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新秩序:欧洲末日/时间线

< 新秩序:欧洲末日
大萌字.svg
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Kira~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OFN Logo.png
即使在这个充满了绝望与黑暗的世界里,自由的火炬也依旧散发着希望的光芒。
Nuvola apps important square.svg
此作品纯属虚构,请勿将该架空历史题材作品中的二创设定代入原历史人物及事件,以致错误认识其在正史中的定性。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如有需要添加的内容,请自行编辑添加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勿问为什么没有oo?

此条目主要介绍玩家开发的钢铁雄心4游戏mod新秩序:欧洲末日中的时间线。

剧本简介

时为西历1962年,欧罗巴正在长筒靴下苟且偷生着。

第二次世界大战彻底焚毁了旧世界,一个新秩序从它的废墟中冲出。在它的暴政之下,数百万人归于黄土之中。在它的威胁面前,自由的最后灯火行将熄灭。

大日耳曼国在世界大战中崛起,成为了欧洲无可置疑的霸主。无数的生命在终焉之战逝去,但他们的血换来的只有耻辱。德国的雄心壮志最终都化为了痴人说梦。它的军队如死尸般臃肿涩滞,它的政治如马戏团般内讧不休。如此种种悉数印在了阿道夫·希特勒那行将就木的视线之中。而在他的身下,无数秃鹫盯着他,目露饥渴凶光。

东亚细亚在共荣圈的大旗下得以统一,却仿佛一只快要魂飞魄散的幽灵,向它的新主子大日本帝国俯首称臣。光芒炽烈的三足金乌照耀着从太平洋到印度洋的每一寸领土,夸耀着自己对全球经济的彻底掌控,庆贺着对西方世界的彻底胜利。但这并不意味他们高枕无忧。反抗者们夙兴夜寐,卧薪尝胆,静待时机以反戈一击。

最后的希望——美利坚合众国,在珍珠港的核子火焰洗礼之下,依然屹立。尽管它在世界大战中颜面丧尽,元气大伤,但仍决意再次奋起对抗这黑暗世界,捍卫自由。但是,正当它的政府谋算着如何对抗轴心国的遗产之时,它的人民却再也无法忍受无休止的内部倾轧和社会断层。这场发生在家园的战斗,将彻底改变一切。

地中海诸国从德国日益衰落的控制中挣脱而出,建立了脆弱的三头同盟。伊比利亚联邦在繁荣与内爆之中浮浮沉沉。意大利王国固守着法西斯的遗产,抵抗着声势日隆的民主运动。土耳其共和国则居于其殖民地的炸药桶之上。往昔大力神曾在此处树立丰碑,如今此地亦将再次改写世界的命运。

俄罗斯巨熊倒下了,家园破碎,兄弟阋墙。众人所思所想皆为同一,要将这个国家按自己的愿景重新统一。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主观发想,但俄罗斯的统一却是受到了客观阻碍。在他们的土地上,钢铁的巨兽和焚身的金乌正窃居于此,无论是曾经闪耀的首都莫斯科,还是遥远的海港符拉迪沃斯托克,皆已落入敌手。俄罗斯必须统一,不惜一切代价,一次真正的统一。

在这漆黑而绝望的世界,谁会是最终的胜利者?

详细时间线

  • 以下内容有大部分来自于凯撒汉化组翻译的TNO开发日志

20世纪20年代,布哈林在击败了包括斯大林和托洛茨基在内的其他竞争者之后成为了苏联的最高领导人。他上台之后开始了一系列市场自由化改革,但这些改革全部失败了。这导致苏联的经济开始停滞不前、陷入困境,国家也无法开始工业化,更无法建立一支足以保家卫国的军队。而红军和政治局也在反对布哈林的统治,但他们并没有采取像政变之类的大规模行动。整个苏联在接下来的近二十年内陷入了混乱,这对共产主义的发展无疑是灾难性的。

