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明日方舟 欢迎来到罗德岛档案室萌百分部!
本页面所使用游戏文本及数据,仅以介绍为目的引用,其著作权属于上海鹰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希望您能一同参与建设明日方舟系列专题(编辑导航页面)

[ 显示全部 ]

罗德岛档案室
罗德岛档案室萌百分站仍在建设中;欢迎有意愿作出贡献的人加入我们。查看本专题的「编辑指引
萌百明日方舟编辑组:743725246。入群请注明萌百ID并务必严格遵守编辑指引和群公告。
查看更多
活跃寻访 · 点击卡池图标查看细节
常驻标准寻访
【轮换卡池90】2022年09月29日04:00~2022年10月13日03:59
常驻标准寻访更新,该寻访中以下干员获得概率提升:
6★:艾丽妮/空弦(占6★出率的50%)
5★:诗怀雅/拉普兰德/初雪(占5★出率的50%)
最近活动
【进行中】「集成战略」#3 「水月与深蓝之树」
【未开始】主线新篇章 残阳 第三章「淬火尘霾」
新增干员
5星干员
海沫
新增时装
时装
野鬃
时装
史都华德
明日方舟
啊,博士你好,凯尔希医生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正式纳入博士的指挥啦!虽然可惜依旧不能算正式干员的样子,不过只要是博士找我帮忙,我一定会尽力的。
Transparent Akkarin Transparentized.png
本条目因为阿卡林力场而存在感低下,请将邪王真眼调至最大光圈以排除来自境界线的干扰。
Mizuki 220322.png
Namie220322水月生贺
基本资料
代号 水月
Mizuki
别号 月月
性别
发色 蓝发+渐变
瞳色 粉瞳
身高 161cm
生日 3月22日
种族 阿戈尔
职业 特种
专精 美食评鉴、电子游戏(怀旧)
萌点 渐变发色黑丝背心贝雷帽无袖外套、天然萌长手套大胃王伪伪郎食人触手露腋
出身地区 东国
个人状态 软禁
职业细分 伏击客
角色EP 《Y1K》

水月是游戏明日方舟及其衍生作品的登场角色。

目录

面板

初始
精英二
生命上限
760/1758 (+220)
攻击
372/865 (+110) (+90) (+32)
防御
155/356
法术抗性
10/30
再部署
慢 70秒 (-4秒)
部署费用
19/21 (-2)
阻挡数
0
攻击速度
慢 3.5秒
★★★★★★
Mizuki
水月
画师:Namie
配音:村濑步
 
 伏击客
攻击范围
近战位
输出 控场
源石
技艺
适应性
战斗技巧
战场机动
生理耐受
物理强度
战术规划
缺陷
普通
普通
标准
标准
普通
潜能提升
 
费用
-1
 
再部署
-4秒
 
攻击
+32
 
天赋二
增强
 
费用
-1
特性
水月证章
对攻击范围内所有敌人造成伤害
拥有50%的物理和法术闪避且不容易成为敌人的攻击目标
使者之约
对攻击范围内所有敌人造成伤害
拥有50%的物理和法术闪避且不容易成为敌人的攻击目标
攻击范围内所有敌人移动速度-20%
天赋
创伤性癔症(初始)攻击时对攻击目标中生命值最少的敌人额外造成相当于攻击力20%的法术伤害
创伤性癔症(精英阶段1)攻击时对攻击目标中生命值最少的敌人额外造成相当于攻击力30%的法术伤害
创伤性癔症(精英阶段2)攻击时对攻击目标中生命值最少的敌人额外造成相当于攻击力50%的法术伤害
反移情(精英阶段2)攻击范围内存在生命值低于一半的敌人时,攻击力+10%(+2%)
生命上限
760/1758 (+220)
攻击
372/865 (+110) (+90) (+32)
防御
155/356
法术抗性
10/30
再部署
慢 70秒 (-4秒)
部署费用
19/21 (-2)
阻挡数
0
攻击速度
慢 3.5秒
源石
技艺
适应性
战斗技巧
战场机动
生理耐受
物理强度
战术规划
缺陷
普通
普通
标准
标准
普通
特性
水月证章
对攻击范围内所有敌人造成伤害
拥有50%的物理和法术闪避且不容易成为敌人的攻击目标
使者之约
对攻击范围内所有敌人造成伤害
拥有50%的物理和法术闪避且不容易成为敌人的攻击目标
攻击范围内所有敌人移动速度-20%
天赋
创伤性癔症(初始)攻击时对攻击目标中生命值最少的敌人额外造成相当于攻击力20%的法术伤害
创伤性癔症(精英阶段1)攻击时对攻击目标中生命值最少的敌人额外造成相当于攻击力30%的法术伤害
创伤性癔症(精英阶段2)攻击时对攻击目标中生命值最少的敌人额外造成相当于攻击力50%的法术伤害
反移情(精英阶段2)攻击范围内存在生命值低于一半的敌人时,攻击力+10%(+2%)
技能
默认显示技能等级7级时的数据。用下方的按钮可以选择不同的技能等级。
等级1等级1等级2等级2等级3等级3等级4等级4等级5等级5等级6等级6等级7等级7专精一专精一专精二专精二专精三专精三
 
