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萌娘百科 β

剑网三/剧情

< 剑网三(重定向自剑网三:剧情
Logo0813.png
乘梦万里,山海相逢~☆萌娘百科欢迎您参与完善本条目~
这里是隐萌会图书馆!愿您能参与到剑侠情缘网络版叁系列条目的编辑中来!隐萌图书馆编辑群:882176908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协助编辑本条目。编辑前请阅读Wiki入门条目编辑规范,并查找相关资料。萌娘百科祝您在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Ambox currentevent.svg
此页面的内容及资料需要长期更新,现存条目中资料未必是最新。
非特殊情况下请不要将此模板用在人物条目中,具体使用方法详见模板说明文档

目录

总论

本页面收录的剧情包括剑网3《世外蓬莱》和《奉天证道》两个大型资料片所属的所有剧情。

在这里需要了解几个有关玩家所操控侠士的身份设定:

江湖客:从老五门一直到蓬莱的门派弟子,以及大侠号皆属于“江湖客”范畴。这些侠士在天宝四年从稻香村出门,历经风起稻香、巴蜀风云、安史之乱、剑胆琴心诸事,于世外蓬莱版本于太原前往龙泉府,然后前往东海(或者直接从扬州前往东海)。

【注】:在95-100级的任务历程选择中,侠士可以选择安史之乱或者世外蓬莱。但是这只是为了升级简便而选择历练的“部分回忆”,而并非侠士的全部经历。

【注】:若蓬莱弟子曾经是大侠号,参与了《世外蓬莱》的预创建任务,则会根据秋叶青的建议找到扬州码头的蓬莱来客,食用玉明清灵果并修习基础武学,后随船来到蓬莱进行门派任务。

蓬莱侠士在九辩馆之事后会前往中原历练,而并非留在门派内,其经历与江湖客基本相同,但与蓬莱小公子方子游更为熟识。


十三:凌雪阁弟子。公元745年自稻香村持王婆婆给予的催雪令入太白山凌雪阁,后依阁中之令在江湖中探查(除凌雪阁相关的一些事件外,其行程基本和江湖客相同)

【注】:若该凌雪阁弟子曾经是大侠号,参与了《凌雪藏锋》的预创建任务,则持催雪令来到扬州参与入门试炼,随后才去到太白山。


衍天宗弟子A(110级资料片创号):公元745年出稻香村,未入门派,由于技艺不佳,在各个资料片中的经历不如江湖客。在758年范阳夜变后流落长安街头,参与探险队,来到衍天宗宗门。

【注】该弟子全程参与衍天宗门派剧情和独享剧情。


衍天宗弟子B(100级大侠号,不做衍天宗任务,而是直入宗门):由于其有一定武学基础,经历与江湖客基本相同。在758年仗剑江湖剧情中随多多、尹青羲前往衍天宗,和多多一起留在衍天宗修习术法。

【注】衍天宗弟子B这个设定不存在于官方的任务设定中。该设定存在的意义是解决参与到《仗剑江湖»系列任务的大侠号的问题。理论上,有关衍天宗的独享剧情,其只参与到100-110级的下山化劫部分之中。

天宝四载(745) 蓬莱

天宝四载(745) 凌雪阁

(白话文)

侠士拿着王婆婆给予的催雪令和馒头。来到太白山,想要寻找凌雪阁,多番寻找,遇到一位叫江潮的人。

江潮质问侠士,从何处知道凌雪阁?侠士回答说是稻香村的王婆婆。

江潮说:“那她一定还给了你别的东西。”侠士拿出了催雪令(不拿出来就会死)

通过江潮教侠士的武学,侠士顺利通过了鸟不归,见到了凌雪阁主阁的建筑,此时,侠士分了一半王婆婆给的馒头给江潮,使他想起了弟弟江澜,此乃后话。

后来,侠士见到了凌雪阁谋士李泌,李泌让侠士拿着催雪令去找闻人晏陵。通过情报以及武学的考验之后,成功加入凌雪阁吴钩台,并组建了凌雪阁第四百一十七号队,队长为江潮,成员为侠士、裴宁、洛景明。

在方隅苑、明山馆、百相斋等地修习后,侠士观看了江潮师兄的唱戏表演,戏中似乎诉说着他幼时的生平经历……

闻人晏陵集合全小队至拔仙台出发,江潮率小队前往江南道黄斛镇,在战斗中,裴宁与洛景明牺牲,江潮去搜迷信,龙大人将死之时将藏有情报的簪子给了侠士,侠士将它交给了机枢府。