30年代,和OTL(Our Time Line,我们的时间线)一样,席卷全球的大萧条发生了。不过和OTL不一样的是,富兰克林·D·罗斯福和他的新政提案被被美国人民类比为苏联的布哈林及他那灾难性的新经济政策,结果罗斯福并没有成为总统候选人,1932年的总统大选以赫伯特·胡佛总统的连任为结束。

193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获胜者是民主党候选人约瑟夫·P·肯尼迪(也就是约翰·肯尼迪的老爹)。尽管他意识到有必要像罗斯福所要求的那样进行改革,但他更愿与保守派同僚合作,仅仅通过有限的改革。更重要的是,他鼓吹孤立主义,认为美利坚应保护自己,远离风暴的中心欧罗巴,而不是再次陷入一场残酷冲突的泥潭中。当暴风雨演变成战争,美国坐视不理,看着纳粹帝国的黑暗席卷整个旧大陆。

1937年7月7日,一场本应在短时间内被解决的边境冲突事件,却最终成为了日本帝国走向全面战争的导火索和全面侵华的开端,卢沟桥因此声名狼藉,成为了那场亚洲历史上继太平天国运动以后最血腥的冲突的象征。尽管常凯申校长看似拥有无尽的人力,但由于战争热情的缺乏和内部的政治冲突,国军根本无法抵抗日军的侵略,用钢4的说法,虽然KMT人力达到几十M,但是稳定度和战争支持度都已经降到非常低的地步。哪怕是在绝望中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也没能阻止日军的猛攻。

但日本并非毫无损失。在日本的计划中,蒋介石本应在开战后不久就投降,而汪精卫的改组国民政府将会在被占领的南京建立并取而代之。但即使人民挣扎于水火,国将不国,蒋介石也拒绝投降。原本日本认为只需要持续3个月的侵华战争变成了一场持久战。日本国内开始出现物资短缺,而大正时代的民主残余在战争中寿终正寝,取而代之的是法西斯军国主义。

目光转向欧洲,纳粹德国的战车摧枯拉朽地摧毁了波兰和法国的防线并击溃了他们的抵抗,而且德国高层认为不需要和苏联达成任何形式的协议,德国很快就陈兵苏联边境。而盟军在非洲的情况和在欧洲大陆上一样糟糕,英国军队被快速的逐出了非洲,意大利海军陆战队的进攻和德国伞兵的奇袭又使英国丢掉了直布罗陀。丘吉尔首相向美国迫切地恳求哪怕是最小的一点援助,但肯尼迪总统也引据美国中立法坚决拒绝了,不列颠群岛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1940年,德国对苏联的入侵很快就开始了,苏联的防线就像一栋破败的建筑,德军军队轻松就将它夷为废墟。入侵开始后不到一年,苏联军队就已经撤退到了乌拉尔山脉。随后苏联高层发起了一场政变,逮捕了布哈林和他的顾问并将他们之后的踪迹从历史上抹除。新一届苏联政府宣布这场战争永远不会结束。然而不久之后俄罗斯就因为混乱而爆发了内战,德军停止进攻并开始用轰炸机开始轰炸该地区所有的工业中心和人口聚集地,轰炸没多久就把西伯利亚变成了末日后的废土,让这片土地充斥着土匪,拾荒者和雇佣兵。这种轰炸一直到游戏剧本开始时也一直在持续,这也是为什么俄罗斯地区变的那么碎的原因之一。

同年,日军偷袭了珍珠港,打碎了美国的孤立梦,太平洋战争爆发。尽管在开战前日本的众多顶级军事官员认为攻击美国会招致帝国的毁灭,但松冈洋右——东条英机内阁的高级外交官员——不这么认为。当第一颗鱼雷命中并击沉企业号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屏住了呼吸你没看错,OTL无敌的大E一开战就沉了。。但即使是这样的毁灭性打击也不能阻止美国压倒性的工业力量优势,人们第一次感觉到战争的天平似乎最终会向着对盟军有利的方向倾斜。然而恰恰相反,从珍珠港偷袭的完全胜利开始,日本帝国海军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包括1942年在中途岛战役令人惊讶的成果。日军的攻势在战争的前几个月就成功席卷了菲律宾、缅甸、马来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和一些太平洋上的关键岛屿。任何更弱的国家都不可能承受日军这一系列胜利的打击,但美国因其本土远未受到大洋以西战火与死亡之地狱的影响,仍保持着其长久以来的工业力量上的优势。美国的船只连续地从港口中大量开出,并且愈来愈快,直到一艘船的工时被压缩到数月之内。日本人无法继续赢得数量上的优势,在这场残酷的大洋战争里,他们第一次受到了压制。