唤醒
自动回复
自动触发
 消耗
下次攻击造成相当于攻击力%的物理伤害,且第一天赋伤害倍率提升至
可充能
专精一
 
专精二
 
 
12
专精三
 
 
15
 
囚徒困境
自动回复
手动触发
 持续
 初始  消耗
攻击间隔,攻击力+%,第一天赋额外攻击1个目标并附加束缚[1]
专精一
 
专精二
 
 
12
专精三
 
 
15
 
镜花水月
自动回复
手动触发
 持续 30秒
 初始  消耗
攻击范围扩大,攻击力+%,第一天赋额外攻击2个目标并附加晕眩[2];每次攻击命中目标少于3名敌人时,自身流失最大生命值的%
技能持续期间攻击范围为:
专精一
 
专精二
 
 
12
专精三
 
 
15
需要材料
技能等级1→2:
技能等级2→3:
技能等级3→4:
  晋升材料:
 
3w
 
10
技能等级4→5:
技能等级5→6:
技能等级6→7:
  晋升材料:
 
18w
后勤
 
意识协议
(初始)进驻制造站时,当前制造站内每个标准化类技能[3]为自身+5%的生产力
 
标准化·β
(精英阶段2)进驻制造站时,生产力+25%

模组

模组
水月证章
 
 
ORIGINAL
CUSTOMIZE MODULE AUTHORIZED
水月证章
基础信息

干员水月擅长隐匿身形伏击敌人
根据外勤部门决议
在外勤任务中划分为特种干员,行使伏击客职责
特别颁发此证章
以兹证明

使者之约
 
 
AMB-X
CUSTOMIZE MODULE AUTHORIZED
使者之约
基础信息

我本以为这个孩子早晚会泯然众人。但当他的舌尖触碰到使者的馈赠,当他将这一切纳为己有,而不是被大群的声音淹没,成为一只卑微的恐鱼,事情就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了。
我本该能阻止那场不幸的劫掠,但我没有这么做。我坐视了那帮匪徒的恶行,这种不作为让我对自己感到不齿。哪怕是为了确保一名够格的受验者,为了探索人类的可能性。
那孩子后来也一定察觉到了我本可以救下所有人,但聪明如他,并不需要开口向我索要问题的答案。是啊,他聪明好学,可他对知识既没有敬畏之心,亦没有将知识当作单纯的工具。他仿佛一名置身事外的旁观者,审视着自己所见证的一切事物,这或许就是他没有在使者的血肉纽带中迷失的原因。如果换作不同的出身,他或许会成为一名独树一帜的学者吧。
起初这个孩子的身上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这甚至一度让我对自己的研究感到怀疑,继而决定延长对他的观察期限。直到他终于找到了那群匪徒,并割下自己身上的血肉交予他们,询问他们是否因饥饿困苦的生活而选择了作恶,又是否能够在确保富足温饱的生活后选择摒弃恶——
我本以为这个孩子早晚会泯然众人。但这一次,我或许能找到人类的希望。

模组任务 ①:由非助战水月累计造成150000点伤害
②:3星通关主题曲4-3;必须编入非助战水月并上场,且使用水月歼灭至少2名萨卡兹狙击手
解锁需求 精英阶段2 60级,信赖值达到100%,完成该模组所有模组任务
解锁消耗
 
8w
升级消耗  
 
 
10w
 
60
 
 
 