顺利通过府里的问话(乱答会死),我们将裴宁与洛景明的腰牌挂往墓林,并与苏无因前辈交谈,受益匪浅,此时,阁中却又派发了任务给侠士。

这次的任务是死令,同韩霁月小妹妹一同前往厌兵院诛杀凌雪楼楼主岳寒衣。然而,韩霁月说道:“你我相识一场,奈何道不同,你也别怪我心狠。”一场出乎意料的战斗发生了。更出乎意料的是,江潮与岳寒衣站在一起。

后来,侠士得到了姬别情台首等人的支援,多位前辈的赶到使凌雪楼孤立无援,岳寒衣身死。外阁阁主李俶告诉了侠士有关李林甫的事情以及黄槲镇情报的事,并根据线索,派遣侠士前往长安的玄鹤别院尝试营救吐蕃翻译。

虽然侠士击败并杀死了江潮,然而,由于江潮的链刃极快极利,我们最终没能营救翻译。江潮临死前最后一次缓缓唱戏,道出其身世及为李林甫服务的缘由……

侠士回到凌雪阁,得到了姬台首的硬核安慰,心中却有几分失落,毕竟当初组建的小队,只剩下侠士一人……

至德二载(758) 世外蓬莱

龙泉府之事

侠士自太原往渤海国上京龙泉府,意在助陈月寻北天药宗。至武林大会,遇独孤九。九与药宗后人李明志期,不至,遣侠寻之,燃香一柱,仍不至。

然,百姓与官争,问其故,知十余人失踪,兄明宗至。彼时知明志失踪矣。

百姓欲停大会,官民各执一词,侠阻官兵之行,与九相约,各自查案。

后知明志为“黑匪”所劫,侠刺之,得月泉宗令牌。为晓其中之诡,至府城内月泉宗主殿垣虚宫,无宗服,为弟子所阻,弟子曰:“外人欲进,请执观月令。识相者,滚!”

遇杨家三公子友辰,侠助其晓公主大冉云央之好,借得观月令,得面见月泉宗主朴银花,银花道月泉淮二三事,待四长老金穗步。

穗步自挽花刀派而入月泉宗,为银花之亲信,其曰:“失踪者遍皇城四周,推演为团伙作案,又未见尸,故其为绑票之案。”

少侠至受银花遣,至杨家,问青山巷王虎帮、常胜赌场札克寨、东菜市场刀斧门,然所获甚少。问渤海官兵,受疑,战,端木珩至,阻之。

木珩与侠至军营拷囚,一囚不忍,供其为绳池剑宗弟子;为僚所杀,三弟子皆死。

见月及长孙笑,说故事,月曰:“药宗遗址白霜谷,谷中剧毒,需后人之方可入,今所知明志失踪,见贺家药车出谷,吾求之,遭恶遣。”

乃寻贺家育苗地,知有伪药农,侠破之,为绳池弟子;又救一药农,知方繁而不可强记,却为绳池所夺;侠后并队长吴三叹,追至绳池据点寻方,据点破,弟子皆自尽。然方为狼牙所夺,侠速从之,竟失。

农曰:“车进谷唯一路,而人进谷,另有石佛寺一路。”月道:“无进谷之法,则路何用邪?”至石佛寺。方丈觉星曰:“老衲有方而不知法,因唯药宗后人可读。”月曰:“吾北天后人陈月。”读残页:“此《针灸甲乙经》,与祖授我者同!”觉星惊喜,告之塔林藏。既得,配药往之。

然谷遭投毒,猛兽狂暴,众皆安之,至药庐,得解毒之法,并造投药之机。侠曰:“既解,吾等续查案,至宁晚镇。”月曰:“善,吾应续时日,深究塔纳救治之法。”

至宁晚镇,见月泉秘宗据点,救一人,又见穗步,木珩曰:“其为真匪首也。”共击之。穗步败,木珩欲暗杀侠士,不得,其局偶为弟子所破。战木珩。其间渤海军至,木珩遂败走。银花至,大惊。侠道其故。穗步道旧事,月泉淮长生之法乃汲内力,不汲则自焚,吾查事多年,穗步不敢语。银花之师兄李清游,为淮所噬之首也。银花大惊,遂缉淮、木珩。众至淮之绝点镜泊湖映月楼,救人质,明志亦得解。

同九往大钦茂之宴,向渤海借兵,将成,李重茂为日本特使至,其曰:“史苟延残喘,唐泱泱大国,又得回纥精骑数千,而往渤海借兵,岂不为天下所笑哉?”