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美国加入了同盟国一边对轴心国作战,美军士兵到达了不列颠并试图加强他们英国盟友的防御,但他们来的太晚了。德国成功在爱尔兰鼓动起了一场叛乱,使得英国在英伦三岛的防御计划全部被打乱了。爱尔兰共和军很快就占领了几个爱尔兰地区的主要港口,让德军士兵源源不断的登陆爱尔兰。为了保卫本岛,英国皇家空军和皇家海军仅有的几艘舰船英勇的横在了德国侵略者和故土之间。但德国军队很快成功的突破了封锁,英国军队尽全力试图维持防线,但在德国的猛烈攻势之下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了南部海岸的战壕里。

当英国的剩余部队被迫撤退到苏格兰时,对英国的入侵正式画上了句号。克劳德·奥金莱克和他的军队在卡莱尔的郊外向德军投降,这标志着英国有组织抵抗的结束。到了1943年,不列颠陷落之后,苏格兰、威尔士和爱尔兰一同宣布从联合王国独立。

虽然肯尼迪总统在1940年赢得连任,他决定遵守不成文的两届任期规则,副总统哈里·杜鲁门在1944年以微弱优势击败了共和党参选人托马斯·杜威。杜鲁门总统向美国人民承诺,他们有获胜的希望,美国大兵(G.I.Joe)在将来的某一天会占领德国国会大厦和日本皇宫,但鲜有人相信这一论调。

为了逼日本退出战争,美军在1943年采取了跳岛战术的方略,使日军大为被动。月月年年,美国稳定地增强着自己在太平洋上的优势,而日军领导层则选择了防守战略,试图通过避免激战来保存其舰队实力,除非具有完全的胜利把握。在1945年的硫磺岛战役,这一时机终于到来了,日军领导层决定这就是他们所期待的决胜时刻。栗林忠道将军在长达87天的顽强抵抗中迫使美军透支了自己的实力,随后联合舰队得以利用这一机会实现了一场精彩的机动作战,美国舰队被毁灭了,而那该死的岛屿上的海军陆战队不是被消灭就是被迫投降。虽然日军的伤亡同样巨大而且无法得到补充,但这场战役成功地阻止了美军在太平洋战场的碾压攻势,以及可能对本土列岛发动的攻势。硫磺岛战役被证明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海战,甚至超过了日德兰海战。两个现代世界的海军强权在公海之上一决雌雄,留下数以千计的尸骸,和一座沉在海底、绵延数英里之长的永久金属墓地。日本永远无法从损失中完全恢复过来,但美国却完全有足够的人力和船坞来做到这一点。海军中的大部分人都期待日本最终投降,无论这耗时多久,而美国会幸存下来,一如既往。

然后在1945年7月4日,核弹落在了珍珠港。7月4日是美国独立日,制作组真是恶意满满

德国比美国率先完成了核弹的研发,日本人允许一架载有核武器的德军轰炸机从赤城号上起飞,径直飞向珍珠港。5万人死亡,重建的太平洋舰队的很大一部分被摧毁,同时被摧毁的还有美国人剩余的战争支持度。人们意识到,战争终究还是输了。在那第二天,7月5日,杜鲁门总统从新墨西哥州得到消息,曼哈顿计划取得了成果,一个核设施已经成功地进行了试验。但这太少了,也太迟了。总统当晚宣布,美国将与日本和德国寻求有条件的投降。