12w
 
20
阶段 基础数值变化 分支特性更新
  生命 +120
攻击 +60
特性追加:攻击范围内所有敌人移动速度-20%
  生命 +180
攻击 +75
天赋【创伤性癔症】更新:攻击时对攻击目标中生命值最少的2名敌人额外造成相当于攻击力55%的法术伤害
  生命 +220
攻击 +90
天赋【创伤性癔症】更新:攻击时对攻击目标中生命值最少的2名敌人额外造成相当于攻击力60%的法术伤害


招聘合同与信物

招聘合同 留舰观察对象水月,现阶段基本可确认潜在威胁性较低。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他或许想要一个锚点来固定住自己,他会紧紧抓牢你。
信物 用于提升水月的潜能。
某经典电子游戏四十周年时发行的纪念章中的一枚。套章中的每个角色都有着各不相同的表情,可爱到让人想要把它给一口——

档案

人员档案
基础档案

【代号】水月
【性别】男
【战斗经验】没有战斗经验
【出身地】东[4]
【生日】3月22日
【种族】阿戈尔
【身高】161cm
【矿石病感染情况】
参照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非感染者。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标准
【战场机动】普通
【生理耐受】标准
【战术规划】普通
【战斗技巧】普通
【源石技艺适应性】缺陷

客观履历

水月于玻利瓦尔的多索雷斯城与我们的部分干员有所接触,并随行至本舰,经相关干员初步问询考察后批准其暂时留舰。
其学习能力较为优秀,现阶段已经能协助完成相当一部分的文职工作内容,或可考虑往干员的方向培养。经调查与评估后批准其长期留舰。

临床诊断分析

造影检测结果显示,该对象体内脏器轮廓清晰,未见异常阴影,循环系统内源石颗粒检测未见异常,无矿石病感染迹象,现阶段可确认为非矿石病感染者。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0%
该对象没有被源石感染的迹象。

【血液源石结晶密度】0.07u/L
该对象甚少接触源石。


警告,权限不足。部分详细生理参数需要更高的医疗部门相关权限进行访问。

档案资料一

据水月所说,他出生于东国某个偏远的,靠近海岸线的小村落中。在他年幼时,村子因遭到附近山上落草为寇的逃兵劫掠烧杀而毁于一旦,在废墟和尸首间奄奄一息的他幸得一名旅行中的老者相救,并将他带去了最近的移动城镇接受医治。
我们也姑且走了个形式——毕竟罗德岛也不能随便收留来路不明或是离家出走的孩子嘛——通过信使联络驻地干员前去确认了一番当地的卷宗,确实发现在十数年前有一伙四处烧杀劫掠的匪徒符合描述。而当时收到线报前去捉拿这伙匪徒时,却发现他们只剩下零星几个神志失常、胡言乱语的人蜷缩在自己的临时窝点中。问讯起其他同伙的下落,这几人也只是充满惊恐地瞪大眼睛,嘴里喊着“我没有”“不要吃”之类支离破碎的词,虽然颇为诡异但官兵也无从再继续追查其余同伙,在当时也成了一桩悬案。
不过这些都是无关的闲谈啦。谁会真的反对收留这样一个懂礼貌、不添乱的好孩子呢?呃,我并不是在嫌弃我们救助的一部分爱吵闹捣蛋的孩子啊,没有的事!

档案资料二

我们的干员在探访过程中了解到,水月幼时遭难获救后曾在当地一家餐馆当过学徒。尽管已经是数年前的事了,但我们的干员一与那家餐馆老板说起,老板便立刻滔滔不绝地谈起了往事。起初只觉得是个瘦弱无力的乡下小子,没想到手脚还挺利索,什么东西都看一遍就会,在做菜方面更是有天赋,连大厨都对他的悟性赞不绝口,甚至接受了他的提议调整了若干菜式的佐料和配比,并大受顾客好评。只是可惜,唯独水月自己亲手做出的菜式成品,不知为何总是让人感到怪异,于是水月在多次尝试之后不无遗憾地离开了。

实际上呢,前一阵子我们也试着让他露了一手,确实......怎么说呢......尽管的确很符合他本人的说法,能感觉到完好地保存了食材的鲜度和生命力,去腥工序和调料的入味也都没有问题。但最终成品明明是静止的,看着却总给人一种食材还在用残存的生命蠢蠢欲动的错觉,让人有点无从下手......不过也有胆大的同事尝了下,说是除了特别好吃外好像没什么其他值得说道的地方。

虽然这么讲也没什么根据,只是我的某种奇怪的直觉,但是——水月他是不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在锁住食材新鲜度的同时,把食材的部分“生命”也作为“养分”,固定在了那些食材里......?