事不成。九异之,密查,知渤与日密谋,图东海之领土。侠往东海,而九归禀肃宗。

经首道源岛之事

侠士经风浪,行船至经首道源岛,助船夫刘弈修船,其友携侠至赌场,侠运大发,赌场赖账。后与尹家共查赌场事,疑有丐帮靠山,后查吴镇淼长老所为。

浩气军师翟季真等人护尹天赐归本家,其间军师因挡镖,为剧毒所伤,暂为药所抑。

赵涵雅、源明雅至经首道源寻龙脉,欲至大衍盘丝洞,先破离火生树、震雷风电二阵,后与尹氏先天首席术师青羲斗法,得入洞,知仍有龙脉一处。

洞天福地岛之事

尹天赐之女小荷至洞天福地岛,为救其母康华真寻灵果。

齐之曼与康家家主继者宴离有恋,然康家家规不许,宴离两难。其弟宴别,与侠共阴,拾当康粪,杀霸天,并造宴离假死案,之曼宴离得远走高飞。

六叔等旁系,不禁家主压迫,联合东瀛源氏,欲倾家主。事泄。

家主杖石行封萧大典,宴别将继任少家主。成辩并其猴雍和大闹大典,念欲助宴别破之,雍和退宴离,击念,文霄汉阻之,予灵果念以救华真。

然,成辩及阴阳师至泥兰洞天,战中,误毁源氏须巢童树,杖石大怒。

后,宴别与侠知杖石于补血药过敏,查不老居知其高祖守鹿被囚,惊。杖石行海葬之礼。

侠客岛之事

某侠于康宴别知侠客岛举大会,至珍货港,疑其规模,船夫曰:天地港满矣,吾等小舟,仅得停于姜家之珍货港。

侠助方玉茹寻无色散之材料,至姜广百,助其遣胡人;又至安平村请华神医,行侠仗义,救安平村民。搜海图,海寇欲劫迷渊岛事发,往助,阻之。后华林助无色散成。

五色散者,可缓蓬莱老门主方艺之疯疾。方乾遣人查事,知其为源氏阴阳师叛人风音泠所为,侠并其徒方子游往查。

侠伪秦邑,子游伪邑之护卫,引杀手至,知其为月泉宗之人。子游查暗随邑者,为东瀛人。

方乾悉事了,曰:“闻侠为武林大会来侠客岛,可至寻姜鱼,道姓名,安置食宿。

乾元元年(758) 怒海争锋

风雨霸王擂

曰:“此章为《怒海争锋》之预热任务也。”

承《世外蓬莱》之章,侠士至红尘酒家,与岑清霜同饮。清霜醉,护其往山海楼。

而后往侠客岛论武台,遇故人卫琉璃、可人、叶琦菲。观包子铺老板决斗。琦菲注黄金十两,未中。

或曰:东海霸王擂迟未始,此乃侠客岛放鸽也。其言虽为煽风点火,霸王擂未开之事却为实。侠为此乱而寻谢采。

未久,至珍货港,采将往论武台说理,而请侠者助其拿自冰火岛狱之囚徒,然事毕,方子游怪曰:“名列中未有铁黎,采向缜密,不应有所漏。”

其后再寻,见一老者卧于石边,一男现,曰:“吾尹雪尘,即尹家所派商霸王擂事者。”又曰:“吾曾闻有一老者隐于岛,不喜见生,吾等速去罢!”侠去。

合后事,当知此老为悉达罗摩,雪尘即无面鬼。

归问心居,侠为方乾所遣,往康氏说之。康氏子弟出海,本家者染疾,疑为旁系为,经查,此似苗疆蛊术,乃冰火岛逃囚金香巫悉达罗摩所为。

至滩涂,见一尹家弟子暴死,血枯蛊重现,侠与宴别觅虫迹,见悉达罗摩,然有雪尘护,奈何不可。时康雪折至,方破阵。

尹拓携五仙弟子衣旎往康氏,衣旎曰:“血枯之症,有法缓之。”此行旎更欲解前尘旧事,阻蛊疫。

然,雪尘之法绝,拓未解之,悉与雪尘俱为海寇所救。

而尹家一侧始议开擂一事,斐觉以为然。然尹家船队于青羲所卜航线被劫,查事,知为叛者雪尘所为。

侠者归问心居,方乾曰:康尹两家善之,霸王擂可启幕,侠遂往之与。

首战阳宝,胜;贰战昆仑弟子白少阳,胜,叁战前识者木剑侠客韩况,败。况曰:“今夜有酒,故地再见。”