1945年8月下旬,在赤城号的甲板上,杜鲁门总统签署了《结束美国和日本、德国之间的战争状态的正式和平协议》,或者用更常用的说法,《赤城协议》很明显地Neta现实中的密苏里号停战协议,不过在TNO世界里,根据施佩尔德国和美国的外交互动文本,BB64威斯康星是为数不多的幸存到了战后的美国海军主力舰之一,也就是说密苏里大概是沉了。在协议的条款中,美国被迫将夏威夷的领土连同它在太平洋上的几乎所有领地拱手让给日本。此外,洛杉矶和旧金山的大型港口和海军基地将永久租借给日本。剩下的除了巨额赔款,美国还被迫解除了对德国和日本的石油禁运。虽然许多美国人认为这场毫无意义的夺走了如此多人生命的战争终于结束了,但也有同样多的人正为美国在历史上第一次输掉战争而愤怒不已。

随着美国的战败,终于,日本能集中力量来摧毁其最后的威胁,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后的自由堡垒,中国。

为了赢得对中国的优势,日本只剩下最后一个战略可用。它具有不确定性,甚至不一定能成行,但这也是剩下的唯一选项了:消耗。日本将会试图用饥饿使统一战线丧失对日军攻势的抵抗能力。科希马战役终于使这一战略有所成果,疯将军辻政信终于除掉了校长和太祖的美国空军和补给,同时也是统一战线的生命线,给垂死挣扎的中国钉上了棺材板最后的钉子。在无法通过陆上或空中支援中国的情况下,约瑟夫·史迪威决定退出这一地区,停止了对中国的援助。中国剩余的自由地区饥荒肆虐、缺乏武器,在面对一号作战时几乎无力抵抗。虽然中国在一只脚踏进坟墓的绝境下为骄傲的祖国奋战,他们为保存中国之名进行的狂热防御招致了更多难以持续的损失。日本的胜利板上钉钉,只是时间问题。蒋介石拒绝了投降的请求,战争继续进行。日本花了两年的时间终于攻克了重庆,这场军事行动是如此残忍,谢尔曼向大海进军的行动与其相比就像和平代表团出行一样。在二战的最后一场战役里,重庆沦为了一片巨大的灰烬与碎石废墟。在白帝城的废墟上,胜利的日本人宣布“亚洲与世界的和平”到来了。他们所选出来的傀儡,陈公博(汪精卫在这之前已经自然死亡),站在他们的阴影里,为眼前的大屠杀和统一战线最后堡垒的毁灭而惊恐万分。因为没有任何抵抗的希望,他只能忍着悲伤的泪水强颜欢笑。而在重庆的街道上,两位民国时代的巨人并肩作战直至死亡。他们的尸体被日军找回,串起来,挂在一座已被夷为平地的城市的背景前。前中国制作人Bread说,如果中国解放了,重庆将会立起一尊蒋先生和毛先生背靠着背并肩作战的雕像。

中国的战败标志着轴心国最终取得了二战的胜利,而对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民来说,他们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当和平到来之后,德国首先将自己所占领的广大殖民地划分为数个专员辖区,并扶植了一大堆傀儡国。随后,德国制定了一系列野心勃勃的计划奇观误国啊元首,如在德国首都柏林的基础上改造而成的日耳曼尼亚(Germania)以及更加疯狂的亚特兰托帕计划(Atlantropa Project):德国打算在直布罗陀建立一个大坝来填平地中海,他们认为这样可以凭空创造出大片土地来养活更多的人。

 
日耳曼尼亚概念图,来源于现实中纳粹制造的模型

前者成功了,日耳曼尼亚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其实也算不上成功,烂尾了;而后者......在亚特兰托帕计划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德国经济崩溃了。虽然那时候大坝已经建成了,但建成之后的计划德国已经无力进行下去。而且大坝也并没有像他们预期的那样创造出万亩良田反而是造出了万亩盐碱地,比如意大利的亚得里亚海领地,下降的海岸线对地中海沿岸的国家造成了灾难性的打击,大量港口城市从此一蹶不起。由于亚特兰托帕计划的失败,意大利、伊比利亚联邦(由西班牙和葡萄牙联合组成的缝合怪国家)以及他们控制的一些地中海沿岸的轴心国国家和德国分道扬镳,脱离了轴心国,并和土耳其组成了三头同盟(Triumvirate)