档案资料三

衣着光鲜得体不像穷人家的孩子?啊......现在的话确实不受钱的困扰,但当时也确实是有过一段苦日子呢。毕竟在那种年纪想找一份工来打还是不那么有选择啦。
不过幸亏还是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餐馆的老板,复古电子游戏专卖店的店长,杂志社的责任编辑,经纪公司的童星星探......其中当然也有一些令人不怎么愉快的家伙呢。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经历还是让我有了足够的条件在各地旅行,从不同的行业中汲取到了知识和养分,体验了各地人们从生活中萃取出来的各种美好创造,已经算是有所回报啦。
这样也算是照老爷爷留下的话去做了吧......就是我有讲到过的那名,当初救了我的老爷爷。他总是在想些什么,记录些什么,却不会全都说出口。
虽然老爷爷说过,要从别处吸取好的、摒弃自己身上坏的,以此来让自己变得更好,只要每个人都愿意这么做,最终就能让星空下的一切都变得更美好。我也确实试着以我的理解去实践了,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而四处游历与学习。但我发现,这终究只是单纯的道理而不是理论,坏人们不但会轻易地夺走好人的一切,甚至到最后自己也不会释出一丁点养分来让他人也变得更好。
于是我意识到了。为了达成那个美好的愿景,人们需要的其实不仅是与好人为伍、互相学习的途径......

档案资料四

【散落的手记】
为何人们会四处向自己的同胞散播痛苦?是出于族类生命形式的软弱?还是在族类个体之间缺乏真正的桥接与沟通?又或是植于族类基底中的劣根性?
我们究竟又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善更美,来脱离这一切?对此,就连我志同道合的同僚们亦各有不同见解,并为了证实各自的观点而奔波。
可我呢,呵,却是越老越糊涂,越不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有助于在客观上接近答案了。我甚至怀疑起自己一部分最初的想法,感到无法去断言——坦然面对生命的终点,与不计代价地延续生命,究竟哪种才是真正的强韧。所以我才选择了迈出伊比利亚的教会,踏上巡礼,将这个问题交付予我所遇见的,那些不得不对此做出选择的人。当然,人们出于本能往往倾向于选择后者,但多数样本却证实,大多人仅凭本能并不足以获得真正的强韧。他们选择了为延续生命而咽下我交付的匣中之物,却轻易地被压垮、摧毁,迷失了自己,但仍还活着,拥有了对资源的消耗更低却更健康的躯体和生命力。只是,这样的案例并不足以解答我的课题——这究竟能不能算是让他们“自己”变得更好?
偶然中的偶然,也是会有像这个孩子一样的人出现。能凭自身的意志和执着取得胜利,成为了更好的“自己”。我并没有资格和权力去教授他们从此往后该怎么做来变得更好,经历过仪式的他们也理当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而我该做的是悄然离开,等待见证他们的未来。
或许我早已失去了最初踏上这条道路直至就任主教时的坚定与强韧,或许我探求课题的方式是一种狡猾的、无法拒绝的诱骗和利用。但唯有追索善与美的答案一事,无论如何,我都绝对不愿放弃。

晋升记录

【一段加密的留言】
当你看到这份资料的时候,说明你至少已经从模拟数据中意识到了该对象作为——让我们姑且不恰当地称其为雇佣兵——的战略价值,甚至可能在考虑将其列入标准战力了。
是的,该对象的公开记录中有不少避重就轻,或是经过捏造的信息,这也是我们共同讨论后的处理结果。作为该对象负责人暨指挥官的你有需要、也有必要了解更多。