霸王擂风云

乾元元年(758) 凌雪藏锋

烽火动狂澜

曰:此为《凌雪藏锋》之预热任务也。

前情提要:鲲鹏岛一事毕,康家曰:“雨之疯疾,当以泥兰果更周身之血,然,内力武功尽废。”莫雨不从。

子游问:“莫雨现如何?”侠往侠客岛寻之,见一囡囡感激莫雨救命之恩,然雨不近,竟曰:“滚。”穆玄英慰之:“其忧伤你,不敢近,莫惊。”

玄英问雨曰:“兄难抑之否。”答曰:“善。”又问曰:“何不换血?”雨曰:“吾不可弃力。”玄英劝至,未果。雨应之:“吾与君殊途,君前路坦荡,何必回头!”遂去。

寻肖药儿,肖药儿唾之:“恶人谷中以强者尊,无武功,岂非踩于泥,命皆不保,疾安可治哉?”又付药于侠,觅雨。

饮毕,疾复。侠为雨所伤,玄英平莫雨之疾。肖药儿曰:“老夫失策,毒咒噬厉,然吾救汝,此账乃平。”

……

蔷薇列岛战役

乾元元年四月 结庐在江湖

风云将变·壹

江湖客于洛阳城助夏武查送信予果商裳翎,并欲购瓜果,曰:“老板娘,此瓜保甜否?”裳翎曰:“此瓜又大又甜。”客曰:“善,吾购葡萄,正所谓‘葡萄美酒夜光杯’。”裳翎曰:“拔剑四顾心茫然。”然,此实为凌雪阁弟子十三之暗号,十三于阁中领命,至洛阳,见生变,于旁观之。

客与裳翎遭暗劫,裳翎死,曰:“吾遭毒,君亦为我所毒,可至长安西市寻多愁公子谢长安解之。”十三随领命卷之言,亦往长安。

长安于客曰:“君既已入局,吾无不言,此天家凌雪之事,关乎国家之危亡。”

……

风云将变·贰(白话文)

《风云将变》和《范阳夜变》两章不会着重刻画迟驻和顾锋的故事,若要了解他们的故事,可以直接查看下列视频: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宽屏模式显示视频

侠士随独孤九前往渤海国探查军情,他留驻显德府调查与渤海国和莫离宗相关的军事要务,并委托侠士与独孤瞳接头,然而侠士与独孤瞳的接头并不顺利,最后发现,独孤瞳是假的(后证实为尹雪尘假冒)。此时,朝廷派来保护我们的厌夜出现,“独孤瞳”逃走。

侠士跟随厌夜来到龙泉府的奶茶摊上喝奶茶,厌夜向侠士展示了他的腰牌,侠士说道;“我也是帮独孤公子办事的,你要查案,不能把我甩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赶到龙泉府的独孤九遭到狼牙军的袭击,厌夜和侠士及时赶到,击退了他们。但是,当狼牙军将领喊迟驻前来时,厌夜却犹豫了。原来,迟驻是顾锋的旧识。顾锋并未击败迟驻,而是用烟雾掩护我们逃走,但是迟驻也放了我们一马。侠士与独孤九先回返长安的凌雪阁据点,与太子李俶、建宁王李倓、鬼谋李复、乌承恩将军等人共同谋划。

顾锋三日后回到,由于迟驻被囚禁,他并未见到迟驻,并身受轻伤。由于并未全程随行护独孤公子周全,遭到姬别情责问,凌雪阁某事李泌让他回顾顾家家训,说:“我相信你纵使小节有失,无伤大节,才敢用你。”

范阳夜变

独孤九来信曰:乌将军除范阳一事既有进,然今又生变故,请君相助。

往五台山军营,九言已有贰官愿附朝廷,然近联络忽断,事蹊跷。行雪曰:“新丰雪行护乌将军之责,新酒、丰年于城中,吾与独孤公子策应,并互秘联通,然今无回讯,恐城中已生变故。”