1953年,意大利帝国的初代领袖墨索里尼在睡梦中平静逝世,帝国的外交部长,同时也是他的女婿齐亚诺成为第二代领袖,游戏开始时齐亚诺是意大利的初始领导人。

日本因为采取了同德国进行经济隔离的政策而从这场经济浩劫中幸存了下来,它同样带着共荣圈(Co-Prosperity Sphere)的其他国家脱离了轴心国,开始集中注意力于巩固和扩展自己的势力范围。至此,轴心国正式宣告解散,德国组建了团结协定以替代之。

美国在战后的政治局势可谓是一团糟。在1948年的总统选举中,有5名不同的候选人赢得了各州的支持,但没有一位获得绝对多数。投票进入众议院,托马斯·杜威击败了前总统哈里·杜鲁门,成为美国第34任总统。大选之后,民主党的支持率直线下降。他们的候选人被视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失败者,并在民意调查中遭到冷遇。1951年,民主党日益沦为政治上的摆设,解散也几乎在未来的日程上板上钉钉,面对这一情况,在部分转投共和党的前民主党人参议员如林登·约翰逊的提议下,民主党向共和党提出了两党合并。他们可以组成一个政治联盟,为国家带来亟需的稳定。在全国范围的投票之后,“同意合并”以微弱的优势胜出了,两党达成一致,成立了共和-民主党;这不是战后唯一的新政党。1947年,亨利·华莱士和格伦·泰勒组建了国家进步阵线(NPF),1951年,乔治·巴顿组建了爱国党。1952年,两人都成功拿下了几个州的选票,但明显大选的赢家是共和民主党候选人,前五星上将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他在英国的坚守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了传奇。

艾森豪威尔在1956年设法夺得了多数席位,成功连任,这使爱国党和国家进步阵线大为懊恼。因此,他们决定进行合并。1957年,国家进步党(NPP)成立,在1960年的选举中,斯特罗姆·瑟蒙德和克劳德·派帕尔携手对抗共和民主党。然而,共和民主党有自己的锦囊妙计——艾森豪威尔总统撕毁了赤城协议,监督夏威夷加入合众国。1961年,在美国历史上最一边倒的投票之后,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和约翰·F·肯尼迪副总统宣誓就职他们两个历史上是1960年大选的对手,尼克松以微弱劣势输给了肯尼迪。显然,如果NPP想要与共和民主党平起平坐,就需要采取一些重大的举措。

这之后的德国因为亚特兰托帕计划处于经济自由落体的状态。于是经济部长阿尔伯特·施佩尔想出了一个方法,那就是奴隶制。大量被认为是落后种族和劣等种族的人被当成奴隶使用,新的德国经济围绕着重建的奴隶制建立了起来,这些奴隶将会修复整个欧洲的破败,改善德国的基础设施,并在需要的地方充当工人、仆役和士兵。几年后,作为奴隶的种族数目得到了进一步扩大,德国的经济也随着这些劳动力的到来稳定了起来。尽管生活维持了下去,但是这些奴隶仍然桀骜不驯。许多德国人害怕着爆发有组织起义的那一天的到来。

尽管俄罗斯在战后一直遭到德国空军的轰炸,但苏联——准确来说是苏联的残余——依然没有放弃抵抗。自由飞行员组织每天都在出击对抗前来轰炸的德国空军;而困居在乌拉尔以东的西俄罗斯革命阵线(简称“西俄革命阵线”,由伏罗希洛夫、朱可夫、图哈切夫斯基等人领导)则一直在等待反攻的时机。随着德国经济的持续崩溃,以至于德国不得不恢复奴隶制来重振经济时,他们认为时机已到。