实际上该对象综合体检测试的真实结果大多指标都已经达到甚至超越了优良的评价标准,仅源石技艺适应性例外,我想你也应该有所察觉。对,他那不愿披露过多的辅以作战的方式,那种对视觉、听觉、触觉造成扰乱甚至塑造幻觉的手段并不是源石技艺,而是更为生物性的手段,现阶段我们推测或许是种电信号或者信息素。此外,该对象在力量与体能等指标上的表现恐怕与受训相当一段时间的专业干员相比也毫不逊色,而这还只是仅靠他的身体自然机能达到的高度。
也许现在你还并不真正理解这些测试结果的倾向性意味着什么,但我必须要提醒你的是,他并非我们的干员,也尚无法成为我们的干员。该对象目前只能秘密地作为罗德岛医疗部的合作观察对象存在,因为从各种意义上来讲,他都并不常规。而在我们已经掌握的信息中,恐怕至少还有二十余名偏执的研究者渗透在这片大地的各个角落,并孜孜不倦地出于相同的信仰与不尽相同的目的,有意无意地增加与该对象类似的案例。尽管应该鲜有案例在精神上强韧到和该名对象一样没有被过于庞大的生物信号压垮变成扑腾的恐鱼,不论支撑他的是单纯的求生本能还是别的什么。
言归正传。矿石病问题是罗德岛的课题,但人类要面对的敌人却远不止这一种,许多威胁只是还没闯进人们的视野。因此我们要求干员能够保证,在将来面对共同的难题时,至少能够坚定地与我们同在,与人类同在。
而该对象还有一些待解决的先置问题。他或许还有机会选择成为任何他想要成为的样子,帮助他想要帮助的一方,但他还没能做出自己的选择。这些并不简单,只因我们不总是能正确地认识自己。或许你会乐意为他提供一些启发,又或许你想把独立思考的自由交给他自己?
在你们得出答案之前,不要让他受到多余的瞩目。这是为了保护他,也是为了保护我们。

角色台词

  此段的官方日文文本已收录。
  该角色的中文语音未实装。

台词列表
场合 台词 语音
任命助理 凯尔希医生跟我说过,如果博士选择把我安置在身边,那么就意味着博士决定要保护我。但看样子,博士也还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我感觉得出来,她有她这么说的把握。

ケルシー先生が言ってたよ。ドクターが僕を側に置くようになったら、それは僕を守ることを決めたんだって。でもドクター自身は、それが何を意味するか理解してないみたいだね。だけど僕にはわかるんだ、ケルシー先生は適当を言ってるわけじゃないってね。

交谈1 美食、漫画、游戏,以及创造了它们的人们,都是散落在星空下的诗篇。而我的旅途就是品遍它们——还有处理掉可能对这一切造成妨害的东西。

グルメ、マンガ、ゲーム、そしてそれを創り出す人たち、みーんな星空の下に散らばる詩なんだ。僕の旅の目的は、そういうものを全部味わうこと――そして、それを邪魔するものを片付けることだよ。

交谈2 啊,博士,你来得正好,快尝尝看,我这采用了最能保留食材营养和生命力的独家秘诀做出来的特色刺身料理!

あ、ドクター、ちょうどいいところに来た。これ食べてみて、食材の栄養と生命力を最大限キープできる極秘の調理法で作った刺し身料理だよ!

交谈3 这个吗?是东国早些年的经典游戏哦,虽说现在已经不太流行了。博士要试试看吗?来,操纵那个黄色的嘴[5]去吃东西就行。不过在吸收到足够的营养、获得足够的力量之前,都只会被别人当作猎物呢。

これ?極東で流行ってたレトロゲームだよ、今はもうあんまり人気ないけどね。ドクターもやってみる?あの黄色い顔を、周りのものを食べるように操作するんだ。でもたくさん栄養を摂ってパワーアップするまでは、他の敵から獲物として狙われちゃうんだ。

晋升后交谈1 正义感?博士误会啦。我自己对坏人其实是无所谓的,但出于种种理由大家往往不能把坏人怎么样吧?这种时候如果能让坏人消失......也不会有人感到困扰,只会觉得松了口气吧?

正義感?いや、ドクターは誤解してるよ。僕は別に悪人をなんとも思ってないよ。でもみんなは、色々事情があって悪人に手を焼かされてるんでしょ?そんな時に悪人を消してあげれば……誰も困らないし、みんなホッとするでしょ?

晋升后交谈2 虽然还是不太明白博士讲的道理,但是总之,只处理掉博士认证过是坏人的家伙就没问题了吧?因为博士是好人呀。如果博士其实是坏人的话?不要吧,那我会很困扰啊。我,总不能......