往范阳城郊,同厌夜秘查事。厌夜道:“将军曰,新丰仍与之往来,策反第三者有新进。”侠曰:“城外讯息已断,此新丰恐伪。”厌夜以为然。

侠往探薛蒿,先见迟驻刀狼牙、新月卫、丰年之事,又窃听与薛之营帐,知归附为假,回报,如数告知,然念及“你之挣扎反复,于他不过催命符。终不提见迟驻、雪尘之事。并知谢采于中谋划。

取印鉴入范阳城,于驿馆会……

乾元元年秋 奉天证道

仗剑江湖·壹

曰:此《奉天证道》预热任务也。

乾元元年七月,尹家晓龙脉遭斩事,瞻宇阁夕辰甚之,托青羲至中原,告之衍天宗。彼时,赵涵雅失神算之力,迷于梦中甚久。

时,莫雨换血毕,内力尽失,王遗风登岛视之,欲授之红尘心法;康宴离归家,破海贼窃泉水案;后康家大宴。宴别与某侠饮酒,曰欲往中原少林学艺,以壮其力。

九月初,方子游往中原觅谢采踪,涵雅等一并登船,并于扬州见叶琦菲。

有撰书人封演,欲作《乱中编》,与某侠游历。于七秀,知平原城弃城往事;往金水镇访汴淮水路滞留之商贾,撞破十二连环坞收伏天龙寨与降临水贼事。

士人奔走救济之行,使演决意访万书楼,有道是:物重钱轻人间事,再铸重轮众士忧。“储君”南下密计会,时势两难断腕行。演本存寻访山川使臣之意,然于北上路,多见流民纷纷。于洛阳白马寺与侠别,正所闻,著书,此乃后话。

九月癸丑,扬州城外乌鸦群聚,五日不散,并有鼍聚于城门之下;成都城下二蛇相斗。

九月丙辰,扬州城中见硕鼠,或有疫;广都镇有豕祸。

仗剑江湖·贰(白话文)

这段剧情是《奉天证道》的预热任务。

几日之后,侠士重新回到了扬州九州港口,尹青羲和叶琦菲、赵涵雅都已经计划并准备好各自的行程,赵涵雅与叶琦菲将动身北上前往霸刀山庄,与柳风骨老庄主了解一些陈年旧事,并看望自己童年家中的长辈,此外,叶琦菲还委托独孤公子最后一批神兵运往洛阳。

不过,由于近来异象频发,大凶之兆颇多,尹青羲还需要在江南停留些时日,然后再北上霸刀。此时,侠士选择了跟随其中一方。

(尹青羲线)

多多虽然身体有恙,却也有叶琦菲常伴身边。因此,侠士随青羲公子暂留江南。

青羲公子听闻司天台的历生蒋金麟得朝廷差遣来到扬州,因此委托侠士约其在再来镇见面。经过一番波折,尹青羲才知道,这位小吏同时也是衍天宗雍州使南宫先生的门人,由于联系不上此地的九州使,却不得途径,只好自己探查。

蒋金麟说道:“异象有三疑:一是毫无征兆,宗门推演今年本不该出现这么多灾异,二疑人祸暗入,至于哪些是天灾,哪些是人祸还需要深入调查,三疑朝廷对策,朝廷得到各地的奏报后,并不让我们录入卷宗。不过不管如何,总是要拿到最准确的消息,否则宗门无法进行下一步推演。至于朝廷那边,随陛下所愿即可。”

此后,尹青羲决定与蒋金麟一同调查异象几日,随后再赶往霸刀山庄。而侠士听闻巴陵县有猛虎入村伤人,恰好尹拓和郭珠在那一带,所以侠士前去问个仔细,并知会尹拓有关青羲的行程。

侠士来到巴陵县之后,先是调查了有关十二连环坞坑骗桃丘六仙,收复旧寨的事情,然后是猴子与狐狸无故伤人的事。从中,一名万花弟子发现,有人对动物投毒。

侠士与宇文画一战,却让其逃脱。此后,留守巴陵参与剿匪和对动物的救治……

(菲雅线)

侠士担心多多和叶琦菲,于是随同她们一同北上,前往霸刀山庄。

在霸刀山庄,柳五爷柳风骨回忆了往事,并告诉多多,当年她没有被残害的原因是有一位神秘人在他赶到之前就已经救下了她。那个人同赵家有些渊源,但由于深处大漠,因此赶到时为时已晚,只剩下多多一人,神秘人临走前留下了一个铜铃。