 
西俄解放战争,图片内容翻译来自凯撒汉化组

1959年,西俄革命阵线联合克孜勒奥尔达(位于OTL的哈萨克斯坦地区,和西俄革命阵线一样属于正统苏联势力)以及其他一堆军阀联合建立了西俄罗斯解放阵线,对德国发动了西俄罗斯解放战争。战争刚刚开始时的局势甚至能让一切观察家震惊——困居乌拉尔以东的西俄解放阵线在战争爆发的第一天就将AA线(阿斯特拉罕--阿尔汉格尔斯克线,OTL里德军最高统帅部在“巴巴罗萨”计划中预定的德军在苏德战争爆发后8—10周应该进抵的地区假定线)轻易越过,并且将大量猝不及防的德军包围击垮。保卢斯被包围于伏罗希洛夫格勒(即OTL的斯大林格勒,在TNO二战结束后被更名为“保卢斯堡”)并在战败后被确认战死保卢斯无论在哪个世界线都摆脱不了在斯大林格勒完蛋的命运,太惨了。看到东线的德军如此软弱,更加坚定了希姆莱心目中“民族社会主义已经堕落”的念头。他手下的党卫军迅速发起了一场军事政变,试图铲除希特勒,然而被国防军的汉斯·斯派达尔元帅所镇压下去。希特勒知道不能处死希姆莱,否则会导致内战,于是他把法国塞纳河以东的土地和比利时封给了希姆莱,代价是要求他退出德国的政治斗争。党卫军勃艮第国就此成立TNO的大boss,希姆莱把德国党卫军的控制权交给了走狗海德里希之后不甘地前往了东巴黎,他从未忘记自己经历的“不公”。西俄罗斯战争的最终结果是双方两败俱伤:西俄解放阵线因为内部出了内鬼而被德军赶回了AA线附近,但德国自己也再也无法推进到AA线。

时间来到了20世纪60年代,世界现在处于美日德三国冷战的状态下。复仇主义在美国愈演愈烈。美国人民要求日本滚出洛杉矶和旧金山的港口,并要求日本连带夏威夷和阿留申群岛这些在二战中被夺去的领土一同归还。虽然美国人团结在光复的梦想之中,但共和民主党一直在小心翼翼的下着他们与德日的国际象棋。他们希望通过施加对中立国家的影响来缓慢逼迫日本和德国走下世界舞台。

美国与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格陵兰和冰岛组建了自由国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Free Nations,OFN),并领导这个组织在这个灰暗的世界里生存下去。美国已经开始慢慢的重返世界舞台,并在海外寻找新的盟友以对抗德国。更重要的是,对抗正在缓慢重新扩军的日本。然而国家进步党要求采取更为激进的行动,并宣称如果他们赢得了大选,他们将会把军事扩张和夺回美国合法的领土作为首要目标。与此同时,民权运动已经日益扩大化;很多人寄希望于此,让它通过某种方式,又或者是另一种形式,来终结现状。

就日本而言,他们已经看到了美国重返世界舞台,并看到了德国衰弱的迹象,他们开始尝试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由于美国、德国和日本都拥有了自己的核武库,日本已经让海军将核子飞弹架设到了夏威夷的几个发射架上了。美国海军已经开始动员起来应对夏威夷的导弹危机。

在德国,虽然经济一直在增长,但国家却越来越退步了。军队由于国防军和党卫军的斗争陷入了混乱,奴隶们开始变得不安和躁动。新一代德国人完全依靠着种姓—奴隶制度带来的优越条件,他们从未工作或在军队中服役过。新一代的年轻人被黑市走私来的美国音乐和意大利电影所影响。由于国家禁止大量输入外国文献,他们走上街头发泄对政权的不满和自己的挫败感。到了1962年,这个国家已经遭受了接近6个月的抗议和骚乱。

到了1962年,德国宣布了十几年来这个国家的第一个好消息。根据德国当局的说法,他们与日本和美国的太空竞赛已经结束。德国的太空领域号火箭已经登陆了月球。然而美日都宣称太空竞赛还远远没有结束,这只是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他们声称自己将实现在火星建立第一个空间站、殖民月球或发射环绕火星的卫星等等。

然而,当庆祝登陆月球的庆典开始的时候,德国还面临了一场小小的困境。一名刺客袭击了希特勒。尽管元首在刺杀幸存了下来,但德国似乎还面临着更为巨大的挑战……

欧洲能否幸免于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