ドクターの理屈はよくわからないけど、とにかくドクターが悪人って判定した奴だけ片付ければいいんでしょ?だってドクターは良い人だから。もしドクターが実は悪人だったらどうするか?やめてよ、そんなの困るんだ。だってそしたら、僕はドクターを……

信赖提升后交谈1 有时会感到舰船内好像有什么......熟悉的,又有些陌生......亲切,又好像充满敌意的气息。博士,我有些不安......

時々感じるんだ。この艦内には……懐かしくて、でもどこか馴染みのない……優しくて、でも敵意に満ちた何かがあるって。ドクター、僕、ちょっと不安だよ……

信赖提升后交谈2 博士觉得,把别人的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时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如果换作我的话会感到很温暖,甚至忍不住为此有些颤抖......嗯?我是指博士在作为指挥官,握持着大家生命线时的感想。

ドクター、人の命を握ってる時ってどんな気分?もし僕なら、すごくあったかく感じて、それで身体が震えちゃうと思う……えっ?いやいや、ドクターが指揮官としてみんなの命を預かってる時の感想を聞いてるだけだよ。

信赖提升后交谈3 我有时候会想,既然是我们吃下去的食物和汲取的营养造就了我们,那么如果我们吃下了同样的东西,做着同样的事情,我们就会渐渐变得一样吗?博士,我们......能吗?

たまに思うけど、呑み込んだ食べ物と吸収した栄養が僕たちを造り上げたんなら、もし同じものを食べて、同じことをしてたら、どんどん同じになっていくのかなって。ドクター、僕たちに……できるかな?

闲置 是该休息一下啦,博士。来来,睡这边,我去拿毯子。

ちょっと休んだ方がいいよ、ドクター。ほら来て、ここで寝てて。僕が毛布を取ってくるから。

干员报到 啊,博士你好,凯尔希医生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正式纳入博士的指挥啦!虽然可惜依旧不能算正式干员的样子,不过只要是博士找我帮忙,我一定会尽力的。

あ、ドクターこんにちは。ケルシー先生が、今日から僕はドクターの配下になるって言ってたよ!相変わらず正式なオペレーターとしては認められないみたいだけど、ドクターが手伝ってほしいことがあれば、何でも力になるからね。

观看作战记录 要吸收和消化掉这些对吧,我会努力的。

これを吸い込んで消化すればいいんでしょ。頑張るよ。

精英化晋升1 我被认可了?之后是不是就可以跟博士去更多不同的地方解决坏人?

僕が認められたの?これからはドクターともっと色んな場所に行って、悪人を片付けていいってこと?

精英化晋升2 曾经也是一个下着雨的日子,我得到了一些预想之外的、改变了我的馈赠,但那个人并没有教我该怎么面对将来的事。博士,如果是你的话会亲自指导我吗?

あの時もこんな雨の日だったなぁ。予想外の贈り物を受け取って、僕は変わったんだ。でもあの人はこれからの将来とどうやって向き合えばいいか教えてくれなかった。ドクター、君なら手を取って僕に教えてくれる?

编入队伍 不要暴露在大家面前比较好,哪怕是队友?嗯,我听博士的。

チームメイト同士でも、みんなの前に出ない方がいい?わかった、ドクターの言う通りにするよ。

任命队长 我会暗中保护好博士的,还有参与作战的大家。

ドクターのことも、作戦に参加するみんなのことも、陰から守るよ。

行动出发 本次作战的部署计划和隐秘任务......嗯,确认无误。

今回の作戦計画と秘密任務は、っと……うん、間違いなし。

行动开始 敌人吗,看上去还不赖嘛。

あれが敵?なかなかうまそうに見えるね。

选中干员1 博士的指示就是我的道标。

ドクターの指示が僕の道標だよ。

选中干员2 随时都可以上哦。

いつでもいいよ。

部署1 博士总能帮我找到自己的位置呢。

ドクターはいつだって僕の居場所を見つけてくれるんだ。

部署2 放心大胆地布置战术吧。

思うがままの戦術でいいよ。

作战中1 小菜一碟。

前菜代わりにもならないね。

作战中2 多谢款待。

ごちそうさまでした。

作战中3 你什么时候产生了这些附肢只是幻象的错觉?