经过柳五爷多方查证,这个神秘人只可能来自武林中的一个神秘门派——衍天宗。他将铜铃给予多多,希望她能从铃声中感受到什么……然而他并不知道,多多已经失去了神算之力,现在只剩下对未来的一些微弱感应。多多虽然能感受到许多事情同铜铃有很多关联,却无从再卜算未来,因此感到深深的自责。

此时,叶琦菲想用童年的味道让多多开心起来,她委托侠士去找柳雨桥取饴糖。侠士发现,那位曾经喜欢吃饴糖,把糖弄得满脸都是的笨雨桥如今已经学会了自己做饴糖……

正在菲菲感叹之时,柳风骨突然收到了渤海国月泉宗朴银花的来信,信中提到其与柳鱼夫的旧事,但更着重于讲述有关她与师尊月泉淮的事情,表示她将不惜一切代价阻拦月泉淮的行动。

此时多多提出来,月泉淮曾经伪装成赵淮,于霸刀山庄想要掳走她,并道出自己曾经在期间做过一个预知之梦,并写下了有关谶语[1],如果能够回想起来,说不定能够破解月泉淮身上的谜题。

侠士给她取来了鹿血和枫叶,然而多多即使拼尽全力也只能回忆出“补天”二字。由于该做法对身体伤害甚大,叶琦菲威胁多多,再不爱惜身体,她就要生气了。

就在这时,独孤九公子在完成任务后回到了霸刀山庄,听到“补天”的说法,他认为这是类似天漏一般需要填补经脉。结合在敖龙岛的经历,多多说:“他欲得龙脉之力,助他弥补缺漏,这定是他所追求的“补天之漏”!”

插曲剧情:大姑奶奶柳延芳的出现

[柳延芳]说:五哥,孩子们回来了,也不通知一声。

[赵涵雅][叶琦菲]说:大姑奶奶!

[柳延芳]说:好孩子,我的好孙女儿!你们都长大了。

[柳延芳]说:多多,你的脸色这样不好,这些年你究竟受了多少苦!

[赵涵雅]说:呜呜呜……大姑奶奶……呜呜呜……

[柳延芳]说:好孩子,有什么委屈跟姑奶奶讲!

[叶琦菲]说:大姑奶奶,我们都好想你。

[柳延芳]说:就在家中多留几天,陪陪我这个孤老婆子。

[赵涵雅][叶琦菲]说:好!

[柳静海]:大姑妈……她最疼两个小的了!

由于谶语揭示了月泉淮的险恶目的,柳静海决定让侠士往渤海国走一趟,向朴宗主了解更详细的情况,并及时传信回来。

侠士前往渤海国,见到了金穗步。金穗步惊讶于霸刀山庄对于此事的关心,并警告侠士;“来了又如何?我早说月泉淮此人妖异,既沾上了就得把命搭上。你既是中原之人,今日渤海国对你来说,便是龙潭虎穴。你既来了,小心没命回去。”当然,她还是将朴宗主的位置告知于侠士,侠士当即前往镜泊湖。

朴银花正于镜泊湖的映月楼处理拆除事宜,因为众多武林人士对这栋曾经留下罪恶的建筑触之生梦魇,她想给他们一个交代。然而就在侠士帮忙喂雪橇犬,清点物资之时,月泉宗弟子来报,说月泉淮已经知晓朴银花所在,宣布废除她的宗主之位,并声称顺月泉宗者生,逆月泉宗者死,斩杀质疑者。

雪橇犬插曲提示

!:雪橇犬们喜欢你

!:雪橇犬们吃饱了,满足地伸了伸懒腰。

朴银花认为此战险恶,要求侠士立即离开。侠士当即表示,要流尽心中最后一滴血。侠士与朴银花共战月泉淮麾下的血月众。

此时,岑伤出现,告诉朴银花,月泉淮请她到她座前一叙。朴银花便让侠士在此等待,并告诉侠士,如果血月众有异动,便去寻金穗步,让她帮助侠士离开渤海国。

侠士非常不放心朴银花,便躲在附近观察情况。看到了月泉淮夺走了曾经送给他的“长澜月”佩剑,并打碎了朴银花的经脉,然后前去闭关,让岑伤看守此地。

正在朴银花奄奄一息之际,侠士出现了,并欲给她运功疗伤,朴银花让侠士不要再浪费精力,并将曾在霸刀扬刀大会上得到的神刀挽花托付给侠士,让侠士将其送回霸刀山庄。

侠士拜别金穗步之后,回到了霸刀山庄。柳风骨感叹月泉淮此人深不可测,并承诺将挽花送给下一位适合它的人。为了了却朴银花的最后一桩心愿,他委托侠士以此刀为代,前往祭祀六弟柳渔夫。

