相关

在明日方舟一周年皮肤中,在未来的某一时间,干员灰喉在甘糖城参与天灾区域感染者营救行动。顾不得防护和伪装,只希望能多挡下一个人,多救下一个人。已经完全从曾经那个极端厌恶感染者的忧郁的干员变成了一位真正为他人着想的罗德岛干员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其他

在之后的活动剧情中,无论是在战斗还是与人的交往上,灰喉的成长都是极其明显的,在与他人的交谈中,甚至几乎没让生人意识到她厌恶感染者的一面,这样的成长令不少玩家对其印象有了很大改观。



注释与外部链接

  1. 1.0 1.1 1.2 注:此处为{{UserName}}模板自动显示你的用户名
  2. 灰喉的父亲也是doctor(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