一体いつから、この触手はまやかしに過ぎないって錯覚してたの?

作战中4 总得有人,也总会有人来处理掉恶徒呢。

悪徒は討たれるべきだし、その執行人は必ず現れる。

完成高难行动 真是难啃的骨头,我需要花点时间消化这次的作战呢。

なんて手強い連中なんだろう。今回の作戦を消化するのには時間がかかりそう。

3星结束行动 这下坏人的数量又减少了呢,都是多亏了博士!

また悪人の数を減らせたね。全部ドクターのおかげだよ!

非3星结束行动 嗯?博士怎么放跑了几个坏人?我去替博士收拾一下吧。

あれ?ドクター、何人か逃がしてるよ?僕が代わりに片付けてくるね。

行动失败 如果是要掩护大家撤离的话我还有办法......不,光是救人的话是不够的,只有在这里把坏人全都......

みんなの撤退を援護するなら手はあるよ……いや、援護するだけじゃダメだ、ここで悪人を全員始末しないと……

进驻设施 我来给大家做点好吃的放松下吧?

何か美味しいものでも作って、みんなにリラックスしてもらうってのはどう?

戳一下 嗯?怎么啦?

あれ、どうしたの?

信赖触摸 啊嚏!唔......怎么有一种想法被人看穿了的感觉......

ハクションッ!うっ……誰かに見透かされてるような気がする……

标题 明日方舟。

アークナイツ。

问候 想我了没有,博士?

ドクター、僕が恋しかった?

角色相关

新干员 — 信息录入
有时会感到舰船内好像有什么......熟悉的,又有些陌生......亲切,又好像充满敌意的气息。
代号 水月
种族 阿戈尔
出身 东国
专精 美食评鉴、电子游戏(怀旧)

......故该对象驻舰期间需严格遵守医疗部门的相关特别条款。我们将限制其活动范围,并严禁附录中所提及的部分阿戈尔出身的干员与之有所接触。以上。
哦?看来您对此有疑议吗,博士?
您的意思是,为他安排一些兼职,允许他作为一名来自东国的普通阿戈尔族少年在舰船的大部分生活区域活动?充满人道主义关怀的想法。
哪里的话,我只是一名普通的记录员,负责向您汇报近期驻舰人员的事宜。不过这件事确实有讨论的余地,凯尔希医生已经事先吩咐过我,您当然可以在权限范围内以人员调配的角度就此事提出您的方案。如果您确有意愿,我会为您预约一场会议,以便您与医疗部的几位相关负责人协商该对象的处置方式。

游戏内表现

  • 六星伏击客,倾向于在特定场合对大量群体敌人持续输出伤害,并依靠一天赋优先减少敌人数量,帮助其他干员集火精英单位。
    • 伏击客本身就是应用范围较为狭窄的类别,而输出型(绮良、水月)比控制型(狮蝎、伊桑)的应用更少(输出型容易被其他干员替代),水月自身也并没有数值特别强力的技能,因此泛用性低下且依赖配合,不适合缺乏资源的玩家培养。
  • 一技能是同类干员中唯一的自动小技能,高练度下可用于懒人挂机。
  • 二技能再充较快,提升攻速且附带2体束缚,对于连续大批杂兵的场合有一定应对能力。
  • 三技能具有大幅攻击力和射程加成,技能期间水月具有2000+的物攻、1000+的3体法攻带眩晕,且具有极大的攻击范围,但受限于攻速,无拐情况下只能打9次,而且自损血会使得医疗干员的压力加剧。可用于在特定地形中同时攻击大量敌人,有时可以依靠特性配合医疗干员的远距离治疗技能去打大批罚站敌人。
  • 一天赋附带的单体法伤在精二后达到50%,相当可观,且能够被技能强化。但索敌低血敌人,通常会先打在杂兵身上,与伏击客的全体群攻收益曲线冲突较大。
  • 精二后基建技能搭配另两个带标准化·β技能的干员,总计提供90%的通用生产力,还算实用。