在祭拜之时,柳风骨懊悔不已,当初不应当阻碍他们的相见。

插曲提示

!:此时一阵冷风吹来,柳鱼夫的灵牌轰然倒地……

!:朴银花未就挽花之事交代只言片语,柳五爷也默然。你一时无言,呆立灵前。

!:或许只有神刀挽花知道。

!:这一段无妄的爱恋。

世间之事,总是充满缺憾,但是将来的事情,又有谁能预料到呢?

侠士回到琅玉庭院,和已经回到霸刀的尹青羲交谈,尹青羲认为,中原异象频现,经过他演算,将有大劫将至,只能去大漠寻找衍天宗,请他们出山。

此后,多多和尹青羲前往衍天宗探查,而叶琦菲和独孤九将神刀贯夜送回藏剑山庄,尹青羲叮嘱叶琦菲万事小心

柳静海委托侠士将消息带给自己的掌门(或重要人物)

纯阳

李忘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听闻这位月泉宗的老宗主,武功来源十分神秘,或许可以会上一会。但纯阳还不敢号称武林泰斗,你等近来需多注意周边门派动向,若有难纯阳必不容辞。

侠士:是!咱们宫中有吕祖坐镇,不怕他这个大魔头!

万花

裴元:谷主归家未返,如今不在谷中。师父正在静养,还是不要打扰为好。我会将此消息传信给谷主,由他决断。我们万花谷向来不问世事,想来那月泉宗也没得兴趣,不过还是要与各派保持联络才稳妥。

七秀

叶芷青:如今柳少庄主特传此信,恐怕这月泉宗来势非同小可……照此说来,派出这许多弟子北上,倒有些失策了。我要同萧妹妹再作计会,召回些姐妹才是。

叶芷青:有些分散汴淮,以通水路沟洫,有些应郭姑娘之邀同赴了金水镇查十二连环坞的踪迹……

天策

柳静海:卫州之战实在大快人心,更请你代柳某拜谢各位天策的好儿郎。望此番天策军人能乘胜追击,旗开得胜。

侠士:将军!我不在的日子里咱们打胜仗啦?

李承恩:卫州之战[2],赢的艰险。好在如今,朝廷集结九节度兵力,合围相州。咱们也能厉兵秣马,准备最后的反攻。

李承恩:卫我疆土,本是军人天职。希望这一战,我们真能如柳静海公子所盼……

少林

玄正:阿弥陀佛,施主有心了。少林佛门净地,又有何可图。

侠士:弟子以为,我们佛心虽静,怎奈俗世里的恶人偏要来烦扰。寺中不可不防。

玄正:官中将要祭于嵩山,近来山川使臣、营卫驻于寺中,人众颇多。若有奸邪为祸,想来他们不会袖手旁观。

玄正:你于江湖上历练颇久,未知功课是否生疏。此番回寺,便于禅房中静心研读几日吧。营建祭坛一事,若未被急召,便不须参与了。

侠士:祭坛?

玄正:是那山川使所用,共有五处。你不必分心,且去修课吧。

藏剑

由于叶琦菲与独孤公子返回报信,因此藏剑玩家没有后续任务。

五毒

侠士:我五仙教虽不在中原,但也与中原颇有渊源。我正欲归苗疆,将此事禀告教主。若是中原武林有难,教主也不会袖手旁观。

柳静海:多谢,去岁贵教和陈月姑娘为书雁之事费了不少心,还青替静海向教主说声谢谢。

曲云:柳庄主客气了。毒尸之事我们本也想解决。最近听闻陈月姑娘已得药宗典籍,准备开启药庐,希望可以早日配出解尸毒之药。

曲云:至于那月泉淮,虽然不至到苗疆来,但我听说他武功高强,可不要为难到七秀坊。还有衣旎,她说已查到香巫教的下落,但后来却再没消息传回。你行走江湖之时,这些事都需加以留意。

唐门

梁翠玉:他若敢来,准保有来无回,咳咳咳……

侠士:老太太,您最近身子还好吗?

梁翠玉:老太婆我都多大岁数了……身子自是不如从前了,堡中事务还得你们这些小辈来。武功不可懈怠,行走江湖多留个心眼,凡事多想一层。

侠士:是,弟子一直记得老太太的教导!

丐帮

柳静海:侠士,还请你速回门派,将此消息告知郭帮主,早做提防。

柳静海:那月泉老儿行事阴险。丐帮的兄弟们潇洒磊落,却要小心他的暗算。

郭岩:柳兄弟有心了!

侠士:前些日子我在巴陵见了咱们郭珠姑娘,那许多的弟兄,仍与十二连环坞的恶贼缠斗。既然咱们已经诛杀了宇文画,是不是可以调回些人手?

郭岩:十二连环坞十余年来,未有此势,这等变化不可小觑。且我丐帮弟子遍布天下,岂会怕他区区一个老叟。倒是和珠儿一道的七秀侠女们,确当提醒她们回防为妙……我这便传信各个分舵!至于月泉淮么……

郭岩:若不来便罢,若那月泉老儿来了……我丐帮弟子一人一脚将他踢翻在洞庭湖中!

明教

柳静海:贵派虽远在大漠,但也有不少弟子行走中原,还是要小心为好。

(侠士将从霸刀得到的消息详细记述在信中)

信使:侠士,这邮资要再加五两。

侠士:五两?!突然加这么多,抢钱呢!

信使:您还真说对了!最近西域商道越来越不太平了!随时有可能送命!

侠士:行吧。

苍云

柳静海:如今北境势力错杂,风云诡谲。想来你此番耽搁,苍云将士势必挂怀。柳某不便多留侠士。侠士回到雁门关后,不妨将此间消息告知燕统领,嘱她略微提防。如今郭将军、李将军大军南下……还望雁门关固,莫生不测。

长孙忘情:兵来将挡,又有何惧。可惜不少侠士已暗中赴振武军节度接应李复先生……不然,倒可襄助静海。

长歌

杨逸飞:月泉淮?倒是想会一会这位传说中的人物。

杨逸飞:万望此番武林纷扰,不要扰乱了门中与太子其实现在事务由李倓代理的谋划。

杨逸飞:大哥杨青月应季广chēn之遥北上一游,已去了数日。穆将军传信来说官家龙威收敛,他倒不必即刻南迁。颜大夫颜真卿初至饶州,听闻他已收到那李huán的书信,约在今冬相见。

霸刀

柳静海已经知道啦!!! 霸刀弟子:低调少惹事,爹就当得久一点。

蓬莱

侠士:东海之乱得各位终于按下时相助,若是中原武林有难,我蓬莱弟子也不会袖手旁观。在下要返回扬州将此事禀告少主!柳庄主,告辞!

方子游:这个魔头!祸害了东海,又要扰乱中原武林么?对了!得快将此事告知大伯,让他尽快赶回万花谷。借你的雕一用。

凌雪

柳静海:武林劫难将至,但愿诸门派能同舟共济,携手度过。可惜,我们尚未知晓敌人的具体目标……侠士这就回门派禀报掌门吧。

侠士:不必了,多谢柳少庄主。我并非出身什么名门大派,回山门的路也有些崎岖,不劳烦你挂怀了。

(返回凌雪阁,将在北境的所见所闻汇报)

李泌:很好,如今你倒有了些催雪令传人该有的样子。

侠士:另有一事,方今天下,异象频发…弟子曾在扬州见一司天台小吏,那小吏油滑,口中所言似真似假。此事,可有什么……

李泌:若听见人议论异象,不得外传。一切待林阁主安排便是。

侠士:弟子领命!先生,太子的身体……可有什么是弟子该当去做的?

李泌:前些日子,我曾与北天药宗故人秦素问一会。但那秦先生却说,天家的病,不得宗主之令,不予施救。

侠士:那弟子……

李泌:此事你不必担心,我自有办法。

  1. 745年,霸刀任务:无物可补天,寿元终有时。
  2. 唐朝中叶唐中央平定安史之乱的重要战役。乾元元年(758)九月,肃宗李亨命大将郭子仪、李光弼等领兵20余万北攻安庆绪。十月唐军围攻卫州(今河南汲县),安庆绪率军7万来救,遭到唐军伏击。安军败退,唐军乘势追击,大败之,擒杀安庆绪之弟庆和,进克卫州。