杂谈

  • 目前少有的官方介绍不被罗德岛接纳为干员的实装角色,只是作为罗德岛的观察对象。一般角色档案里描述“该干员”的形容,在水月档案里均为“该对象”。
    • 在官方于2022年9月21日放出《水月与深蓝之树》新敌人的前瞻动态中,文案描述为“干员水月”,疑似该活动对应时间线时水月已被接纳为干员。
  • 根据水月角色档案和台词和精二立绘,水月极有可能因食用了深海教会某名主教给予的海嗣肉而发生变异,却罕见地保有相当程度的自我意志。至于食用海嗣肉者的一般情况,可参照SS“覆潮之下”中的相关描写,相关剧情neta了克苏鲁神话的《印斯茅斯的阴影》。
    • 在2022年三周年庆典直播中,傀影与猩红孤钻活动更新预告短片末尾,在海边的礁石上出现了水月的雨伞,暗示了下期的集成战略内容与水月的经历有关。在2022夏日嘉年华直播中透露其集成战略的英文名为“Mizuki and Caerula Arbor”,即水月与深蓝之树。可参见NGA上相关的文字翻译
  • 生日3月22日可能neta自这一天为“世界水日”。
  • 水月之名,本是佛教用语,比喻一切事物都不具有实体,后泛指一切虚幻的景象。[6]在目前留存的古籍中最早见于唐代。
  • 二技能“囚徒困境”,英文prisoner's dilemma,指两个被捕的囚徒之间的一种特殊博弈,说明为什么甚至在合作对双方都有利时,保持合作也是困难的。这是博弈论的非零和博弈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反映个人最佳选择并非团体最佳选择。该理论最早于1950年由美国兰德公司的梅里尔·弗勒德(Merrill Flood)和梅尔文·德雷希尔(Melvin Dresher)拟定出相关困境的理论,后来由顾问艾伯特·塔克(Albert Tucker)以囚徒方式阐述而得名。
  • 三技能“镜花水月”,出自明代布衣诗人谢榛(1495~1575)《四溟诗话》(亦题《诗家直说》)·卷一“若水月镜花,勿泥其迹可也。”(《五南国语活用辞典》(2004版),台湾五南图书出版公司)
    • 水月的台词“你什么时候产生了这些附肢只是幻象的错觉?”一句,在漫画《BLEACH》中反派蓝染惣右介有类似的台词,“你什么时候产生了我没有使用镜花水月的错觉。”,并且其斩魄刀的名字也叫镜花水月。
  • 头上的帽子因为是海月水母生殖腺图案,被调侃为角色生殖腺(确实是帽子,不要当真)。而且画师貌似是知道这个梗的(曾在与同人画师元素领主墨元素的交流中说道“如果水月给了你他的性腺……我是说帽子,那你们看起来就像好朋友”)。
脱下外套和帽子的样子(来自亲妈)

 

  • 画师曾在推特上说水月的腋窝非常的软[7]
  • 虽然乍一看不容易发现,实际是长发。角色原型为海月水母,特征体现在帽子和雨伞展开后的图案上。根据水月画师Namie的描述,水月的发型参考了水母的触须,后面的长发塞在了斗篷里面,有到小腿长度(精一立绘腰边和小腿后,精二立绘地面上)。
来自亲妈的人设图[8]

 

  • 水月所属模板并不泛用,缺乏强力技能,虽然单次伤害不低但由于模板攻速原因导致总伤有限,控制能力也因索敌机制和技能人数限制使用起来十分别扭,且与以往限定干员并不超模、陪跑干员强力的情况和当期同池限定干员假日威龙陈却有幻神级强度形成了鲜明对比,因此引发了部分玩家对官方的不满。水月被部分玩家认为是“忧郁蓝调”的新成员。
    • 但在日服蛮鳞行动中,亲妈带水月登上了旧约23级的宝座[9]不愧是厨力放出的太太,对自己的儿女爱得深沉

注释

  1. 无法移动
  2. 无法移动、阻挡、攻击及使用技能
  3. 包含以下技能
    标准化·α、标准化·β
  4. 原文如此,应为“东国”。
  5. 应该是指南梦宫公司于1980年在街机上推出的游戏《吃豆人》(Pac-Man);初始立绘的通行证上绘有三只来自《吃豆人》的怪物,亦与本条语音的内容有所对应。
  6. 《五南国语活用辞典》(2004版),台湾五南图书出版公司
  7. [1] 亲妈界限化8连发推特中的一条
  8. [2]
  9. 同行的干员包括夜莺安洁莉娜艾雅法拉凯尔希桃金娘风笛,详见[3]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